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477章 初戰告捷
  接下來。

  村長講解了第三道考驗的規則。

  每個人都有著一塊玉璽,玉璽之中,都刻有各自在通天石壁之中領悟的功法。

  而通過者,必須要收集到九座通天石壁之中,也就是九種不同的功法。

  并且,要全部領悟,融為一種功法后,才能夠通過。

  這九種功法,本身就是天河星域的頂尖存在。

  領悟一種,便已經相當困難。

  還要融為一種?

  可謂是難如登天。

  這也是為何,到現在為止,也只有兩人通過了凡人村考驗的主要原因。

  而陸長生的玉璽,便在刑城的身上。

  所以,陸長生想要不被淘汰,第一個要素便是要將刑城手中的玉璽保護好。

  確保他不被淘汰。

  這時。

  段朝鶴看了過來,見季千瑤依舊站在陸長生的身邊。

  巧笑嫣然的與之交談。

  不過……實際情況上是季千瑤一直在說話。

  陸長生則是板著張臭臉,假裝沒聽到。

  看到這個場景。

  段朝鶴咬了咬牙,走了過來。

  “看來,你不過是一個邢家的隨從?”

  陸長生眉角一抽。

  隨即看向季千瑤,道:“都是因為你惹來的,你去處理。”

  季千瑤撇了撇嘴。

  這幾天的交流下來。

  她也已經初步知道了陸長生的性格。

  總結一下。

  就是四個字。

  不想惹事!

  “段朝鶴,我說過了,不管是誰,都與你沒關系。”

  可是誰想。

  季千瑤這番冷漠的話,卻起到了副作用。

  段朝鶴的心頭更是有著滔天怒火旋繞!

  為了一個區區隨從。

  而且還不過是一個區區邢家的隨從,就與我這樣說話?

  “現在,已經不是千瑤你的事情了。”

  段朝鶴輕蔑的看向陸長生,道:“希望你能活著讓我碰到你,到時候,我會讓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無論是身份還是實力。”

  說完,轉身便離開了這邊。

  而在后方。

  村長看著這一幕,道:“何振,這就是你找的人?”

  何振輕笑一聲,道:“我也沒想到,身為村長,眼光竟然如此之差,找了一個隨從托付?”

  “段朝鶴乃是北冥鎮龍殿之人,更是其中天賦最高的弟子。”

  “又豈是一個隨從能比的。”

  村長看向何振,臉色莫名的道:“看來,你是與北冥鎮龍殿有所勾結了。”

  何振眼神中掠過一抹陰狠,隨即輕笑一聲:“凡人村的人,不需要和任何勢力勾結,也沒有人配與我們合作。”

  村長深深的看了一眼何振。

  他知道。

  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了。

  如若處理不好。

  凡人村將會崩分離析!

  這時。

  18人手中的玉璽,皆是有著綠芒旋繞。

  隨即,綠光一閃,皆是消失在了原地,被傳送到了深林各處。

  村長道:“何振,你的謀劃不可能成功。”

  “就靠那個隨從?我拭目以待。”

  ……

  深林某處,有著一個山泉。

  而在山泉旁邊。

  陸長生與刑城同時被傳送到了這里。

  只見刑城憂心忡忡的道:“陸兄,段朝鶴睚眥必報。”

  “更何況,你已經沾惹到他的逆鱗,所以,接下來的事情一定要小心,一旦被他逮住,勢必會取你性命。”

  陸長生神情無奈。

  搞得好像是我主動招惹到他一樣。

  都怪那個女人!

  雖然哥們魅力十足。

  但也別一直靠向他啊!

  咋沒發現,季千瑤還有著做舔狗的潛質呢?

  陸長生無奈一嘆,道:“你不用管我,接下來你好好跟緊我。”

  隨即,伸手一探。

  在刑城驚駭的眼神之下,陸長生的手直接穿透了空間!

  從中拿出了幾個卷軸,丟給了他。

  這是什么?

  凡人村的空間如此穩固。

  你怎么說破開就破開了?

  想到這里,刑城眼神莫名的看向了陸長生。

  看來,這個從大街上隨便淘到的男子。

  不僅僅天賦妖孽,其實力,更是有些深不可測……

  “別看我了。”陸長生指著那幾份卷軸道:“這是幾個陣法卷軸,如果有危險,我又騰不出手的時候,就直接使用,千萬別省著!”

  說完。

  陸長生又想了想。

  在刑城不注意的時候,朝他揮了揮手。

  幾道隱蔽的劍之道則,藏匿于刑城的周身。

  以防萬一……

  “行了,我們去找人。”

  “額……怎么找,這里有著陣法,無法釋放感……知?”

  說到這里之時。

  看著陸長生周身釋放而出,鋪天蓋地的感知力。

  刑城的眼睛瞪大,如同銅鈴一般。

  這又是怎么做到的?

  不是說這后山被陣法所壓制。

  無法御空而行,也無法釋放感知么?

  這特么怎么還能釋放出如此強大的感知力?

  在陸長生的面前。

  刑城就如同一個被脫光了衣服的裸男一般。

  輕輕一掃。

  便能夠將之看穿。

  陸長生無意間掃過刑城,不由得嘴角一翹,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呵……

  怎么考驗的時候還要隨身帶著一根針?

  咳咳。

  跑遠了跑遠了。

  在片刻后。

  陸長生睜開了眼,朝著東邊走去。

  刑城見狀問道:“這就找到了?”

  雖是凡人村的后山。

  但實際上是一片綿延千萬里的山脈……

  想要找人,就算是施展感知力又談何容易……

  可陸長生卻點了點頭,道:“跟上吧。”

  刑城滿臉復雜。

  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這一身的本事,也太過恐怖了些。

  完全看不穿……

  ……

  只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去。

  陸長生帶著刑城奔襲萬里。

  便看到了一名男子。

  男子抬起頭,看向陸長生道:“邢家的隨從?”

  刑城看到了這名男子,也是臉色一驚。

  “雷獄宗,雷道子,其天賦,僅次于段朝鶴與季千瑤他們……”

  季千瑤有天賦?

  陸長生撇了撇嘴,隨即伸開手道:“把玉璽交出來吧,別浪費時間。”

  雷道子臉色嚴肅,聞言后,周身有著一道道天雷旋繞!

  如同一座雷電牢籠一般!

  氣息極為駭人。

  “一個隨從,便如此狂傲。”

  “玉璽就在我身上,想要,看你本事如何。”

  嘖……

  陸長生一指點出。

  只見一道無形的巨力,直接壓向了雷道子!

  只是瞬息!

  那周身的雷電牢籠,便直接破碎,化為虛無!

  雷道子臉色一變。

  糟了……

  可是,剛想要出手,便見一根手指,已經點在了他的眉心處。

  “交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