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354章 邪族呢?哪去了?
  看到陸長生起身。

  柳自如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

  他知道。

  雖然陸長生表面上看起來對其他人都毫不在意。

  甚至于不想管弟子的事情。

  不過,其實陸長生時時刻刻,都會無意間打探弟子們的信息。

  同時,也會關注他們。

  所以。

  柳自如能夠斷定,只要自己說出這番話。

  陸長生絕對會做出什么。

  “柳自如,那群即將進攻的邪族,在什么境界?”

  柳自如攤了攤手,道:“最高是一名統領級邪族,分神境,其余的,便是七名邪將,帝境強者,以及若干邪兵,皆在虛神境。”

  分神境?

  聽起來很牛逼。

  陸長生搖了搖頭,問道:“比你的實力,相比如何?”

  柳自如聳了聳肩,語氣輕蔑的道:“一根手指碾壓他們。”

  “那就可以了。”

  說完,不等柳自如的回話,陸長生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空留在草堂的柳自如,在聽到這番話后。

  半晌反應了過來。

  微微一愣。

  “不對啊!這話怎么聽著這么刺耳呢?”

  “什么叫那就可以了?”

  柳自如臉色一黑,在陸長生的眼中,自己當真這么弱么?

  不過……在陸長生的面前,自己好像確實挺弱的。

  不行!

  自己必須在陸長生面前表現一番!

  我也是很強的好吧!

  畢竟柳自如也是暗域的五星執事官!

  ……

  一路上,隨意穿梭空間。

  在柳自如的指路之下。

  陸長生和柳自如來到了離天靈界域還有些距離的空間之中。

  此處。

  空間亂流依舊。

  不過,對陸長生和柳自如這種等級的強者來說,確實沒有任何作用。

  刮在他們的身體上。

  就宛如普通的風罷了。

  “就是這里?”

  柳自如點了點頭,道:“按照他們的行進速度而言,一炷香之后,就會到了。”

  陸長生點了點頭,想要布置陣法,這樣會保險一點。

  但是想了想。

  問道:“他們真的比你弱嗎?”

  柳自如臉色一黑,道:“什么意思?”

  陸長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你別生氣,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再確認一下,如果你不確定的話,我就布置一點點陣法,這樣保險一些。”

  柳自如發誓!

  如果不是自己打不過這個崽種。

  他絕對會把他揍成豬頭!

  什么叫別生氣,沒有惡意?

  他知不知道,就這句話而言,殺傷力已經很大了!

  還布置陣法?

  喂。

  您要不要這么謹慎啊!

  說實話。

  在這些天的觀察下來,陸長生的性格,簡直是謹慎到過分了。

  雖然說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不過。

  陸長生已經不能夠說是全力了。

  大炮打蚊子!

  核彈打細胞!

  說的就是這種……

  “……不過。”柳自如戲謔的看著陸長生,道:“你還是挺關心自己弟子的嘛。”

  陸長生“嬌哼”一聲,道:“我只是不想事后再給他們擦屁股!”

  柳自如搖頭輕笑。

  當真是個傲嬌。

  不過,能夠作為陸長生的弟子。

  他們還是挺幸運的。

  這時。

  離一炷香的時間,不剩多少。

  陸長生和柳自如能夠清楚的感覺到。

  一股龐大的邪異氣息,正朝著他們這邊方向,鋪天蓋地的涌現而來!

  陸長生面無表情,只是微微皺眉,道:“這股氣息還真是讓人不舒服。”

  雖然已經很強了。

  但是,對于一些不舒服的事物,依舊會有感覺。

  打個比方。

  就如同地球上的京城人,早已習慣了糟糕差勁的空氣質量。

  可是,在霧霾天,依舊會感覺到不適。

  一樣的道理。

  柳自如攤了攤手,道:“那就解決他們唄?”

  “要不要我出手?”

  正好,在這里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

  這樣,也能夠挽回挽回自己在陸長生心中的形象!

  聞言,陸長生眼睛一亮,道:“那可太好了!”

  正好,如果不是自己出手的話,就能一定程度下的避免因果!

  豈不妙哉?

  不對……

  陸長生轉念一想。

  萬一柳自如拿這件事,來向自己請功。

  以此讓他加入暗域該怎么辦?

  那豈不是更虧?

  想到這里。

  陸長生權衡利弊一番。

  在柳自如的口中,暗域的實力一定是要比這什么域外邪族要強的。

  從他提起域外邪族的時候,那語氣和眼神中的漠不關心便能夠得知。

  而因果關系,與更強大的人和勢力相牽扯,那么勢必也會影響更大。

  所以。

  陸長生還是決定,自己出手。

  “算了吧,這畢竟是我弟子的事情,還是我這個師尊來動手。”

  聞言。

  柳自如聳了聳肩,退到了后面。

  這個道理倒是能夠讓他接受。

  只是可惜不能夠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了。

  不過能夠靜距離再度觀摩一下陸長生的實力,倒也不錯。

  只是……就一個小小的分神境邪族。

  恐怕還不足以讓陸長生發力……

  這時。

  那一群群背生雙翼,身形各異的邪族來到了此處!

  最前方,便是那名統領級邪族!

  只見他狹長眼睛微瞇,道:“低等種族?怎么會在這里?”

  陸長生上前一步。

  手中一握,便有著一柄木劍出現在了陸長生的手中。

  只見他笑道:“這樣,你能懂我的意圖了嗎?”

  看著陸長生手中的木劍。

  這名統領級邪族冷笑一聲,道:“人類,你知道我們的身份么?”

  陸長生搖頭。

  “不想知道。”

  “也沒必要知道。”

  “哦?”統領一愣,問道:“為何沒有必要。”

  這時。

  陸長生手中的木劍微微一動。

  劍光一閃而過!

  這名統領,眼神依舊帶著疑惑,嘴型還與說的上一句話一致。

  頭,便與身體分離。

  連死,都沒有反應過來!

  陸長生持著木劍。

  一襲白袍。

  在這空間亂流之中,閑庭信步,宛若在自己的后花園中散步一般。

  腳步輕踩,往前踏出。

  “死人,是不必知道太多事情的。”

  隨即,陸長生將目光看向了后方的那群邪族。

  這群邪族,都是眼神驚恐!

  其中,幾名邪將失聲道:“這里為何會有如此強大的人族修道者?”

  可是,話音剛落。

  陸長生一指探出!

  一道鋒銳無比的劍光,便殺入了邪族群中!

  屠殺!

  毫無懸念的屠殺!

  ……

  另一邊。

  天靈界域。

  漫無疆背負雙手,看著上空,納悶道:“為什么邪族還沒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