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凰帝國?如今的云凰帝國實力早已遠比當前,想要回到當年,怎么可能?”

  眾人都朝著第三層看去。

  能夠坐在第三層的勢力,皆是這片大陸的巨頭勢力。

  代表著這個勢力,在明面上有著虛神境強者坐鎮!

  眾人看到了此人,也是微微一愣。

  眾所周知。

  中域有著三世家,兩大宗,一院。

  這六大勢力,乃是中域的巨頭勢力!

  共同執掌中域!

  實力強橫無比。

  一院便是代表藏道書院。

  兩大宗則是隱劍宗以及丹宗。

  三世家乃是離家,木家,以及慕容家。

  而此刻,說話之人乃是一名青年男子。

  這名男子,在場之人也都有所耳聞。

  慕容家,慕容謀。

  雖然,其實力并沒有他的小弟慕容策如此駭人聽聞。

  但是,在慕容策還沒有出世之時。

  慕容謀便是慕容家的唯一天驕!

  雖然現在的風光被慕容策遮過。

  不過,慕容謀的天賦依舊不容輕視。

  北嶺看向慕容謀,無言微笑。

  看來慕容家,準備入場了。

  慕容謀并不是什么無腦之人,肯定是在家族授意之下,才會說出這等話。

  而慕容家這么做,自然有他的目的。

  當然,不想看到云凰帝國重建是肯定的。

  畢竟云凰帝國重建,勢必會造成這片大陸的利益被分一杯羹。

  這是慕容家,以及其他不同意云凰帝國重建的勢力所忌憚的。

  第三層。

  藏道書院一方,在言院長的身邊,有一名紅衣女子,身后站著九人。

  聽到這一幕,臉色并沒有什么變化。

  言院長卻笑道:“女帝閣下,你難道不生氣?”

  女子正是紅纓!

  而她身后的九人,自然就是九天部了。

  只是,在場之人,沒有幾個人見過紅纓的真面目罷了。

  紅纓卻面無表情的道:“有什么好生氣的,意料之中,正好,也看看有多少勢力會站出來。”

  身為女帝。

  自然犯不著與小輩置氣。

  更何況,正好借此機會,看看到底有多少勢力會站出來公然反對云凰帝國的重建。

  這些勢力。

  勢必會成為紅纓殺雞儆猴的對象。

  而九天部也沒有動作。

  他們雖然生氣,但是,在紅纓沒有發起指令動手之時。

  他們是不會動的。

  慕容謀第三層的房間當中,繼續冷聲說道:“我承認,上古時期,在云凰女帝的帶領下,大陸的整體實力達到了另一個高度。”

  “可是,也因為云凰帝國的一意孤行,導致大陸上的武道傳承被毀滅了大半。”

  “如今,大陸好不容易恢復了一點元氣,難不成,又要任由著云凰帝國的重建,帶領我們走向滅亡?”

  這時候,云鳴終于忍不住開口反駁了。

  “當時,大陸上的宗門世家,都是同意云凰帝國的征戰計劃,又豈是一意孤行?”

  所有人又看向了云鳴的方向。

  紅纓也沒有阻止云鳴說話。

  云鳴繼續說道:“當時,大陸上的頂級強者已經達到了瓶頸。”

  “光靠這片大陸的靈氣總量,根本不夠他們突破!”

  “吾輩修道之人,不就是追求更高的境界么?他們自然會同意帝國的計劃。”

  慕容謀卻反駁道:“可是結果呢?”

  “后果卻是帶領大陸走向滅亡!”

  “難道閣下想要重演當時的悲劇么!”

  說到這里。

  頓時有著幾個勢力相繼附和了起來。

  “沒錯!”

  “絕對不允許悲劇重演!”

  “更何況,如今的云凰帝國,有當時的實力么?”

  “我聽說,如今的女帝,也只是乾元境吧?”

  慕容謀嘴角微翹,露出了計劃得逞的笑容。

  他之所以在公開場合說出這種敏感的話語。

  自然是為了讓拒絕重建云凰帝國的輿論增加!

  第三層,佛門的一名老者也是站了出來,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佛門也不想大陸再次陷入殺孽當中。”

  “所以,佛門拒絕帝國重建。”

  佛門再一次站了出來!

  紅纓也看了過去。

  眼中閃過寒光。

  當時,全大陸有少數幾個勢力不同意征戰。

  其中,便包括佛門!

  紅纓也并沒有強迫他們。

  畢竟,征戰天路的計劃,全靠各大勢力資源參與。

  可是,在當時。

  紅纓就已經懷疑了佛門在征戰天路之時,扮演著不干凈的角色。

  當時,帝國方面有著幾個重要謀劃,都被對方提前知曉!

  其中必定有著內鬼。

  在落日王朝之時。佛門更是公開站在了上界使者一方!

  這讓紅纓更加認為,佛門的底子,并不干凈!

  有著佛門和慕容家的站出。

  一些反對帝國重建,卻不敢公開說出來的勢力也紛紛站出!

  僅僅在這北苑酒樓當中,只有藏道書院和隱劍宗是同意的!

  而同為三大世家的木家和離家,則是沒有表態。

  丹宗同樣如此。

  顯然,他們還在觀察形勢,并不想這么快站隊。

  云鳴看到這一幕,神色憤怒,卻被紅纓一道眼神制止。

  現在,還不是出手的時候。

  現在出手,只會被當成眾矢之的。

  雖然,如今的她,帶領九天部有著對抗這里所有人的把握。

  但是,紅纓的目的是重建云凰帝國。

  一旦在這里出手,暴力鎮壓,這并不能服眾!

  只有在別處,逐個擊破,才能慢慢找出突破口。

  牽扯到利益的事情。

  并不是有實力就能輕松解決的。

  除非紅纓恢復到大帝層次。

  可是,現在短時間內,顯然不可能。

  而這時候,北嶺也笑著站起身,道:“各位,我父親來了。”

  說完,瞬息間,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北嶺身邊。

  認識的人都知道,此人正是北原城城主,北峰!

  其境界在半步虛神。

  如若不是位置處于極北冰原之外,離北域中心相隔甚遠。

  恐怕北域的霸主之位,就沒有落日王朝什么事了。

  北峰拱手道:“感謝各位給北某薄面,來北苑酒樓作客。”

  各位都是拱手回禮。

  第二層之人,此刻也沒有敷衍了事,給足了北峰面子。

  慕容謀拱手笑道:“北城主,之前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不知你的看法是?”

  北峰肉身極為健壯,聽后大笑起來,看向慕容謀,斜眼道:“慕容家的公子,你是在讓我站隊啊。”

  慕容謀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可是,北峰并沒有回避這個話題,而是笑道:“北原城,想要安心發展。”

  這一句話,便已經代表北峰要站在云凰帝國的對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