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480章 鴻蒙紫氣!
  僅僅一掌。

  就將連

  段朝鶴以及金無盡這兩大天驕都無法抗衡的骨翼蛇虎給攔住了?

  段朝鶴也是臉色頗為難看。

  作為天河星域頂尖勢力,北冥鎮龍殿的天驕。

  都無法抗住骨翼蛇虎的一擊。

  而被他稱之為隨從的陸長生,卻是一擊攔住了骨翼蛇虎?

  實力上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而此刻,陸長生臉色淡漠。

  “之前還在考慮,到底要怎么處置你。”

  “不過,現在倒是不用想這么多了。”

  陸長生的這句話,顯然不是對骨翼蛇虎所說。

  所有人都是看向后方的段朝鶴。

  段朝鶴臉色陰沉。

  這是在威脅!

  可是,如今又有什么辦法?

  如今這一幕,陸長生的實力,顯然要比他強上太多!

  想到了這里。

  段朝鶴轉身便離開了此地!

  季千瑤見狀,道:“他跑了。”

  陸長生卻毫不在意的道:“讓他跑吧。”

  說得好像讓他跑一會能跑多遠似的。

  目標已鎖定。

  就等著二團長發射他娘的意大利炮了。

  這時。

  骨翼蛇虎眼中充滿了憤怒。

  發出一聲怒吼!

  四足不斷的踩踏在地面!

  地面再次震動!

  天空搖搖欲墜,仿佛要天塌了一般!

  可是,陸長生依舊臉色淡然,任它如何動彈,也無濟于事。

  “小狗,你就不能安分點?”

  小狗?

  你跟我說這是狗子?

  只聽陸長生說完這番話后,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手掌微微往下一壓!

  頓時!

  一股滔天氣息,從陸長生的體內爆發而出!

  仿佛蘊含著這片天地間的所有規則!

  就連天道,也為他所用!

  骨翼蛇虎竟是發出一聲哀嚎。

  四肢直接跪倒在地!

  虎軀之上,如同天空崩塌而下,將它壓垮在地!

  而這一刻。

  骨翼蛇虎的鼻中噴吐著熱氣。

  發出了一道道嗚鳴。

  似是求饒。

  陸長生道:“我放了你,你老實點,懂了?”

  骨翼蛇虎聽懂了陸長生的話,感受著那若有若無的殺意。

  連忙點頭!

  不敢再有任何的動作。

  四足并攏,規規矩矩的站在了陸長生身邊。

  眼中透出的就兩個字足以形容。

  乖巧……

  金無盡臉色陰晴不定。

  一掌,便將這頭只有上古時期才存在的強大魔獸給馴服了……

  要知道。

  骨翼蛇虎的血脈,并不比他們金翅大鵬一族要弱!

  陸長生看向季千瑤,道:“你要什么東西,就去拿吧。”

  季千瑤微微一愣,“你不要?”

  “對我沒啥用。”

  季千瑤這才笑著點了點頭,朝著后方的洞穴走去。

  骨翼蛇虎見狀,委屈的發出了嗚嗚之聲。

  陸長生淡淡的瞥了它一眼,道:“之后你就跟著我,還缺這點東西?”

  聽到這里。

  骨翼蛇虎這才點了點那巨大的頭顱,眸中露出了開心的神色。

  伸出巨大的舌頭,不斷的舔在陸長生的身上。

  從上至下……

  一點一滴都不放過……

  陸長生嫌棄的把他一巴掌推開,道:“學什么不好,學某人當舔狗?”

  進入洞穴的季千瑤突然間打了個噴嚏。

  揉了揉小鼻子去。

  嗯?

  有人在想我?

  這時。

  季千瑤也是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團紫色光球。

  光球之上,紫氣不斷回繞!

  其中,似乎蘊含著一縷大道規則之意!

  而當眾人看到紫色光球的一刻。

  包括金無盡在內,排除陸長生在外的所有人,皆是眼中露出了狂熱之色!

  “鴻蒙紫氣?”

  “相傳,鴻蒙紫氣之中,蘊含著一縷鴻蒙大道之意,這東西,就算是在天河星域,也沒有人見過!”

  “凡人村之中,竟然有著此等神物……”

  金無盡也是臉色難看。

  畢竟,有陸長生在這里,他也無法搶奪。

  就算得到了,也要有命使用啊!

  不過……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金無盡運轉血脈之力。

  一道訊息,傳送了出去!

  季千瑤笑著看向陸長生,道:“是不是后悔了?將此等神物就這樣給了我,要不還是還給你吧?”

  陸長生看了一眼鴻蒙紫氣。

  這玩意有用倒是有用,可惜太少了。

  還沒有他體內的那團鴻蒙之氣要多……

  “行了,給你了你就拿著,磨嘰什么。”

  隨即,陸長生看向了周圍,道:“對了,你們看也看完了,也該把手中的玉璽交出來了。”

  眾人神色一變。

  陸長生攤了攤手道:“剛剛你們也看見了,就不要讓我動粗了好吧?”

  聽到這里。

  眾人也是神色無奈。

  這種妖孽般的實力天賦,確實沒有任何勝算。

  于是乎,眾人皆是將玉璽,丟給了陸長生。

  金無盡也是抱拳笑道:“前輩,日后還請來我金翅大鵬一族做客,想必族長也很像結識你。”

  陸長生表面點頭。

  實際暗中卻沒有將之放在心上。

  當拿到了這些人的玉璽。

  他們皆是被綠芒傳送了出去。

  如今,他的手中,已經集齊了八種功法。

  季千瑤倒是不用直接給陸長生。

  畢竟他們兩領悟的都是同一種功法。

  “現在呢?我們要去找段朝鶴嗎?”

  陸長生點了點頭,直接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哎?你已經找到了?”

  “廢話,不然我能讓他先跑?”

  ……

  而此刻。

  段朝鶴已經跑出萬里。

  遠離了陸長生所在之地。

  只見他臉色陰沉,自言自語道:“跑是跑了,不過,該如何解決那個棘手的隨從?”

  就算跑了。

  想要通過考驗,還是需要得到集齊九座通天石壁中的功法。

  所以,還是要想辦法解決陸長生……

  “你是在想我?”

  突然,一道在段朝鶴耳中,如同死神般的聲音,從前方傳出。

  段朝鶴臉色難看,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二男一女。

  陸長生,季千瑤以及刑城。

  “你是找沒找到我的?”

  陸長生卻沒有回答,而是一指點出,直接朝著段朝鶴的眉心飛射而去!

  段朝鶴臉色一變!

  這一道恐怖的力量,他絕對無法抵御!

  他是真的想殺自己啊!

  他怎敢!

  咬了咬牙,心中一狠。

  直接丟出了手中的玉璽。

  一股綠芒直接將段朝鶴傳送了出去!

  陸長生的這一指直接落空!

  “嗯?還能讓你跑了不成?”

  既然決定要殺了,那就不能夠留手!

  斬草需除根!

  想到了這里。

  陸長生直接撕破了面前的空間!

  在季千瑤和刑城驚駭的目光之下,直接追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