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190章 恐怖的劍道天賦
  師尊他們的計劃。

  原本早在數萬年前,便要實施。

  可是。

  那時候,云凰女帝整合大陸的力量,發動了征戰。

  在實力差距極為懸殊的情況下。

  雖然失敗。

  但是卻打亂了計劃的實施,導致拖延了數萬年。

  如今,云凰女帝轉世。

  定然會在恢復實力后,召集舊部,再度征戰天路!

  上界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折扇男子在發現紅纓身份后,才會不顧后果,欲要將紅纓在這擊殺!

  而那名天生怒目的佛門老者,聽到了折扇男子的話,也沒有猶豫。

  拿出了一柄金剛杵,朝著紅纓掠去!

  看著這一幕。

  紅纓臉色冷靜,問道:“師兄,你一個人可以么?”

  葉秋白也笑了笑,道:“好歹也是你的師兄,怎么能說不行?”

  “那就交給師兄了。”

  說完,紅纓脫離這片戰場,竟是主動朝著怒目老者迎了上去!

  長須老者看著這一幕,輕笑一聲:“葉施主,你目前只是水溢境后期吧,單憑你一個人,當真能夠擋住老衲嗎?”

  葉秋白淡淡道:“試試不就知道了。”

  “也是。”

  說罷,長須老者臉上掛著慈笑,但是,釋放的攻擊卻極為兇猛!

  體內靈氣爆發而出!

  虛神境的威勢朝著葉秋白碾壓而去!

  水溢境和虛神境之中,還隔著一個乾元境!

  水溢境,與乾元境之間,本就宛如橫溝!

  而乾元境與虛神境之間,差距更大!

  境界越高,境界的差距也就愈發難以彌補。

  更何況,葉秋白和長須老者之間,差了兩個境界。

  兩者差距太大了。

  葉秋白同樣知道,所以,從開始,他就不敢有絲毫的留手。

  同樣,也沒有絲毫的露怯。

  畢竟,這一路走來。

  葉秋白都在越階戰斗,如今,只是對方的境界更高而已。

  劍者,當一往無前。

  在壓力和絕境之中,自身的潛能才能夠得到爆發!

  葉秋白拿出暗魔劍,劍意化為一道劍氣光柱。

  以葉秋白為中心,沖霄而起!

  半步劍宗之境,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劍意,更是充斥在了整座大殿當中!

  劍域展開!

  同時,手中暗魔劍,也是有著若隱若現的黑氣散發,在那劍身之上,那道冰藍色紋路閃耀著光澤!

  看到了這柄劍。

  折扇男子眉頭微皺。

  “靈劍?”

  雖然,在上界,靈劍的數量并不是很稀少。

  但是,在這方貧瘠界域,怎會有劍靈的誕生?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這么多。

  葉秋白手持暗魔劍,身上的劍意竟然在不斷升騰。

  這股劍意,令所有人都心中一顫!

  雖然葉秋白的境界不高。

  但是劍道水平,已經遠超他的境界了。

  如此年輕,便達到了半步劍宗。

  只要跨出一步,便能夠達到劍宗之境!

  這樣的劍修,太過恐怖。

  一名劍道天賦如此恐怖的劍修。

  就算是在上界,也是為之爭搶的對象!

  他的境界。

  或許對比在場的紅纓和寧塵心,會稍顯遜色。

  但是,其劍道天賦,卻絕對不輸兩人!

  要知道,劍修與同境界的人戰斗。

  所有人都會認為,劍修會獲得最終的勝利。

  也因此,劍之一道,太難修煉。

  長須老者也是點頭道:“葉施主有此等天賦,實屬不易,就連老衲也升起了惜才之意。”

  葉秋白持劍而起,劍意長河于虛空中咆哮翻滾,一躍而起,立于其上。

  長笑一聲,“道不同,不相為謀,你我既不在同一陣營,便不必如此惺惺作態!”

  說完,葉秋白手中暗魔劍,猛然斬出!

  一股股生生不息之意,匯于劍意長河當中。

  而那劍意長河,竟然化形為劍,朝著長須老者斬去!

  太初劍經。

  平山河!

  劍意長河化為的巨劍,朝著長須老者猛然斬去!

  巨劍劃破空間,整個大殿都在為之顫抖!

  而其中所覆蓋的防御法陣,仿佛在悲鳴,無法承受住這一擊。

  一旁觀戰的皇一統臉色微變。

  這道防御法陣,雖然等級不高,只是為了防止皇宮大殿崩塌,但是,就算是乾元境后期強者,也無法做到這一點啊!

  長須老者見狀,也是臉色微凝,收起了幾分笑容。

  這道向他斬來的巨劍,竟是讓他感受到了縷縷壓迫之意!

  要知道,他可是虛神之境的強者!

  在這片大陸上,可以說是已經踏足巔峰的存在!

  如今,卻被一個水溢境的小輩主動進攻,讓他生出了壓迫感?

  長須老者難以置信,口中輕喝。

  “呔!”

  雷音滾滾!

  聲波化作金色巨錘,朝著巨劍錘擊而下!

  劍意長河所化的巨劍,與那金色巨錘轟然相撞!

  瞬間!

  大殿內的防御陣法在這一刻,轟然破碎!

  而大殿,也承受不住這等余波威勢,開始崩塌。

  所有人,都暴露在了皇宮中人的目光之下。

  只見禁軍,以及皇宮供奉、將軍,都看向了這方。

  眼神驚駭!

  這等攻勢,恐怕他們連防御的機會都沒有,便會灰飛煙滅!

  葉秋白單手前舉,面露凝色。

  虛神境強者的實力,果然不是蓋的。

  境界上的差距太過之大。

  就算葉秋白祭出了太初劍經。

  也只是堪堪抵御住了對方的攻擊。

  而且還遭受了壓制。

  如果他人得知了葉秋白的想法,怕是會吐出一口老血。

  大哥。

  你現在只是水溢境啊。

  對方可是虛神境啊!

  你垮了兩個大境界和別人打,還想著不被壓制?

  不被秒殺就不錯了!

  長須老者更是心驚不已。

  他這一擊,可以說已經用了全力。

  但依舊被對方阻攔。

  恐怕,當葉秋白踏入虛神境的那一刻,就算是他,也不會是對手了。

  此子,劍道境界太高,天賦乃是他生平所見。

  再加上那寧塵心,和已經與怒目老者戰在一起的紅纓。

  這三人,都是那人的弟子。

  他們的師尊,究竟是何等存在?

  能夠培養出這種弟子?

  折扇男子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雖然他也擁有越階戰斗的實力。

  但是,要知道,這方界域武道貧瘠。

  資源和傳承,遠遠不及上界。

  在這種情況,還能做到這一點。

  當真恐怖……

  如若不除,他日如果與云凰女帝共同發起征戰。

  師尊的計劃,恐怕不會那么順利了……

  想到這里,折扇男子眼中露出了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