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454章 回歸草堂
  對啊!

  還剩下最后一個敵人。

  域外邪族!

  眾人都朝著臨界山的方向看去。

  只見,那些邪王,邪將皆在臨界山中,面色驚恐!

  而邪南呢?

  早已不見蹤影。

  估計是看著情況不妙,立馬逃離了此地。

  為何沒有帶上邪族的人馬?

  這里的邪族數量太多。

  一起逃走,只會引起無邊界域聯軍的注意。

  所以,邪南便自己逃走。

  失去了統帥的域外邪族。

  士氣大跌!

  而看到了之前的場景。

  對方竟然有著一頭神凰作為幫手?

  這還怎么打?

  如今,小鳥站在葉秋白的肩頭。

  他越接近,那種血脈壓制便愈發之大!

  哪怕沒有顯化真身,沒有爆發出實力境界。

  依舊會有這極大的壓迫。

  這就是血脈上的絕對壓制!

  所有的邪王,以及邪將皆是站在原地,雙腿仿佛被釘子釘在了土地中,無法動彈!

  只能看著人族的聯軍沖至近前,將之無情斬殺!

  而另一邊。

  無邊界域之外,邪南臉色難看。

  不僅僅是七大勢力的降臨,打亂了他的計劃!

  之后,更是神凰降臨,徹底翻轉了局勢。

  在這低緯度界域,怎么可能有傳說中的上古神獸出現?

  修道文明低落。

  靈氣貧瘠。

  資源貧乏。

  這樣的地方,如何能夠讓傳說中的神獸滿足?

  難不成,這片低緯度界域,有著不為人知的寶地沒有被發現?

  想到了這里。

  邪南并沒有第一時間回到中緯度界域。

  而是拿出了跨域傳音玉佩,將此地的信息,皆是傳遞回了邪族之后。

  便開始在低緯度界域之中游歷。

  如若有所發現,對于他,亦或是邪族而言,皆會有著質變!

  ……

  七日之后。

  眾勢力齊聚無邊皇城!

  牧正廷將此次戰爭的有功之人,宣講功過,授予獎勵!

  當講到草堂一行人之時。

  卻發現,沒有一個人在臺上。

  就連牧浮生也已經消失不見。

  牧正廷臉色尷尬:“……”

  這群臭小子……走之前也不知道說一聲?

  眾人也是不禁啞然失笑。

  不過,卻是心中感謝著草堂有一行人。

  如果不是他們,恐怕無邊界域亦或是整個低緯度界域,都會淪落成對方的奴隸。

  而那些之前對葉秋白惡語相向的人。

  則是臉色羞愧。

  想著之前所說的那些混賬話語,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

  而此刻,這場授功儀式的主角們,已經踏上了回往草堂的路程。

  原本可以讓小鳥直接帶他們回去。

  可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小鳥卻輕蔑的看了一眼葉秋白,道:“就你們這群小子還想騎在本姑娘的背上?做夢吶?”

  葉秋白:冒昧了,對不起!

  于是,只得乘坐董小琴所贈送的空間艦,趕回草堂。

  時間足足過去了五日。

  他們才回到了蠻荒界域。

  眾人的回歸,并沒有引起其他勢力的注意。

  悄無聲息的回到了草堂當中。

  此刻。

  陸長生正在睡著午覺。

  柳自如則是在旁躡手躡腳,警惕四周,生怕有動靜發出!

  當他看到葉秋白等人回來。

  臉色立馬大變。

  傳音喊道:“你們!腳步給我放輕!運用靈氣阻礙風聲!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

  葉秋白眾人一愣。

  啥意思?

  柳自如心中苦啊!

  這些天他是怎么過的啊!

  前輩的起床氣實在是太大了,頂不住了呀!

  小鳥瞥了柳自如一眼,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葉秋白等人不禁笑出了聲。

  柳自如臉色一變。

  笑個屁啊!安靜啊!

  可是,下一刻,柳自如卻身體僵硬,臉色巨變。

  豆大的冷汗,從柳自如的臉龐上淌下。

  “咋回事?有誰來了?”

  柳自如立馬運轉全力,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葉秋白看著這一幕。

  師尊到底是干了什么……讓柳前輩這么害怕……

  陸長生此刻看到了葉秋白一眾回來。

  頓時眼神一亮。

  快步上前來。

  “你們這群臭小子,終于舍得回來了?”

  頓時。

  無論是葉秋白,還是紅纓、寧塵心、小黑、石生、木婉兒、亦或是牧浮生,皆是滿臉感動。

  原來師尊還是一直在掛念他們的!

  剛想笑著跑過去與師尊抱一抱時。

  陸長生卻笑著道:“快快快!葉秋白,你去炒幾個拿手菜!”

  “紅纓,煲個魚湯!”

  “塵心,你去煮飯!”

  “婉兒,你就去把我釀的白酒給拿出來!”

  “柳自如那個比做的飯太難吃了!從外面買的又吃膩了!”

  “趕緊給為師改善改善伙食!”

  師兄弟:“……”

  敢情不是在想他們,而是在想他們做的飯啊!

  很好。

  這很師尊。

  至少沒有被奪舍的可能……

  牧浮生則是滿臉霧水,撓著頭愣愣道:“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木婉兒在一盤捂嘴笑道:“草堂傳統,沒關系,你很快就能習慣了,甚至于很快就要融入進去了。”

  牧浮生:???

  這時,小黑撓著頭憨笑道:“師尊,我也去幫師兄師姐吧?”

  聽到這句話。

  陸長生瞬間臉色大變,指著小黑,大喊道:“你給我站那兒!”

  “不準你進廚房!”

  葉秋白也是連忙假笑道:“對對對,師弟啊,你就在這里等著吃就行了,馬上就好了哈。”

  紅纓也是如此這般道:“我們不累的,不用擔心我們。”

  牧浮生指著小黑道:“為啥小黑師兄的待遇不一樣?”

  “不是說我很快也會融入進去嗎?”

  木婉兒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她能說是因為小黑做的飯實在是令人難以下咽嘛?

  酒足飯飽之后。

  陸長生滿足的拍了拍肚子。

  “終于吃了一頓好的了。”

  “還是徒弟們好啊!”

  葉秋白等人:……

  怕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念著我們的好了吧!

  “對了,你們這次回來,要待多久?”

  葉秋白想了想,道:“這次回來,一是想要看看師尊……”

  “打住,說實話。”

  “……實話是,看看我們各自組建的勢力,發展到何種程度了,畢竟我們作為宗主,也不能一直當甩手掌柜。”

  “自然也要去管一管的。”

  在離開此界之前。

  葉秋白,寧塵心都在此創立了自己的勢力。

  分別是青云劍宗以及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