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373章 師尊,您能退貨不?
  修煉的時間總是一晃而過。

  眼睛一閉一睜,便是一月過去。

  這段時間,牧浮生的符印之道愈發精進!

  對于天雷遁符的刻印也是愈發熟練。

  一個月的時間,便刻出了五六十張。

  看著眼前,鋪滿桌面的天雷遁符,牧浮生滿意的點了點頭。

  有了這些。

  應該就夠大師兄他們使用了。

  不過。

  光光依靠天雷遁符也不太行。

  畢竟,這是出了事才用。

  如果可以。

  牧浮生還是覺得,這天雷遁符用不著才是最好。

  不過,以葉秋白的惹事程度……

  來到無邊界域才多久?

  就已經招惹了如此多的勢力。

  牧浮生不禁捂了捂額頭。

  師尊如此精明的人物,為何沒有教會大師兄他們一定要少惹事的道理呢?

  所以。

  作為陸長生的徒弟,牧浮生覺得自己,有義務,也有責任!

  幫師尊解決這個問題!

  不然,不僅僅師尊會不好過,到時候,作為葉秋白師弟的他,也會受到牽連!

  想到這里。

  牧浮生便沒有猶豫,直接朝著葉秋白的閉關之地而去。

  當來到葉秋白的閉關之地時。

  這時。

  葉秋白也是恰好出關。

  看著快步走來的牧浮生,微微一愣,道:“怎么了,這么著急?”

  只見牧浮生滿臉嚴肅。

  眼神之中,滿是凝重之色!

  葉秋白的臉色也不禁凝了下來,問道:“出什么事了?”

  “大事。”

  牧浮生煞有其事的道:“如果不解決,恐怕對我們,對師尊,都會有影響。”

  聞言,葉秋白臉色大變!

  師尊也會遭到牽連?

  到底是什么事情,會牽連到師尊那種超級強者?

  在他的心目之中。

  師尊可以說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無論是在他們眼中多強的存在,都能夠一擊秒殺!

  永遠看不到實力盡頭的人!

  牧浮生點頭道:“這件事,與大師兄你有關。”

  “與我有關?”

  葉秋白深呼一口氣,冷靜一番后,道:“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這件事只有大師兄自己能做。”

  “別賣關子了,快說。”

  牧浮生點頭道:“大師兄,你以后行事一定要低調低調再低調!”

  啥?

  葉秋白微微一愣。

  我招惹到能夠威脅到師尊的存在了?

  葉秋白仔細回想一番后,有些納悶。

  也沒有啊!

  “我的意思是。”牧浮生解釋道:“大師兄太能惹事了!這樣下去,一定是不行的!”

  ……

  ……

  ……

  葉秋白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他喵的!

  還以為是什么事情!

  結果是來讓他別惹事!

  牧浮生似乎知道葉秋白的心中所想,道:“大師兄啊,你可別覺得這是小事,要知道,這世界上,隱世的強者有多少?我們都不知道!”

  “萬一你一不小心就招惹上了呢?”

  葉秋白無奈的捂住了臉。

  說實話,他都醉了。

  牧浮生簡直就是跟師尊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都這么謹慎!

  牧浮生道:“對了師兄,你還招惹了哪些人?先告訴我,我好先做做準備。”

  “做什么準備?”

  “當然是做好預防,你的天賦這么強,而且石生師兄還擁有昆侖天池下方的寶物,他們定然會在暗中出手!”

  葉秋白抬頭看天。

  啊……

  能不能讓師尊退貨啊!

  收了這個妖孽吧!

  不過,葉秋白還是將那幾個勢力說了出來。

  牧浮生記錄下來后,若無其事的道:“師兄,聽說你與慕家的那位小姐有情況?”

  葉秋白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我也認識慕賜生。”牧浮生笑道:“不過,想要拿下她,還是有難度的。”

  “我說的并不是她不喜歡你,我也相信,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關系,我所指的,是慕家的阻擾。”

  葉秋白坐了下來,問道:“此話怎講。”

  牧浮生作為無邊皇朝的皇子,自然知道更多的消息。

  “慕家,乃是無邊界域三大家之一,三大家,其勢力比起一流勢力還要強上幾分。”

  “可以說,除了無邊皇朝和星隕劍宗,這三大家的地位便一直沒有動過,從古時候傳承至今,底蘊極為強悍!”

  葉秋白點了點頭。

  對于這一點,他早就意料到了。

  “也就是說,慕家會看不上我?”

  牧浮生搖了搖頭,道:“你有師尊作為背景,又有星隕劍宗劍子的身份,以及我這個師弟,身份天賦方面,絕對是沒問題的。”

  葉秋白納悶道:“那為何會看不上我?”

  “畢竟……你應該知道,慕家的那位小姐,也就是慕梓晴的體質問題吧。”

  葉秋白點頭。

  他當然知道。

  慕梓晴的體質問題,就是他拜托師尊解決的。

  牧浮生接著往下講道:“她的體質問題雖然解決了,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便成為了慕家的兵器……”

  “體質完全釋放,天賦無限拔高,似乎,她的體質能夠與慕家上古時期的老祖建立某種聯系,所以,為了保證慕梓晴的血脈純凈,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葉秋白點頭。

  他明白了過來。

  為了保證血脈純凈,所以慕家勢必不會準許慕梓晴通婚!

  所以,葉秋白的目的,勢必會遭到慕家的阻擾!

  牧浮生靜靜的看著葉秋白,問道:“知道了這些后,你有什么打算?”

  聞言。

  葉秋白站起身,笑道:“打算?很簡單。”

  “梓晴不是被慕家當做兵器么?那就是說,慕家需要的,不過是梓晴的力量罷了。”

  “所以呢?”

  “所以,我只需要提升實力,超越梓晴所擁有的那股力量之后,慕家不就能夠重新考慮了?”

  牧浮生笑著搖了搖頭,道:“還真是有你的風格,不過我一猜你也會這么說。”

  “怎么,又想勸我不要去招惹慕家?”

  牧浮生同樣起身,搖頭道:“如果是那種毫無干系的勢力,我自然會勸你不要招惹,不過……”

  “這可是師兄你的人生大事,我冒點險也沒算啥。”

  葉秋白無奈道:“你冒什么險了,又不是你去慕家。”

  牧浮生攤了攤手,道:“我是你的師弟,你既然招惹了慕家,我自然也會遭到牽連,難道不是嗎?”

  葉秋白:……

  師尊,您能退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