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438章 突破封印!
  變血境。

  只有將體內普通的凡人血脈,提升為更高等級的血脈之力,這才能夠突破至變血境。

  而除了三大古族,整個低緯度界域,皆是沒有血脈之力的人存在。

  所以,變血境之人,在這里壓根就沒有!

  在巔峰戰力之上。

  雙方便已經有著極大的差距了。

  同時,另外一個不好的消息。

  封印將會在六日后徹底突破!

  也就是說,六天之后,便是大戰開啟之時。

  域外邪族,將會全軍踏過臨界山,攻打無邊界域!

  牧正廷臉色有些難看。

  時間太緊了!

  對方的實力和境界,都全面壓制了無邊界域。

  至于邀請牧浮生的師尊出手,那想必也不可能。

  如若對方要出手,那么早就出手了,哪會將這爛攤子放置到現在?

  恐怕是心存著要鍛煉弟子的原因。

  只是,這鍛煉弟子的過程中,恐怕無邊界域都要被滅掉一大半了!

  對方又怎么會去關心這些事情?

  所以,這位前輩是指望不上了……

  思前想后。

  也沒有想出一個好的應對方法。

  在絕對的實力壓制面前,任何計劃,都已經不攻自破了。

  “沒辦法了,來人!”

  “召集各大宗門宗主,以及傳信給三大古族,邪族將臨!”

  金甲統領神色一變,立馬點頭朝著外面走去!

  ……

  是夜。

  離封印突破只剩三日。

  葉秋白此刻正在府邸之中修煉。

  大戰將啟,他需要迅速提升實力!

  而原本壓制的境界,也不再去刻意壓制!

  靈氣化為漩渦,涌入了葉秋白的體內。

  如同鯨吞之勢,不斷吸收周圍空間之中的靈氣!

  如若不是府邸之中有著陣法的加持,恐怕這股龐大的氣息已經被外界人所得知。

  院子中。

  董小琴也在這里喝茶,訝異道:“他不是才剛剛突破帝境中期嗎?怎么又突破了?”

  沒錯。

  葉秋白此時正在突破。

  一旁的石生也沒有隱瞞,這也不是什么好隱瞞的事情。

  解釋說道:“大師兄的境界雖然提升的比我們都要慢,但是,也正因為如此,他的道基比起我們都要穩固許多。”

  “你的意思是,葉秋白一直在壓制著自己的境界,故亦如此?”

  石生點頭道:“所以,只要大師兄想突破,就能夠隨便突破。”

  聽后。

  董小琴看向葉秋白的眼神有著些許敬意。

  能夠擺脫浮躁的情緒。

  如此壓制著自己的境界,只是為了最大化的穩固道基。

  這種心態,不是所有人都擁有的。

  同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做到的。

  理論上,如果一個人的體質不行,是無法壓制住將要突破的境界,以此來穩固道基。

  可是葉秋白卻做到了這一點!

  也就說明了葉秋白的體質不一般。

  月亮還沒完全落下。

  太陽也沒有升起。

  很快,葉秋白身體周圍的漩渦已經消失。

  突破至了帝境后期!

  也就在這一刻,府邸的門被人敲響。

  石生疑惑起身,納悶道:“這個時間了,是誰來了?”

  一邊說著,一邊去將門打開。

  打開之后。

  石生便愣住了。

  門后面,是一張美到不像話的臉。

  身著青色長裙,上面沒有任何的點綴,只有一條綢緞將那盈盈一握的細腰捆住。

  看上去樸素無比,但是,穿戴在女子的身上。

  卻有著一種說不出仙氣飄飄的感覺。

  “我來找秋白的。”

  只聽女子言語清冷的開口問道。

  卻又帶著絲絲忐忑。

  仿佛許久未見的戀人即將相見。

  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的緊張感。

  聽到這個聲音。

  葉秋白愣了愣,隨即立馬走向門口。

  看著門口的絕美女人,驚喜道:”梓晴,你怎么來了?”

  紅纓,寧塵心聽了,都是相視一笑,隨即一同走向了后院。

  小黑則是拉住了滿臉好奇的牧浮生。

  “哎哎哎,你輕點,輕點!”

  石生也是招呼著董小琴,走向了后院。

  “咦?那是慕家的那位?他和你們師兄是什么情況?”

  石生道:“待會兒再告訴你,先不要打擾他們了。”

  葉秋白察覺到了這一幕,不禁給自己的師弟師妹們點了個贊。

  關鍵時候還是師弟師妹們懂事!

  不過,話說回來。

  葉秋白看著許久未見的慕梓晴,雖然容貌上面,變化不是很大。

  但是氣質確實翻天覆地般的改變。

  如果說,以前的慕梓晴,天真,陽光,甜美。

  那么如今的慕梓晴,便是清冷如冰。

  不過,想必是因為她的血脈之力所影響的。

  慕梓晴笑了笑,道:“域外邪族將要突破封印,三大古族自然也要出力。”

  葉秋白疑惑道:“那你父親應該也不會把你放出來吧?”

  畢竟,慕梓晴被視作為慕家血脈的拯救者,唯一一名有幾率突破變血境。

  將慕家的血脈之力重燃的希望。

  自然不會讓慕梓晴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出來。

  慕梓晴笑道:“沒有,我只是跟父親說,修為到達了瓶頸,需要外出歷練一下。”

  “不過,我也只能待半柱香的時間了,因為父親派大長老一直跟著我。”

  “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將他甩脫的。”

  葉秋白不禁笑道:“看來咱父親防我還防的挺緊。”

  聽到“咱父親”三字,慕梓晴那原本清冷的面龐上,不禁如同涂了胭脂粉一般,染上了一片淡淡的殷紅。

  “說什么呢!”

  “還不是早晚的事?”

  不過話說回來。

  如今的葉秋白,查看慕梓晴的境界之時。

  卻發現,已經無法將慕梓晴的境界探查清楚。

  想必,她的境界已經反超他不少了吧。

  看來,還真得努力努力。

  兩人在月光之下,坐在庭院里。

  兩只手很自覺的牽在了一起。

  在這半柱香的時間之中,聊了不少的事情。

  慕梓晴也就此離開。

  兩人也做下了約定。

  每天的這個時候,都會來此相會。

  不過,想著兩人還需要偷偷見面。

  葉秋白沉吟一番,再度走入修煉房之中,開始了刻苦的修煉。

  還是不夠強。

  ……

  接下來的三天當中,葉秋白和慕梓晴都會小聚一會。

  對于他們來說,莫過于最輕松的時刻。

  而第三天過去。

  太陽初升之時。

  臨界山的上空,黑色邪力化作黑色濃霧,籠罩了臨界山之上的整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