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一幕。

  北峰露出的微笑,道:“看來,各位都已經做出了決定。”

  在他們的旁邊,已經有諸多勢力靠了過來。

  其中,包括東極宗的老祖,任東升。

  依舊另外兩名虛神境強者!

  分別是中域冥河宗,以及西域賀家!

  而此時,北峰一方,便已經有著六名虛神境強者。

  以及若干名乾元境之人!

  慕容家雖然家主死亡,但是,慕容家的其他強者,也是紛紛站在了北峰一方。

  這股勢力,堪稱可怕!

  也有勢力,選擇觀望。

  畢竟,如今站隊,便是賭上了整個宗門的未來。

  一旦輸了。

  便是輸盡一切。

  言院長看著這一幕,面色陰沉,笑著道:“北峰城主好計策。”

  北峰笑著擺手,“言院長何出此言,只是大家的期望而已。”

  “不如草堂的各位,就此退場如何?”

  “這樣,也能夠避免戰斗時發生的死亡。”

  很顯然,這最后一句話,便是威脅了。

  葉秋白卻不為所動。

  威脅?

  他們這些年受到的威脅還少?

  只不過,威脅他們的人,早已經死了。

  葉秋白笑著道:“死亡在所難免,但是人生在世,如果怕了,而不去爭,那還修什么道,追什么長生?”

  “只是……”

  說到這里,葉秋白的眼神極為凜冽,身上的劍意透體而出!

  劍宗劍意,沖霄而起,旋繞在這片空間當中!

  令人心驚!

  “曾經威脅我們的勢力,如今都已經覆滅了,北峰城主,還有各位,當真不怕么?”

  不管是南域的王朝,北域的落日王朝。

  曾經都站在了葉秋白的對立面。

  可是,他們無一都走向了滅亡。

  北峰的臉色也是沉了下來。

  任東升怒極反笑:“怕?就憑你們現在,如何是我們的對手?”

  如今,草堂一方,只有言院長和林如風處于虛神境。

  在頂尖強者一列。

  便已經落后于北原城一方。

  佛門老者雙手合十道:“葉施主,還是以和為貴,免得戰斗發生,后悔便來不及了。”

  葉秋白剛想說什么。

  卻見一道紅衣身影,手持長槍,走到了前方,眉目中充滿了英氣。

  更有著一股睥睨天下之意!

  “既然如此,不如試試。”

  正是紅纓!

  葉秋白見狀一笑,退后一步。

  現在,主場便交給紅纓了。

  一身紅袍,無風自動,那睥睨天下之意,讓所有人看了,都不禁有種莫名感覺。

  眼前這人,天生為帝!

  讓眾人有著一種臣服之意!

  “哦?小女娃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

  西域賀家的老祖,賀城輕笑一聲,道:“老朽觀你不過乾元境,如何與我等抗衡?”

  紅纓的真實身份,在場很多人并不知道。

  也不知道她便是云凰女帝!

  北峰也是沉聲道:“草堂,當真不退?”

  話音一落。

  葉秋白三人,都是上前一步!

  氣息爆發而出!

  沒有處于虛神境。

  但是,卻絲毫不懼虛神境!

  而他們的動作,也代表了他們的態度!

  “那好。”

  “各位,出手吧。”

  頓時,六名虛神境強者,皆是爆發出了氣息!

  佛門三名老者,雙手合十,在他們的身后,皆是有著阿修羅虛影橫空出世!

  金光閃爍!

  任東升,以雙眸為器,仿佛有著紫霞流動。

  那一縷縷紫霞,仿佛化為一柄柄利劍!

  出現在了他的周身!

  賀家賀城,微微踏地,周圍的冰層,竟是開始崩裂!

  冰原大地,都為之顫抖!

  冥河宗的太上長老,更是拿出了一柄權杖。

  權杖周身,有著一條冥河流淌。

  六名虛神境強者,同時爆發出的氣息,讓在場乾元境之人,都是有著一股窒息感!

  而紅纓四人,面對這股氣息,沒有任何變化。

  同時爆發氣息,抵抗著這六股虛神境氣息!

  林如風和言院長對視一眼,微微點頭,同樣站出!

  既然已經決定站在草堂的身后。

  那么便要貫徹到底。

  更何況。

  草堂還有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

  就算打不過,他們不相信,草堂的堂主還會放任自己的弟子死在這里?

  沒有任何猶豫,氣息爆發!

  可是。

  這股勢力。

  卻不被其他人看好。

  草堂一方,只有著兩名虛神境強者。

  而北原城一方,卻有著整整六名!

  可以說,毫無勝算可言!

  木家的家主,看到這一幕,也是微微一嘆。

  “恐怕,草堂的那人不出手,是沒有機會了。”

  離家家主笑道:“木家主不打算站隊?”

  他可是知道。

  木家的小公主如今就在草堂。

  只不過對方還沒有收她為徒罷了。

  木家家主低聲道:“暫且看看吧,我也想看看,草堂的弟子,究竟是否如傳聞所說,如此強大。”

  聽到這番話。

  離家家主已經可以肯定。

  木家,是站在草堂一方的。

  只不過,不到關鍵時刻,不會出手。

  這時。

  任東升率先出手!

  雙眸之中,射出了一道道紫霞之劍!

  目標,正是葉秋白!

  林如風卻朗笑一聲,持劍上前,劍意洶涌。

  “任東升,既然已經半步跨入棺材了,就不要出來閑逛了。”

  任東升冷哼一聲。

  兩人戰在了一起!

  言院長看了眼葉秋白,道:“小心。”

  說完,也與賀城相撞。

  葉秋白臉上沒有任何緊張之色,笑道:“怎么分配?”

  小黑撓頭,悶聲道:“我能處理兩個。”

  寧塵心笑道:“一人一個吧,這樣也公平些。”

  紅纓眼中有著一股暖意,她知道。

  此事因他而起。

  而師兄弟們,依舊沒有任何畏懼,為了她,而戰!

  “既然如此,那冥河宗的老鬼就交給我了。”

  說完,紅纓手持長槍,率先沖出!

  葉秋白同樣朗笑一聲,手持暗魔劍,朝著佛門的一名老者迎去!

  劍域,在這一刻猛然展開!

  寧塵心手持道經。

  輕喝道:“臨,兵,斗,者,皆!”

  字符出擊,化作身披神鎧的天將,手持金鱗神槍,朝著佛門老者沖去!

  小黑咧嘴一笑,戰意洶涌,一火一冰兩道紋路覆蓋肉身!

  猛然踏地!

  冰層寸斷!

  宛如脫離牢籠的洪荒猛獸般,暴沖而出!

  草堂四人,境界雖然被全面壓制。

  但是,爆發而出的氣息,卻絲毫不比四名虛神境強者弱上多少!

  北峰見狀,更是臉色凝重。

  如果想要得到界域之心。

  壓制云凰帝國的重建。

  必須要除掉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