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416章 董萬財!
  “麟龍親王叛逃?”

  圣隱商會位于無邊界域的總部,位于圣隱城。

  同時,圣隱城也是無邊界域除開無邊皇城最為繁榮的地方。

  而且這里,也是唯一一座,不受皇朝管轄,完完全全屬于圣隱商會的城池。

  街道上。

  四處可見的繁華。

  這里沒有地攤,有的只是一處接著一處的商鋪。

  鑄器,煉丹,符印,以及陣法,皆可以在這里找到。

  當然,也有現成貨。

  在此處,也無須擔心品質。

  每一個商販所販賣的丹藥亦或是符印,都要接受圣隱商會的鑒定。

  只有鑒定的品質過關,才能夠上架販賣。

  當然,價格也是比起其他地方稍貴一些。

  不過,在其他地方有的,圣隱城的品質更好。

  其他地方沒有的,圣隱城也有可能尋到。

  也正因為如此。

  此處吸引了無數宗門世家,以及散修來到這里購買武器丹藥。

  就連無邊皇朝,也會定時在圣隱城進行購買補充。

  如果說擔心圣隱城是否發起叛亂?

  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圣隱商會想要做生意,便必須依賴外界諸多勢力。

  更何況,圣隱商會乃是無邊界域的巨無霸。

  占據了百分之七十的市場!

  又為何要發起叛亂?

  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

  而圣隱商會的總部,便坐落于圣隱城的上空。

  沒錯。

  圣隱商會總部,乃是一座懸空城。

  懸空城的周圍,有著八道坐落于圣隱城八個方位的階梯。

  欲要拜訪,或者購置一些稀有之物,便必須從階梯走上。

  因為此處禁空。

  沒有圣隱商會的允許,是不能夠御空進入的。

  如今。

  董小琴已經被召回了總部。

  在得知了麟龍親王叛逃的消息后,不禁抿唇一笑。

  “看來,世人對于牧正廷的認知還是太淺了。”

  在董小琴的對面,坐著一名兩鬢如同胡須一般,吊在兩邊的肥胖老者。

  只聽老者笑著道:“皇室無情,牧正廷這么做,倒是配得上皇主之位。”

  董小琴也是點了點頭,道:“老爹,我們要不要幫著無邊皇朝找一找這麟龍親王?之后的合作,也能讓他們欠我們一個人情。”

  老者正是董小琴的父親。

  同時,也是圣隱商會如今的會長,董萬財。

  可以說,董萬財乃是操縱低緯度界域經濟的人。

  如果說,董萬財想要整哪方界域。

  只要停止圣隱商會與此界域的合作,將所有圣隱商會之下的商販撤出此界域。

  那么,這片界域將會受到巨大的打擊!

  沒有上好的武器,丹藥,符印,以及陣法。

  這對于一個界域的武道文明,是一種極為慘重的打擊。

  也沒有哪個界域能夠承受得住這一點!

  所以說。

  圣隱商會。

  亦或是說董萬財。

  是能夠影響一方界域的存在!

  董萬財聽了董小琴的話,點了點頭,道:“可以,不過不能明面上進行,只要暗中幫襯一下,讓牧正廷知道這一點就行了。”

  董小琴點頭:“我這就去辦。”

  對于在事發現場的董小琴來說。

  再聯系到麟龍親王的叛逃。

  便能夠猜到事情發展的七八分了。

  簡單來說。

  牧正廷設計,在暗中派人,將臨界山的駐扎軍隊覆滅!

  以此。

  誘導麟龍親王露出破綻!

  當然,麟龍親王也極為謹慎。

  不過,這不僅僅是為了讓麟龍親王露出破綻。

  就算沒有露出。

  也能配合云親王,強行將罪名安插在麟龍親王的頭上!

  而到了這一點。

  如果說麟龍親王沒有逃走,那么,便可以名正言順的排查麟龍親王是否有著反叛的心思。

  但是,麟龍親王確實有反叛之心,他做的那些事情雖然隱蔽,但是卻不可能沒有任何的痕跡!

  只要用臨界山發生的事情去排查,定然能夠查出!

  麟龍親王勢必經不住查!

  當然。

  麟龍親王一旦逃跑。

  那么也就坐實了他的罪名!

  可以說,這不僅僅是陰謀,同時也是牧正廷布下的陽謀!

  壯士斷腕。

  陰謀陽謀層層連環。

  麟龍親王已經被逼到了絕路,只能夠暫時逃離,尋求機會。

  不過,牧正廷也并非沒有收獲。

  至少,麟龍親王在皇朝當中,已經徹底失勢!

  變成人人喊打的叛徒!

  畢竟是在域外邪族將要入侵的情況之下,是在無邊界域將要經歷生死大戰危及存亡的時刻。

  如今的叛逃,麟龍親王是無法在無邊界域明面露頭了。

  董小琴離開后。

  董萬財摸著胡須笑道:“牧正廷啊……怪不得先王要將皇位不顧阻礙也要給他。”

  “當真是不顯山不露水,露出鋒芒,便是驚天動地……”

  ……

  另一邊。

  一處極為偏遠的山谷當中。

  此處,離無邊皇朝極為之遠!

  同時,廖無人煙。

  沒有任何的資源。

  可以說,沒有人愿意來到這里。

  但是,在這片山谷當中,一顆顆的蒼天巨樹聳立于此。

  將陽光遮蔽。

  幽暗的環境當中,只有幾縷陽光能從樹葉樹杈的微小縫隙當中透露而出。

  在地面上形成僅有的光斑。

  而就在這么一片沒有人煙的山谷當中,卻迎來了它的第一批“游客”。

  十數名身披黑袍的男子,來到了此處。

  他們的臉色都充滿了陰沉。

  面沉如水。

  眼中有著難言的惱怒!

  其中,為首的一名便是如今被無邊界域人人喊打的叛徒。

  麟龍親王。

  “牧正廷這只老狗當真是好手段!”

  “當真是忍得下心啊!”

  麟龍親王身后的一名黑袍親衛說道:“親王,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聞言,麟龍親王搖了搖頭,道:“等人。”

  等人?

  如今還有誰愿意幫他們?

  沒過多久。

  一道灰煙掠過。

  一名俊秀男子,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麟龍親王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眾親衛見親王竟然在詢問一名看上去極為年輕的男子。

  而且將態度放的極低,不禁都有些訝異。

  此人是誰?

  只見俊秀男子伸出了一根手指,道:“一個辦法,加入域外邪族,利用你在皇朝之中還暗藏的棋子,為邪族匯報情報。”

  “這樣,你才有翻盤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