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域之中。

  葉秋白便是劍道主宰。

  所有劍修,都會被葉秋白的劍道所壓制。

  此刻。

  葉秋白的劍,宛如王者之劍!

  劍意長河與空中洶涌翻滾。

  葉秋白踏在長河上。

  手中暗魔劍斬出!

  第七劍,魔臨!

  一股欲要令眾生臣服的黑暗魔氣。

  于暗魔劍的劍身上,激流涌動!

  一道暗黑色斬擊跨過虛空,朝著將鎧男子斬去!

  將鎧男子沒有絲毫退意。

  境界的差距下。

  不允許將鎧男子后退!

  如果被一名水溢境的年輕劍修逼退,那么,他該如何自處?

  將鎧男子手中長劍穿刺而出!

  一股狂風自劍尖處席卷而出!

  而那狂風的風眼,便有著一柄由劍意凝聚而成的巨劍!

  狂風巨劍!

  由風之意境和劍意融合而成!

  速度,和鋒銳程度上,都比一般劍氣,強上了很多!

  在這一劍下。

  不知道有多少同境界之人在將鎧男子的手上吃了虧。

  自打動手之初。

  將鎧男子便沒有想過留手。

  同樣,也沒有認為葉秋白的境界比他低這么多,便要手下留情。

  這是戰爭。

  不是常規切磋。

  在戰爭之中手下留情,保留實力。

  這豈不是腦子不好使?

  狂風巨劍之下。

  空間都仿佛被那暴起的陣陣狂風撕裂一般!

  隨即,與那暗黑斬擊斬在了一起。

  頓時!

  靈氣狂勇!

  無盡黑氣,肆意泄出!

  狂風巨劍,同樣威力無比,在斬在一起之時。

  便造成了壓制!

  魔臨。

  在這道境界壓制的斬擊之下,其中的靈氣,開始朝著四周泄露!

  葉秋白也自然不會認為,能夠單靠天魔九劍第七劍,便將對方解決。

  境界上的差距,很難彌補。

  只有武器,功法,意境,以及劍技的等級夠高。

  才能夠彌補差距。

  當然。

  這四個因素。

  葉秋白都占上了。

  武器?

  暗魔劍在之前融合了寒冰劍靈,從天階巔峰寶器,順利進階為了靈劍!

  功法,太初劍經,品階不詳。

  但也不是這方世界的土著功法能夠相比的。

  意境?

  葉秋白的劍意境界,已經達到了半步劍宗之境。

  至于劍技,更不用多說。

  無論是天魔九劍還是劍域,都是上古劍圣傳承。

  更何況,天魔九劍還經過了師尊陸長生的改良。

  有了這些東西的加持。

  才導致葉秋白足以越階而戰。

  而且,每一次的越階戰斗,都能夠取得勝利。

  這時,劍意長河同樣朝著狂風巨劍涌去!

  在暗黑斬擊徹底消散之前,補上了攻擊!

  而這道狂風巨劍,也在劍域的壓制,以及劍意長河的洶涌沖撞之下。

  徹底消失在了這片空間當中!

  將鎧男子見狀微微一愣。

  他這一擊,可以說使出了全力。

  但是,不僅僅沒有將葉秋白斬殺。

  而且,還被他抵擋了下來?

  看葉秋白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靈氣波動依舊穩定。

  顯然,對方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勢!

  這是為何?

  自己的境界,可是比葉秋白高上了整整一個大境界有余啊!

  將鎧男子沉了沉臉,手持長劍,繼續朝著葉秋白暴沖而去。

  另一邊。

  寧塵心控制著天將。

  身披神鎧,手持金鱗神槍!

  與左側的統帥戰在了一起。

  寧塵心的實力,經過了幾次的道心洗禮,已經足以抗衡乾元境后期的存在。

  將鎧男子的實力,還沒有達到半步虛神。

  所以,寧塵心對抗起來,游刃有余。

  對方拿他沒有一點辦法。

  這也讓將鎧男子頗為心驚。

  明明對方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

  卻單靠儒道修為,做到了這一點。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弟子?

  至于在中間。

  紅纓與將鎧男子的戰斗卻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全部過程中。

  將鎧男子都遭受到了紅纓的壓制!

  這是實力上的絕對壓制!

  紅纓手中的輪回長槍。

  或劈、或斬、或刺。

  無數槍影,不斷朝著將鎧男子攻擊而去!

  將鎧男子根本沒有任何主動發起攻擊的機會。

  只能夠被動防守。

  好幾次,如果不是有著一股尸氣的保護。

  恐怕,將鎧男子便已經被紅纓手中的輪回之槍,穿了個對穿。

  就此隕落!

  紅纓輕喝一聲,輪回之意包裹在輪回長槍上!

  施展輪回槍法!

  她不打算拖延時間。

  迅速解決,才能夠快速解決這場戰爭!

  感受到紅纓手中長槍的氣息。

  將鎧男子臉色大變!

  這股氣息。

  毫無疑問,只要被擊中,無論如何防御,就算有著尸氣保護。

  都會被瞬間斬殺!

  靈魂湮滅!

  永世不入輪回!

  將鎧男子眼中掠出驚恐之色。

  他原本以為,這支修道者隊伍中的巔峰戰力是藏道書院總院的副院長,丁云鶴。

  可哪知道。

  眼前這名絕美女子,實力堪比半步虛神!

  恐怕,比起一般的半步虛神強者,都要強上幾分!

  只要虛神不出。

  都不是這名絕美女子的對手!

  可是。

  他是落日王朝這方的三名統帥之一。

  他不能退步。

  就算面對死亡威脅,也無法退步!

  為什么?

  因為他一退。

  那么,己方軍隊的士氣便會宛如浪潮般褪去!

  那時候,就是這場戰爭失敗的轉折點!

  士氣。

  影響著一支軍隊的實力!

  這句話絕沒有夸大。

  只有擁有悍不畏死的精氣神,這支軍隊才能夠所向披靡!

  所以。

  他不能退。

  這一退,便是以失敗告終!

  將鎧男子臉色一狠,拿出了魂幡。

  魂幡之中,有著陰魂環繞!

  此乃大皇子給予他們統帥之物。

  并告誡,“只有在生死存亡之刻,才可吞噬其中陰魂。”

  如今,已經到了這個時刻。

  將鎧男子沒有猶豫,臉色一狠,將魂幡中不斷嘯叫的陰魂吞噬!

  頓時!

  在將鎧男子的皮膚表層之下。

  陰魂于此暴動!

  將鎧男子發出慘叫之聲!

  眼神開始翻白,在太陽穴的位置,有著黑氣彌漫而出!

  同時,將鎧男子身上的將鎧,應聲破裂!

  露出了其中不斷化為灰色的皮膚!

  那一頭黑發,也在這一刻,染上了死寂般的灰色!

  只是。

  氣息也在這一刻暴漲!

  境界突破。

  達到了半步虛神之境!

  紅纓看到這一幕,眼神微沉,“陰尸老人的秘法么……”

  只是,這道秘法祭出。

  雖然實力會暴漲。

  但是,在半個時辰后。

  便會徹底吞噬掉身體中的一切機能,以及靈魂!

  徹底化為尸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