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443章 甘做奴隸?
  在中緯度界域的勢力眼中。

  低緯度界域,雖然修道文明極為落后。

  但是,同樣也因為修道文明的落后,或許會有很多地方尚未開發。

  只要將之占領,或多或少的也會有收獲。

  邪南抬頭看向那七道從天而降的光柱。

  光柱之中,皆是站著一名勢力代表。

  其中便包括,天命宗,無涯宗,烈日谷,天劍峰。

  這四個勢力,皆是中緯度界域之中的二流頂尖勢力。

  而另外三個勢力,則是中都軒轅家,戊戌城以及合歡宗。

  同樣是二流勢力。

  不過,比之天命宗這類的要弱上幾分。

  但是,讓邪南臉色難看的是,這七大勢力,都要比他們邪族要強!

  畢竟,邪族是二流勢力中最為末尾的存在。

  如今,七大勢力降臨于此,可以說,邪族已經無法獨享低緯度界域這塊蛋糕了。

  只可惜,勝利就在眼前。

  凈世大陣的連接處,即將攻破。

  屆時,邪族大軍便能夠長驅直入!

  進行肆意殺戮。

  只可惜,第三者插足,計劃已經失敗。

  這時,光柱內,天命宗的一名中年男子低頭看向了邪南,淡淡道:“邪族的小子,退兵吧。”

  沒有任何的理由!

  也沒有任何的交代!

  只有三個字,退兵吧!

  因為什么?

  因為天命宗的底蘊實力,要比邪族強大太多!

  弱肉強食,叢林法則。

  拳頭大,便是規矩,便是理由!

  修道界,從來都是這個道理,很殘酷,但也很公平。

  但是,邪南還是不甘心,勝利在即,卻被人插足分一杯羹!

  抬起頭,看向了天命宗的男子,道:“前輩,你不覺得,凡事應該講一個先來后到?”

  “先來后到?”

  男子面無表情,道:“還是說,你們邪族欲要與我們天命宗開戰?”

  邪南臉色一變,雙齒摩擦,甚至發出了“咔咔”聲響。

  實力弱小,挨打也得受著!

  到了這一步,邪南只得揮了揮手,低聲怒吼道:“都退開!”

  下方的邪族軍隊,也只得憋屈的停止了攻勢,退回臨界山當中。

  隨即,天命宗的男子看向了人族一方,淡淡道:“誰是此域主事之人?”

  聞言,牧正廷一步踏出,來到了光柱的對面,道:“是我,不知前輩有何事?”

  天命宗男子點了點頭,道:“本座乃天命宗副宗主,何無畏。”

  “來此,并沒有驅散斬殺你們的意思。”

  牧正廷微微一愣,對方不是來殺他們,以此來搶奪地盤的?

  可是,何無畏之后的話,卻讓牧正廷的臉色徹底難看了起來。

  “本座需要一份低緯度所有界域的星圖,其中,包括了所有勢力的劃分。”

  “隨后,我等七大勢力,將會自行劃分區域。”

  “而你們要做的,便是開發未曾開發的區域,按時繳納資源。”

  “當然,你們可以自行留其中一成。”

  聽完。

  牧正廷明白了過來。

  對方是將他們低緯度界域的所有勢力當成了他們的奴隸!

  不僅僅要冒著生命危險踏足禁區,以及未曾開發的地域。

  更要將所得的資源,拿出九成,上交給他們!

  而不殺他們。

  只是將他們當成了奴隸!

  可是。

  這與不殺他們有何區別?

  其余的人族強者,也是臉色各異,十分難看。

  下方的人族修道者們,更是臉色憤怒!

  剛來一個,欲要將他們當成食物盡數斬殺的邪族。

  如今,又來了七個要將他們當成奴隸的大勢力!

  他們修道是為了什么?

  為的是自由!

  求的是長生!

  可是,當他們被當成奴隸之時,失去自由起始。

  那還去求什么長生?

  早已生不如死!

  更何況。

  對方的語氣當中,壓根就不是商量的語氣!

  不是在與他們談判!

  而是在下達命令!

  牧正廷甚至于能夠想到,如果他們不答應。

  等待他們的結局,絕對不比邪族踏平無邊界域要好!

  邪南也是臉色難看。

  對方的話,已經將邪族完全排除在外!

  可以說,低緯度界域,已經沒有他們的份了。

  但是,又能說什么?

  邪族在這七大勢力的面前勢微。

  何無畏淡淡的看向牧正廷,道:“你可聽明白了?”

  牧正廷心中憋屈。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只得點了點頭。

  在這七大勢力的面前,無邊界域沒有任何抵御的可能。

  “星圖我們無邊界域也沒有,其中還要包括其他勢力,所以需要時間。”

  何無畏點了點頭,道:“給你三天時間。”

  說完。

  何無畏轉過身,身體隨著光柱,一同消失!

  其余勢力見狀,也是紛紛離開。

  只有天劍峰的那名老者,低頭看了一眼,才轉身離去。

  可是,這一眼,葉秋白能夠確定。

  那名老者是看向他的。

  為何要看他?

  難不成這名老者認識他?

  葉秋白思前想后,也沒有想到在哪里碰到過。

  之后。

  邪南也是冷哼一聲,退回了臨界山之中。

  他也需要與邪族高層匯報。

  定奪之后的行動。

  ……

  而牧正廷,則是召集各大勢力的宗主族長,以及天驕,回到了無邊皇朝。

  皇朝大殿內。

  牧正廷高坐首位,臉色極為難看。

  “只有三天時間,說說吧,各位有何想法?”

  其中,慕家家主慕立碑冷聲道:“如果是這樣,我認為只有開戰。”

  其余勢力也是點了點頭。

  修道修了無數歲月。

  到頭來還要做他人的奴隸?

  “與其如此,還不如魚死網破!”

  聞言,牧正廷也是臉色難看的點了點頭。

  他爭取了三天的時間,便是為了在這三天,想出辦法。

  如若沒有其他的解決方法,那么也只能魚死網破了。

  下方,牧浮生問道:“大師兄,你有什么好辦法么?”

  葉秋白從回程路途,便一直在想。

  該如何破局。

  面對實力差距如此懸殊的中緯度界域大勢力。

  而且還有七個。

  說實話,說不絕望是假的。

  不對!

  葉秋白突然雙眼微瞇。

  七大勢力?

  他們要如何公平分配?

  難不成早已商談好了?

  再看邪族。

  邪族為何只是一族來到了此地。

  無非就是想要獨吞這塊蛋糕!

  葉秋白笑了笑,隨后站了出來。

  打破了殿內絕望凝重的氛圍。

  “各位前輩,或許我有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