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474章 造孽啊!
  見先生?

  先生是誰?

  陸長生剛想問童子。

  便聽一旁的季千瑤說道:“先生是凡人村的一個精神支柱,也是凡人村依舊超然于世的原因。”

  “不過,能見先生的人,據說皆是通過了第三道考驗的人才有機會被傳喚。”

  陸長生點了點頭:“那這么說,還是有蠻多人見到了?”

  季千瑤卻搖了搖頭,否定道:“并不是這樣,歷來見到先生的人,只有兩位。”

  “因為,也只有兩人通過了這第三道考驗。”

  陸長生微愣。

  按照刑城的說法。

  凡人村的考驗,雖然是千年一次。

  但是,也已經進行了二十多次了。

  這二十多次以來,集結了天河星域的所有天驕妖孽,卻只有兩人通過?

  有點意思哈。

  季千瑤說道:“而那兩人,其中一位,乃是天河星域的傳奇,天河星神。”

  “另一位,則是外來者,是當初魔域的主人。”

  “這兩人,無一例外,皆是屬于這片緯度的頂尖存在。”

  “所以,外面便一直流傳著一句話,見過先生,便能夠踏足巔峰,便有資格追求長生。”

  陸長生點了點頭。

  長生。

  這不就是他的目標之一嘛。

  想要一直摸魚。

  那前提條件便是長生。

  而且,玄黃氣便是這凡人村一直守護著的東西。

  想要和平得到,那便必須要見先生。

  隨即,陸長生看向童子,道:“什么時候去見?”

  小石頭一邊吸溜著糖葫蘆,一邊含糊不清的道:“不知道,先生沒有說時間,不過,先生想見的時候,自然就見到了。”

  “那考驗什么時候開始?”

  小石頭皺了皺鼻頭,道:“哎呀你好煩,考驗開始的時候會告訴你們的,現在村子中隨便逛逛吧。”

  陸長生眉頭直抽搐。

  嘖。

  小孩真麻煩!

  季千瑤看著陸長生一臉煩躁,卻又沒辦法的表情,不禁笑出了聲。

  也只有這種時候。

  能夠看到陸長生吃癟的表情了。

  “你笑個der!”

  季千瑤也習慣了陸長生這鋼筋般的發言,背著雙手,蹦蹦跳跳的跟在陸長生身邊。

  一同來到了凡人村中。

  可是,當他們來到凡人村當中之時。

  卻發現了迎面走來的兩位不速之客。

  赫然是天河星域的其他兩大頂尖勢力。

  金翅大鵬一族,以及北冥鎮龍殿。

  段朝鶴以及金無盡。

  而段朝鶴剛想與季千瑤打招呼,便看到她竟然巧笑嫣然的跟在一名男子身邊。

  那如秋水般的雙眸時不時的看向他。

  眼神之中,有著一股讓人嫉妒的含義。

  這讓段朝鶴心頭不禁升起了一道無名之火。

  明明對自己愛答不理的。

  平常皆是拒之千里。

  可是,在這名男子面前。

  卻是面色如春水。

  金無盡也是雙手抱胸,臉上浮現出了一股看戲的神情。

  “千瑤,你也通過了?”

  見段朝鶴走了過來,季千瑤臉色瞬間恢復了平日內,看上去溫和。

  實際上卻如同冰山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微笑。

  “多虧了他。”

  陸長生聽季千瑤將功勞掛在了自己的頭上。

  嘴角一抽。

  看。

  我說啥來著?

  紅顏禍水啊!

  這仇恨拉的,當真是爐火純青啊!

  而此刻,段朝鶴的表情也是徹底陰沉了下來。

  “千瑤,你是瑤池仙宮的圣女,身份何其尊貴,豈能夠與一些來歷不明的人走在一起?”

  也不等陸長生開口。

  季千瑤便冷下了臉。

  這時,連那假笑都已經徹底消失。

  “段朝鶴,我與誰在一起是我的事情,你應該沒有資格過問吧?”

  聽到季千瑤還在幫別的男人說話。

  段朝鶴更是心中惱怒。

  一時間,將所有的氣憤,都轉移到了陸長生的身上。

  “我只是關心你。”

  隨即,段朝鶴看向陸長生,道:“雖然你通過了考驗,可是,這并不代表你的身份以及實力,能夠與我等并駕齊驅,懂么?”

  可誰能想到?

  陸長生竟然沒有生氣,也沒有反駁。

  反而滿臉認同的點了點頭,道:“確實,我就是碰運氣感悟到了,其實天賦和實力還有身份都比不了你們。”

  “所以,我就先走了哈。”

  趕緊走,別給老子整一些麻煩事。

  季千瑤聽到了這番話,不禁白眼一翻。

  碰運氣?

  碰運氣也能改善游龍身法?

  能夠讓石壁顯龍?

  天賦比不過我們,隨便一指點就能讓我通過考驗?

  不過。

  想來想去。

  季千瑤又不禁一陣氣悶。

  就這么不想和我扯上關系嗎?

  段朝鶴看著陸長生自顧自的離開,不禁一笑:“倒是識趣。”

  隨即看向季千瑤道:“千瑤,你放心吧,等到考驗結束后,我會給他一個進入北冥鎮龍殿的機會。”

  北冥鎮龍殿,乃是這片星域的頂尖勢力。

  常人壓根無法加入其中!

  段朝鶴也覺得,自己的這個許諾,對于一個沒有身份,來歷不明的人來說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季千瑤卻連看都沒有看段朝鶴一眼。

  仿佛沒有聽到他說的話一般。

  小跑著追上了陸長生。

  陸長生見了,捂住臉道:“我說,你一直跟著我干嘛?”

  季千瑤笑著道:“我還沒感謝你呢。”

  “你離我遠點,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嗯?前面的風景好好!”

  陸長生:“……”

  感受到身后灼熱且蘊含殺意的目光。

  陸長生想哭。

  造孽啊!

  金無盡看到這一幕,不禁大笑。

  “段朝鶴,看來你的人品不行啊,季千瑤壓根就不看你這一套。”

  “不過你們人族就是喜歡拐彎抹角的,要是本王喜歡的人,直接強行抱走,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段朝鶴冷笑:“金無盡,你的腦子里就只剩下肌肉了。”

  “況且,之后的考驗,我會讓他明白,有些人,是無法一步登天,站在自己不該站的地方。”

  說完,段朝鶴冷哼一聲,轉聲離開。

  金無盡聳了聳肩,也朝著另一邊走去。

  凡人村中。

  陸長生與季千瑤并肩漫步。

  周圍的村民。

  就如同外界的凡人一樣。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有人拿著鋤頭,干著農活。

  有人拿著繩鞭,趕著牛羊。

  而這時,一頭牛沖出了柵欄,朝著街道上玩耍的一個小女娃沖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