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最新章節無彈窗閱讀 > 第176章 草堂出戰!
  荒原之上。

  亂石紛飛,宛如一道亂世風暴席卷世間!

  而在大裂谷的上方。

  云層翻滾。

  雙方乾元境強者,釋放靈氣,于裂谷之上,撐起了一道道靈氣橋梁。

  在橋梁之上。

  充斥著狂暴靈氣,以及令人心悸的陰魂嘯叫之音!

  兩方軍隊交戰。

  寧塵心立于軍隊之上,手持道經。

  一席青衣,無風自動。

  背上有著一個普普通通,甚至于有些補丁的書簍子。

  看上去,如同一名寒窗苦讀,欲要考取功名的普通書生。

  是那凡人間,無法修煉,想要通過功名改變命運人群中的滄海一粟。

  可是。

  就是這么一個看似普通的年輕書生。

  卻手持著道經,以一己之力。

  言出法隨,喚出天將。

  斬殺對方兩名乾元境強者!

  使得落日王朝的左翼軍隊,實力大損!

  這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而寧塵心獲得了碾壓般的勝仗。

  使得北域聯盟的軍隊士氣再度暴漲!

  發出了歡吼之聲。

  紅纓看著這一幕,笑著道:“三師弟的儒道境界,愈發深厚了,儒帝的話,正在慢慢證實。”

  葉秋白也露出了欣慰笑容。

  他是最先被陸長生收為徒弟的。

  作為草堂的大師兄。

  如今,師弟師妹越來越強大,這讓葉秋白與有榮焉。

  云景也是感慨。

  以那位前輩的實力,能夠培養出這種弟子,才是正常。

  與此同時,其他兩邊的北域聯盟帶隊之人。

  看到士氣的高漲。

  也察覺到了,此刻是出動的最好時機。

  右側,帶隊之人是隱劍宗副宗主孫落,只見他將腰間佩劍拔出劍鞘。

  指向了落日王朝的方向,高喝道:“全軍出動,發動總攻!”

  中間,藏道書院總院的副院長丁云鶴同樣朗聲道:“開始進攻!”

  一時間,北域聯盟一方,全體出動!

  葉秋白騰空而起。

  翻掌而出。

  劍域展開!

  一道道劍意,充斥在靈氣橋梁之上!

  斬殺著落日王朝的眾人!

  紅纓不甘示弱。

  于隊伍中央,手持輪回長槍,一槍穿刺而出!

  一道道纏繞著滔天烈火的長槍虛影,立于紅纓身后。

  氣勢駭人。

  朝著那陰魂軍隊穿刺而去!

  寧塵心,葉秋白,紅纓三人,顯然成為了北域聯盟中最為耀眼矚目的存在!

  他們的每一次攻擊。

  都能夠對落日王朝一方造成巨大的損傷!

  更讓將鎧男子心驚的是。

  葉秋白的劍域,范圍之大,籠罩了整個落日王朝的右側軍隊!

  那道道鋒利的劍意,劃破空間!

  使得軍隊當中慘叫連連!

  這種范圍攻擊。

  對于這種大規模的軍隊戰爭,最為有效!

  如果不及時制止葉秋白,恐怕他一人,便能夠將落日王朝的軍隊盡數斬殺!

  而正有這三人的存在。

  使得北域聯盟的修道者隊伍壓力驟減!

  劍朝冕看著葉秋白的背影,眼神堅韌。

  他與葉秋白的差距越來越大。

  想要彌補差距,追上葉秋白的背影。

  不是在這里抱怨天賦不夠就能做到的。

  惟有更加努力,打破天賦限制,超越自我。

  才能夠有資格追逐!

  此刻,劍朝冕的劍道再度精進!

  進入大劍師之境!

  劍意更加渾厚,鋒利!

  梁封抱劍上前。

  劍意圍繞在他的周身。

  雄渾鋒銳!

  看著葉秋白的背影,他笑了。

  “這一世,有此等同輩劍修,是所有劍修的悲哀。”

  悲哀的是。

  葉秋白的劍修天賦太過之高,高如一座沖入云霄的山峰,擋在所有同輩劍修的身前。

  無法翻越!

  “但,也是所有劍修之幸!”

  人要有目標,而葉秋白的背影,值得他們追逐!

  有了要翻越的目標,他們的劍道才能更加精進!

  聽上去矛盾。

  但卻讓人無法反駁。

  梁封踏前,懷中長劍出鞘!

  展露鋒芒!

  在北域聯盟的對面,三名將鎧男子看著這一幕,臉色難看。

  如果任由這三人發揮。

  不僅僅會對落日王朝造成更大的損失。

  更會成為北域聯盟一方,士氣高漲的一個點。

  必須盡快,將此三人擊潰!

  三名落日王朝的統帥互相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控制尸傀,朝前踏去!

  而北域聯盟的領隊見狀,都是臉色微凝。

  對方,終于忍不住出動巔峰戰力了。

  三名半步虛神的尸傀!

  左側,云景和天青宗宗主同時迎了上去!

  右側,孫落踏出!

  中間,則是由丁云鶴抵御!

  他們的存在,便是為了拖住這三具尸傀!

  如果放任這三具尸傀沖入我軍當中。

  那么,后果將不堪設想!

  當然,落日王朝的三名統帥自然不會將希望放在尸傀上。

  他們能夠坐上一軍統帥的高位,也代表不會太蠢。

  出動尸傀。

  同樣只是為了拖住對方的巔峰戰力!

  同時,三名將鎧男子同時朝著葉秋白三人沖去!

  葉秋白見狀,手中暗魔劍取出。

  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從暗魔劍中緩緩傳出!

  面對這名無限接近半步虛神的存在。

  葉秋白沒有任何懼意!

  踏在劍意長河之上,朝著將鎧男子迎去!

  紅纓取出輪回長槍,一股股輪回之意沖天而起!

  寧塵心手持道經,立于虛空中,沒有動彈。

  但那身披神鎧的天將,手持金鱗神槍,朝著那名將鎧男子暴沖而去!

  三人,面對對方統帥,沒有任何的慌張!

  有的,只是無盡戰意!

  右側,將鎧男子發出冷笑,竟是同樣拿出了一柄長劍。

  劍意,釋放而出!

  只是。

  劍?

  在葉秋白的劍域當中。

  所有劍修,都會被葉秋白的劍域壓制!

  在劍域之中,葉秋白便是絕對的劍道主宰!

  如果不是劍道境界超越葉秋白太多。

  便會遭受壓制!

  更何況。

  將鎧男子的劍道境界,處于大劍師之境!

  而葉秋白呢?

  如今的劍道境界,已經突破至了半步劍宗。

  僅差一步,便達到劍宗之境!

  在劍道水平的壓制之下。

  將鎧男子的劍,仿佛陷入了泥潭當中。

  每一次揮動,都會感覺到晦澀不堪。

  劍意,也被劍域之中充斥的劍意處處受制!

  將鎧男子似乎感覺到了這一點,微微皺眉,道:“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葉秋白只是水溢境后期。

  而將鎧男子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乾元境后期,比起一般的乾元境后期強者,更是強上幾分。

  在這等境界差距之下。

  將鎧男子不認為會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