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465章 源池仙境
  “那是邢家的大少,刑城吧?”

  “沒錯,聽說這一次,邢家也拿到了凡人村的請帖。”

  “邢家作為天河星域的四大家族之一,拿到請帖自然是不在話下的。”

  只見刑城笑著道:“跟我先回邢家,三日之后,我們啟程?”

  陸長生想了想。

  隨后點了點頭。

  柳樹說,凡人村不是他的對手。

  那么,視凡人村如同惡鬼一般的天河星域。

  想必這里的修道者,實力也不如凡人村。

  既然如此,也就沒什么好怕的。

  陸長生點了點頭,和刑城一同前往邢家。

  只是,在路途中陸長生的感知一直是全力施展。

  出門在外。

  而且還這么遠,還是小心一點為上。

  ……

  邢家,坐落于天河城北。

  將陸長生帶到邢家后,刑城便道:“陸兄現在院子中等一等,我去與家父商談一番。”

  陸長生點了點頭。

  待到刑城走后。

  陸長生在院內四處走動。

  看看有沒有什么埋伏陣法之內的。

  同時,感知周圍。

  在他所居住的院落旁,暗處隱藏著四名修道者。

  想必是在監視他。

  陸長生沉吟一番。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雙手結印。

  隨即,從陸長生的眉心處,有著一道靈魂之力掠出。

  化作身外化身。

  而陸長生本身,便隱藏身形,離開了院落。

  嗯。

  小心為上,出門在外還是用身外化身行事。

  同時,感知力釋放而出。

  包籠了整個邢家!

  同時,感知到了刑城的位置。

  發現他正在與一名中年男子談話。

  “聽說你找了一名外援?”

  刑城恭敬點頭,道:“沒錯。”

  中年男子淡淡道:“家主之位,便看此次進入凡人村的收獲了,如果你的收獲不如刑云,我會將家族繼承人的位置,傳給刑云,所以,尋找外援,定要慎重。”

  刑城苦笑。

  他又有什么辦法?

  畢竟刑云通過一些陰謀,讓他的一些朋友都不愿意作為前往凡人村的外援。

  他只能碰碰運氣。

  雖然陸長生不知道凡人村的規矩。

  但是,既然能夠有膽子詢問凡人村,應該是有些實力的。

  刑城也只能碰碰運氣。

  這時。

  在房門外,一名臉上掛著嘲諷笑容的男子走了進來,對男子躬了躬身后。

  便看向了刑城,諷笑道:“大哥,聽說你找了一個愣頭青來做外援?”

  想必此人就是刑云了。

  刑城臉色難看,“與你何干?”

  刑云冷笑一聲,道:“能夠受邀進入凡人村的,可都不簡單。”

  “屆時,你可別因為這個愣頭青外援丟了性命!”

  刑城冷哼一聲,“這就不勞族弟關心了。”

  說罷,便甩袖離開。

  就此。

  陸長生收回了感識。

  也算是知道了刑城為何會找上自己。

  原來是已經窮途末路,迫不得已。

  這時。

  刑城也走入了陸長生的院落,面帶笑容。

  只是笑容有些勉強。

  “陸兄,不知道你對凡人村的事情,了解多少?”

  陸長生搖了搖頭。

  見狀,刑城的臉色更加苦澀了。

  “那我便與你說一說。”

  “凡人村,作為天河星域最為神秘的勢力,實力極為強大。”

  “同時,因為平日內不允許外人進入,所以極為神秘。”

  “每過千年,才會向外發出請帖,邀請一些極為強大的宗門和世家進入。”

  “而我們邢家,便有四個名額。”

  陸長生點了點頭。

  反正柳樹說凡人村不是他的對手。

  那也沒什么好怕的。

  “不過,你們為何要進入凡人村?”

  聞言,刑城臉色嚴肅的道:“凡人村內,有著一處寶地。”

  “源池仙境,只要通過考驗,進入其中,便能夠得到源池賜福,天賦和實力,都會大幅度提高!”

  “而進入了源池仙境的人,皆是成為了這片緯度的大人物!”

  “沒有例外!”

  陸長生點了點頭。

  難怪了。

  這么多人擠破頭都想進入凡人村。

  隨即,刑城說道:“陸兄,你且準備準備,三日后,我們便啟程出發。”

  陸長生點了點頭。

  刑城離開后。

  陸長生摸了摸下巴。

  雖然說柳樹說凡人村中的人不是自己的對手。

  不過如今看來。

  似乎也并不簡單?

  還是多做點準備為好。

  想到了這里。

  陸長生便揮了揮手。

  瞬間,一道道隔絕氣息的屏障將院落包圍。

  同時,開始篆刻卷軸陣法,以備不時之需……

  很快。

  三日的時間眨眼而過。

  四頭獨角天馬,停在了邢家門口。

  陸長生等人,便是要乘坐獨角天馬,前往凡人村所在之地。

  當陸長生出來之時。

  刑城笑道:“陸兄,可準備好了?”

  陸長生點了點頭。

  而另外兩頭馬背上。

  自然便是刑云,另外一人想必就是他請來的外援。

  只見刑云冷笑著看向陸長生,隨后收回目光道:“這就是你請來的愣頭青?”

  “別到時候連第一關考驗都無法通過,直接死在里面了!”

  刑城冷哼道:“刑云,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

  陸長生倒是沒有回答,直接坐在了獨角天馬的馬背上。

  刑云眼中露出了一抹陰狠,看向陸長生道:“你是何方勢力之人?難道沒有收到我的警告么?”

  “警告?”陸長生搖了搖頭,道:“跟我有什么關系。”

  刑云眼中露出一抹殺機,道:“我應該已經在天河星域發布了警告吧?如果有誰敢幫助刑城,那就是與我為敵,你不知道?”

  這人有病。

  鑒定完畢。

  陸長生也便沒有出聲理會。

  媽媽說了,跟傻孩子玩會一同變傻的。

  刑云見狀,看向一旁的持刀男子,冷聲道:“賀然,到時候好好照顧這位愣頭青一下。”

  賀然聞言,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刑城則是臉色難看,道:“你別太過分了!”

  刑云冷哼一聲,與賀然先行一步。

  見狀。

  刑城看向陸長生,提醒道:“到時候你需要小心這兩人,其中賀然的實力也是頗為不凡,可能會對你出手。”

  陸長生點了點頭。

  出手便出手唄。

  反正他們又不是自己的對手。

  如果要出手的話。

  那正好先趕緊解決他們二人。

  免得在里面的時候,給自己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