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380章 深處的眼睛
  看著陸長生的表情。

  柳自如微微退后一步。

  他也想要看看,陸長生到底要怎么加固緯度障壁。

  這種來歷不詳,不知如何形成的障壁。

  要如何加固?

  此刻的陸長生,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這種障壁,并不是陣法。

  同時,也不是由靈氣鑄造而成。

  更像是一種意境……

  不,這種力量,在意境之上,已是規則之力!

  空間道則!

  這是構成這種障壁的主要力量。

  而想要清楚的知道這其中的構成結構。

  是不是需要領悟空間道則?

  如今的陸長生,只是領悟了空間意境。

  畢竟之前并沒有去深究空間之力。

  所以說。

  要清楚這層緯度障壁之中的結構。

  就必須要修成空間道則。

  想到了這里。

  陸長生便將手伸出,欲要接觸空間障壁。

  看著這一幕,柳自如臉色驚駭,阻止道:“不要碰!”

  “如果沒有特殊的手段,那么,你的手會被空間之力絞成碎……肉?”

  說到最后一個字,柳自如的臉色慢慢變得震驚起來,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瞳孔收縮!

  不斷顫抖,宛如發生了地震一般。

  只見陸長生的手已經放在了緯度障壁上。

  障壁之中,不斷有著空間之力狂暴亂射!

  可是,卻絲毫無法動搖陸長生!

  相反,陸長生還有點疑問的看向了柳自如,仿佛在問。

  你在說什么?

  柳自如:“……”

  真是個變態啊……

  就算以他的實力,接觸到這層空間障壁,沒有特殊手段,也會被重傷。

  同時,手臂都可能保不住!

  陸長生雖然比他強。

  但也不至于像個沒事人一樣啊!

  這到底是多么恐怖的肉身,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柳自如不知道的是。

  陸長生的肉身體質,可以說,在這整片宇宙當中,也沒有人能夠勝過他。

  那沒事了……

  柳自如捂著臉,這種妖孽,不是他能夠想象的。

  就感覺很離譜。

  仿佛沒有什么是能夠難倒陸長生的。

  當真就是無敵的存在唄?

  這樣的人物。

  柳自如已經在考慮,要不要匯報給高層,讓他們重新排名暗域。

  陸長生應該是能夠進入前二的。

  至于第一名?

  想到那人……

  柳自如便面露凝重之色。

  那是真正的怪物……

  也是不可能拉攏的存在。

  而且,就算無法拉攏,暗域也不敢輕易得罪他。

  話說回來。

  陸長生已經閉上了雙眼。

  任憑狂暴無比的空間道則擊打在他的身體上。

  不為所動。

  只是在瘋狂的吸取著空間道則之中的養分。

  感悟空間道則。

  以及這緯度障壁之中的結構。

  柳自如看著這一幕,心中暗想。

  是在感悟空間道則么?

  如果是放在其他人的身上,柳自如恐怕會吃一驚。

  道則本就極為難領悟。

  天賦再強,也要看機緣。

  更何況。

  空間道則。

  乃是道則之中,最為上層的規則之力!

  感悟的難度,更是比起其他道則要強上不少。

  不過。

  放在陸長生身上,他就不吃驚了。

  已經不會考慮,這么做是不是瘋了。

  亦或是,是否能夠感悟出來。

  此刻,柳自如是在猜。

  陸長生會用多久的時間感悟出空間道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陸長生身上的空間之力,愈發濃厚深重。

  同時,變得更加玄妙起來。

  周圍的空間道則之力,從剛開始的攻擊陸長生。

  似乎也變成了在迎合他的空間之力流動而流動!

  這只是一刻鐘的時間。

  便已經做到了這一步!

  柳自如無奈攤手。

  對于這個妖孽,他已經無話可說了。

  又是一刻鐘的時間……

  陸長生的身體周圍。

  空間意境已經發生了質變……

  其中的力量,甚至于已經慢慢與緯度障壁所釋放而出的空間道則慢慢同化!

  不過又是幾息的時間。

  陸長生睜開了雙眸。

  瞳孔極為深邃,其中,仿佛無盡黑洞!

  體內的空間意境,在這一刻,完全轉化為了空間道則!

  不過兩炷香的時間……

  陸長生徹底領悟了空間道則。

  柳自如眉頭不斷抽搐……

  道則是這么好領悟的?

  半個小時?

  領悟空間道則?

  再怎么說,這也太過離譜了點吧?

  真當空間道則是街邊大白菜了么……

  隨即。

  陸長生并沒有將手抽回來。

  而是利用體內的空間道則之力,釋放而出。

  與緯度障壁上的力量不斷融合。

  窺探其中的結構!

  只有知道了這層緯度障壁的結構。

  才能夠加固,甚至于改造!

  不過,當陸長生窺探其中之時。

  卻沒有意料之中的那么簡單。

  緯度障壁之中。

  一片混沌。

  這種氣息,乃是天地初開時的一絲混沌之氣!

  也就是說。

  這緯度障壁之中,并不僅僅是空間道則構成,同時有著一絲混沌之氣!

  怪不得會如此堅固,只有依靠特殊手段才能夠穿過。

  混沌之氣,就算只有這么一絲一毫,也能夠讓一個人,亦或是一個物品,變得無比強大。

  就連陸長生也有些好奇。

  為何這里會有混沌之氣?

  熟讀各大玄幻小說的他,自然知道這混沌之氣有多么的變態。

  而且,混沌之氣出現在這里,絕對不是偶然。

  絕對是有人故意將其帶到這里,并且設立了緯度障壁。

  陸長生甚至在想。

  為何要用這么大的手筆在此設立緯度障壁?

  又為何要以這種手段,劃分出低中高三片緯度?

  這其中,有著什么隱秘?

  陸長生越想,臉色愈發凝重。

  這其中,可能涉及到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了。

  想到了這里。

  陸長生將探入其中的空間道則之力收了回來。

  同時,將手也抽了回來。

  柳自如問道:“怎么了?”

  “失敗了?”

  陸長生搖了搖頭。

  他覺得。

  自己不能夠再深入了解,亦或是去加固這層緯度障壁了。

  如若加固,便有可能牽扯到這層秘密。

  那么,因果也就埋了下來。

  陸長生不想沾染這層因果。

  于是,也就只能放棄了加固障壁的想法。

  不過。

  雖然無法加固障壁。

  陸長生還是在這緯度障壁的周圍設立了諸多陣法。

  隨后,便與柳自如回去。

  而這一切。

  都被空間深處的一只眼睛看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