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路上,紅纓笑看著木婉兒,道:“婉妹,你的鬼點子倒是挺多,如若不是你那枚丹藥,恐怕這還是一場硬仗,死傷更是會增加不少。”

  “哼哼!”木婉兒雙手叉腰,臉上滿是得意。

  國師也是笑著道:“木小姐的煉丹境界也是越來越高了,竟是能夠分心二用,同時煉制出兩枚天階丹藥。”

  孔江翰則是問道:“不過,為何要特意煉制兩顆呢?”

  如果是為了大幅度殺傷這些邪物,一顆不就好了?

  說實話,這種群體增幅的天階丹藥,他連見都沒見過。

  這種丹藥,在戰爭之中,往往能夠改變戰局!

  就這樣用出去了,雖然不是他孔江翰的,但是心中還是有些抽搐。

  太浪費了啊!

  木婉兒伸出一根手指,解釋道:“如果只是丟出一枚丹藥,對方勢必會有所疑惑忌憚,心中會有所警惕。”

  “但是,如果先丟出一枚沒有任何副作用的丹藥,讓他們放下戒心,再度丟出那枚有著塵心哥道法之力加持的丹藥,那不就能夠最大程度上的造成傷害?”

  寧塵心笑著點了點頭,道:“婉妹不僅僅學到了師尊的丹道,更是學到了師尊的謹慎,這樣挺好。”

  跟陸長生相處久了,木婉兒也自然而然的會在腦海中思考,最為穩妥的方法。

  一行人回到了云凰城。

  大勢力的宗主,也是前往其中。

  畢竟,此事重大,后續如何還需要商榷。

  不過,如今的當務之急,便是從漢城留下來的三名邪物的口中,撬出有效信息。

  以此來商榷后續的計劃。

  云凰地牢當中。

  此處,八方皆被鐵柱所圍,鐵柱由深海玄鐵所鑄成,非帝境強者不可破!

  再有著陣法的加持。

  就算是關押帝境強者,也是綽綽有余。

  在這其中,體內靈氣都被壓制。

  三名邪物,皆被關押在此!

  這時,寧塵心和紅纓聯袂而至。

  此事重大。

  二人決定親自審訊。

  看到紅纓二人的到來,三名邪物皆是張開血盆大口,嘴角兩側,宛若撕裂一般,朝著兩人大聲吼叫!

  寧塵心在這時,臉色冰冷,一指點出。

  道法之力,落在了三名邪物的身體之上。

  白色火焰在他們的肉身上升起,不斷侵蝕!

  邪物皆是發出了痛吼!

  趁現在,紅纓也是問道:“你們是何人,又從何而來,為何要屠城?”

  一連三個問題。

  也是現在他們最想問的。

  畢竟,這種邪物,就算是在古籍當中,也是未曾見過。

  其中一名邪物冷笑道:“人?別把我們與你們這些低等的人類混為一談!”

  “為何而來?為何屠城?自然是因為餓了。”

  說完,三名邪物就算是在道法之力的侵蝕之下,依舊發出了大笑之聲!

  寧塵心見狀,手掌一握,道法之力增強!

  三名邪物身上的白色火焰宛如風吹火焰般,熊熊燃燒!

  邪物在那白色火焰之中,大笑喊道:“他日,待我邪族降臨此地,便是爾等滅亡之時!”

  語罷。

  在那道法之力的侵蝕之下,三名邪物湮滅在了白色火焰當中。

  紅纓臉色有些難看。

  “邪族?如果此話當真如這三名邪族口中所說那般,恐怕這一次,只是邪族的一小部分力量。”

  寧塵心也是點了點頭,道:“需要立即著手準備了。”

  這一小部分力量當中,便有著十名帝境,若干虛神!

  如若主力軍降臨,天靈帝國該如何阻攔?

  寧塵心問道:“師姐,要不要我回去稟報師尊?”

  聞言,紅纓想了想,搖頭道:“先別麻煩師尊他老人家。”

  這時,國師匆忙走入地牢當中,對著紅纓拱手道:“陛下,可問出什么了?”

  紅纓搖了搖頭,道:“只是知道他們叫邪族。”

  “那還請陛下回帝宮,無邊界域有使者前來,說要見見陛下,有要事相商。”

  無邊界域的使者?

  大師兄他們前往的界域?

  紅纓點了點頭,與寧塵心一同前往帝宮。

  此刻。

  帝宮當中,有著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四處打量帝宮內部。

  見紅纓前來,笑著道:“想必閣下此界的主事之人,云凰女帝了?”

  “卻沒想到如此年輕,又有這般成就,可謂是前途不可限量了。”

  聞言,紅纓淡淡一笑,道:“不知使者來我云凰帝國,所為何事?”

  紅纓能夠感受到,這名使者身上的氣息,比起她要強上不少!

  其境界。

  恐怕在帝境之上了。

  一名使者,便有著如此實力,不愧是有著低緯度第一界域之稱的無邊界域了。

  聽到紅纓的問話。

  不卑不吭,在面對他的時候,依舊帶著上位者的氣息,不禁微微點頭。

  這名云凰女帝,不簡單。

  隨即,臉色凝重起來,道:“聽聞你們已經和域外邪族交過手了?”

  域外邪族。

  紅纓點頭,道:“就在昨日,這域外邪族屠我天靈界域一城,我等將其滅殺,只可惜逃了不少。”

  使者有些訝異,道:“能夠取的勝利已是不簡單,這域外邪族的實力,就算是我們無邊皇朝,也要聯合界域之中的所有力量,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將其鎮壓萬年。”

  “如今,封印松動,邪族已有動作。”

  “此次,他們的目標可能就是從實力弱小的界域開始占領,隨后,將會將目光放到無邊界域之上。”

  紅纓眉頭微皺,問:“這域外邪族,從何而來?”

  面對紅纓的問題。

  使者嘆了聲氣,搖了搖頭道:“不清楚,只知道,這些域外邪族,并不是從低緯度界域之中所誕生之物。”

  “他們的來歷,我們至今也沒有弄明白。”

  連來歷都沒有弄明白?

  看來這域外邪族,遠沒有紅纓所想象的那么簡單。

  “那此次,使者來此所為何事?”

  使者道:“我來此處,也是為了保護此處界域,雖然你們此次,打退了對方,不過下一次,這些邪族可能會出動主力。”

  “在你們的近鄰,天火界域和紫雷界域皆已遭受滅亡,他們的下一個目標,便是你們。”

  ……

  另一方面,南域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