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有女主嗎 > 第534章 符塔之主!
  圣符大典。

  三日后于蒼穹域圣符宗舉行。

  而此刻。

  天級洞府前,神符宗宗主董吟來到了此處。

  “謝老。”

  謝言一如往日般,正在掃著地面。

  哪怕地面已經沒有任何灰塵,謝言依舊沒有停下手中的掃帚。

  用他的話來說。

  掃的不是灰塵,而是心中的雜念。

  對于符師來說,最重要的便是心境平穩。

  修道亦如此。

  “怎么樣?”

  董吟自然知道謝言在問什么,于是笑著點頭道:“謝老,多虧了您發現了這個好苗子。”

  “日后,這次圣符大典,恐怕得要靠他了。”

  謝言卻平淡道:“哦?我記得不是有個叫燕履冰的小家伙已經達到了靈符師么?為何要靠牧浮生這個天符師?”

  聞言,董吟卻朗笑道:“謝老就不用瞞我了,這種神魂之力,以及對于符篆的掌控程度,如果只能夠看出是天符師,那我這個神符宗宗主也可以換人了!”

  顯然。

  對于牧浮生的表現,董吟在他篆刻的過程中便看出了端倪。

  同樣。

  這也是牧浮生故意暴露而出的。

  他之前鋪墊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在神符宗高層面前,暴露自己的實力。

  取得其重視,隨后,牽上圣符宗這條線!

  謝言點了點頭,道:“也算沒瞎。”

  整個神符宗內!

  也只有謝言敢對身為神符宗宗主的董吟這樣說話!

  而董吟也沒有任何的生氣!

  只見董吟笑道:“謝老此舉,看來是想培養一個傳人了?”

  謝言搖頭道:“他的路,要自己走,我教不了他。”

  “我這樣做,也只是不想讓他走岔了道。”

  聞言,董吟驚詫。

  “您都無法教他?那這明光域,還有誰能夠教他符師之道?”

  說到了這里。

  還想要說什么,董吟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道:“罷了,謝老做事,我一直無法預測。”

  “那小輩先走了。”

  說完,朝著謝言拱了拱手,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當董吟走后,牧浮生便來到了此處。

  謝言看向牧浮生,道:“終于不藏了?”

  牧浮生笑著道:“在您們面前,我自然沒必要藏。”

  “看來你這小子早就打算這樣了。”謝言微微搖頭,道:“行了,跟我去符塔領取獎勵吧。”

  獎勵。

  自然是牧浮生完成了浩然大陸任務的獎勵。

  畢竟是符塔發布的。

  牧浮生點了點頭,跟著謝言前往符塔。

  而到了符塔。

  謝言并沒有驚動太多的人。

  帶著牧浮生,一路來到了第九層。

  也就是塔頂。

  門口,有著一張符篆貼在其上。

  如若不將其撕掉,這門也便打不開。

  而整個符塔當中,也只有符塔塔主能夠撕掉這張符篆!

  就連身為仙符師的大長老也做不到!

  可是。

  謝言卻輕而易舉,宛如撕一張普通的紙張一般。

  將那道散發著封印之意的符篆輕而易舉的揭去。

  而看到這一幕,牧浮生卻沒有絲毫意外,反而輕輕一笑。

  謝言瞥了牧浮生一眼,輕聲道:“你似乎并不意外?”

  牧浮生攤了攤手道:“明明是神符宗的長老,可是卻能夠給我安排符塔任務。”

  “而且還能給我頒發獎勵。”

  “在整個神符宗內,就連宗主也對您尊敬有加。”

  “這幾個條件結合起來,也并不難猜。”

  沒錯。

  謝言是符塔塔主的身份。

  牧浮生早便有所察覺。

  只是,到了現在,才完全確定了下來。

  所以也不至于驚訝。

  謝言點了點頭,“不錯,洞察力也是成就符師之道的必要因素。”

  隨即,帶著牧浮生走進了房間。

  房間內的擺飾很簡單。

  一只木椅。

  一張木桌。

  以及一排巨大的書架。

  書架之上,密密麻麻的塞滿了書以及羊皮卷。

  從書的顏色便能夠看出年代感,可是上面卻沒有粘上一絲一毫的灰塵。

  謝言坐在木椅上,看向牧浮生道:“我說過,任務完成,便能夠給你獎勵。”

  “說說吧,你想要什么?”

  牧浮生卻并沒有多想,而是說道:“不知道謝老可聽過邪域?”

  邪域?

  謝言微微一愣。

  隨即點頭道:“一個二流末尾的勢力,怎么,你與他們有仇?”

  牧浮生點頭道:“他們抓走了我的父親。”

  聞言。

  謝言便道:“你是想讓我出手助你對付邪域?”

  “沒錯。”

  “可以。”

  謝言想也沒想,便點了點頭道:“不過,邪域雖然只是二流末尾勢力,但是卻與鬼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而我,雖然是符塔塔主,但是,符塔終究只是中立,無法調集力量。”

  “所以,你還需要得到神符宗的支持。”

  而說到了這里。

  謝言微微一愣,思索片刻便反應了過來:“你這些日子做的事情,便是因為此事吧?”

  牧浮生笑著道:“不愧是謝老。”

  “神符宗已經差不多了,保險起見,我會在此次圣符大典上,取得圣符宗的重視。”

  雖然牧浮生最近在行事上。

  以及極其高調狂傲了。

  但是,在拯救父親的計劃上,牧浮生依舊謹慎至極。

  符塔和神符宗雖然勢力比邪域要強。

  但終究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救下父親。

  畢竟。

  救人和殺人是兩個概念。

  難度也相差蠻多。

  謝言眼色古怪。

  這個小子,好像有點謹慎過頭了點吧?

  不過,要救的人是他父親。

  謹慎點也不無道理。

  “行了,接著。”

  說完,右手展開,書架之上,有著一張羊皮卷便朝著牧浮生飛去。

  牧浮生接過。

  打開一看,微微一愣。

  【養魂術】

  謝言解釋道:“這道養魂之術,是我早年歷練之時,在一處遺跡當中獲得,凝練出魂火,便能無時無刻提升神魂之力。”

  “自然,凝練出的魂火越高,神魂之力提升越快。”

  “關鍵時刻,也能利用魂火進行神魂攻擊。”

  神魂本就能夠用來攻擊。

  而且防不勝防!

  但是,針對于神魂的攻伐之術,卻極為稀少。

  可以說,利用魂火攻擊,威力大幅度增長的同時,還能夠用來攻擊實體!

  “其中,有著八重魂火,而我,凝練出第四重魂火,已是極限。”

  牧浮生拱手道:“多謝前輩。”

  謝老擺了擺手,道:“去吧,也算我提前賣你個人情。”

  牧浮生表情一滯,隨即不好意思的道:“謝老,要不,這個養魂術我還是不要了?”

  謝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