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大會的場地中。

  僅僅只有陸長生一人,還沒有將丹藥上交。

  所有人,都注視著這一名在最后一炷香的時間才開始煉丹。

  然后以一種讓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完成煉丹。

  這丹藥,到底能不能成?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無法成功。

  就連煉制完成的仲黎,謝元仁等人。

  同樣這樣認為。

  木婉兒在觀眾席上,看著陸長生的背影,道:“李叔,你說大叔能成功嗎?“

  李叔想都沒有想,便搖了搖頭,道:“火還丹雖然只是玄階丹藥,但就算是家族中的煉丹師煉制,也需要一點時間。”

  “此人速度雖快,但是煉丹畢竟是一個精細的過程,不能夠有半點出錯。”

  “所以……”

  李叔雖然話沒有說完,但是木婉兒依舊聽出了,李叔并不看好陸長生!

  胡青倒是沒有什么意外。

  因為這些日子,他便見過陸長生煉丹。

  可以說,這速度還算慢了……

  ……

  此刻,陸長生已經將丹藥遞給了長老。

  長老看了一眼后,接過。

  起初,面色有些疑惑。

  這丹藥,好像和火還丹不太一樣?

  仔細觀摩一番后,面色開始露出了驚色!

  這火還丹雖然與平常火還丹不一樣,但是作用卻是一樣的!

  另外一名長老看著這位長老面色不對,不禁問道:“怎么了?”

  這位長須長老臉色凝重,將手中丹藥遞給了白發長老,道:“你自己看看吧。”

  白發長老接過,打量一番后。

  同樣驚道:“這丹藥竟然比普通火還丹的功效要好上數倍!”

  “而且,火還丹本就是火系丹藥,其中蘊含火毒隱患,其中,卻完全沒有火毒!”

  “更是沒有一絲一毫的雜質!”

  白發長老抬起頭,驚訝的看著陸長生,問道:“你怎么做到的?”

  陸長生攤了攤手,道:“我看那丹方上面有點問題,便自己改了一下,當然沒有用其他材料。”

  “這……”

  四位長老在看過丹藥之后,皆是有些難以置信。

  只是改進一番,這火還丹甚至于可以稱作地階丹藥了!

  而且,其中還沒有一絲一毫的雜質!

  這就算是他們來煉制,也不能保證如此啊!

  其中,長須長老臉色凝重,看向陸長生,問道:“你現在是幾品煉丹大師?”

  陸長生想了想,便說道:“四品。”

  四品??

  四個長老皆是有點懵逼。

  能夠煉制出這等火還丹,而且還能夠看出丹方中的不足,加以改進的煉丹師。

  只是四品?

  就單論這火還丹,都已經超越他們長老了。

  眾人看著長老們的臉色各異。

  “什么情況?怎么還不宣布?”

  “失敗的話長老們一眼就能看出吧?”

  就連李叔,也疑惑的看了過去。

  這時候,白發長老深吸一口氣,宣布道:“陸長生,成功煉制火還丹,并加以改進,沒有任何雜質!”

  “通過!”

  在長老的宣布聲之下。

  眾人驚了。

  “通過了?!”

  “而且還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改進了丹方?”

  “難不成,之前此人便是在考慮改進的方法么?”

  仲黎和謝元仁等人皆是面色凝重。

  沒有雜質。

  這代表著什么。

  一個煉丹師,控制力達到了一種極為高深的地步。

  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不過,也許是此人煉制火還丹,極其熟練。

  練習了次數,數以萬計。

  同樣能夠做到這一點。

  觀眾席上,胡青露出了笑容。

  雖然,對此結果已經早有預料。

  畢竟陸長生這小子的丹道水平,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高深的境界。

  另一邊。

  木婉兒巧笑倩兮,道:“大叔過了耶!而且還比其他人煉得更好。”

  李叔則是滿臉驚詫之色。

  木婉兒有可能不知道雜質全無。

  以及改進丹方代表著什么。

  這可是他們木家那群煉丹大師也無法做到的!

  而且。

  陸長生是在最后一炷香的時候,才開始煉制。

  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煉制的如此完美!

  可以說,陸長生的煉丹水平極為高深!

  自己看走眼了?

  他不是一名四品煉丹大師嗎?

  陸長生聽到了這個宣判,倒也沒什么意外,聳了聳肩便站到了一旁。

  這丹藥,比起自己在草堂琢磨的丹藥,可以說壓根沒什么復雜的。

  白須長老和其他三位長老商榷一番后。

  便說道:“未通過之人,可以離開了。”

  “通過之人,在明日進行第二輪,第二輪于丹宗內舉行。”

  “屆時,受到邀請之人,可繼續前來觀看。”

  說完,四名長老便離開。

  離開之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陸長生。

  待到丹宗長老離開之后。

  觀眾席上便有世家宗門來到了廣場中,開始拉攏煉丹師們。

  同樣。

  通過之人也受到了招攬。

  陸長生的周圍,也圍滿了人。

  “陸長生,我乃中域明家的長老,有沒有興趣成為我明家客卿?報酬自然是很好的。”

  “別去明家,我楊家的報酬不僅僅比他們好,而且還不會限制你的自由!”

  “要不來我們真火宗吧,我們真火宗資源多,可以供你煉丹使用!”

  ……

  顯然,陸長生得到了此等成績,已然成了香饃饃。

  一個年輕,且丹道如此高深的煉丹師。

  對于一個勢力的發展可太重要了。

  這時,胡青走了過來,攔住了眾人,笑著道:“不好意思了各位,長生是我們南域藏道書院的堂主。”

  眾人一聽,便打消了念頭。

  藏道書院的人。

  那就挖不動了。

  畢竟,藏道書院總院可是中域的巨頭之一。

  這時,木婉兒也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

  “大叔,你挺厲害的嘛。”

  李叔表情則是有些尷尬。

  畢竟他之前有些看不起陸長生。

  結果現在臉都被抽腫了!

  陸長生聽了,心中受用,不過還是搖了搖頭道:”不厲害不厲害,我才四品。“

  李叔一聽。

  頓時心中更加尷尬了。

  這本來就被抽腫了,如今陸長生這一說。

  感覺是在那已經發腫的臉上又連著抽了幾巴掌……

  木婉兒巧笑嫣然,雙眼笑著跟個月牙兒一般的,煞是可愛。

  “那為了給大叔慶功,我們去一頓吧?”

  陸長生聽了,眼睛一亮。

  正好也到飯點了。

  “走著!”

  “嘻嘻,這里我還知道有一家很好吃。”

  “你帶路!”

  看著這輛吃貨,胡青和李叔面面相覷,皆是有些無奈。

  不過也只得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