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界此舉,不僅僅是為了自己。

  更是為了星隕劍宗的名望再起!

  他來到這昆侖天池,除了打破自我桎梏,另一方面,要讓星隕劍宗的名字,再度傳遍整個大陸!

  畢竟。

  這個名字,消失太久。

  同時,星隕劍宗……也被這片界域傷得太深!

  葉秋白則是沒有理會。

  到達百丈之后。

  他的第一感受。

  便是周圍的壓力開始呈十數倍增長!

  這里的壓迫感,可以說是前百丈的威壓之和!

  到了此處。

  葉秋白的肉身,竟是開始有著血痕浮現!

  如若不是師尊給的丹藥,讓葉秋白的肉身極為強大。

  恐怕,不使用劍意抵御,這里的壓迫感足以讓葉秋白的肉身崩毀!

  不過,就算如此。

  葉秋白依舊不愿使用劍意。

  雖然極為痛苦!

  但是,帶來的收獲也更加豐富!

  太初劍經瘋狂運轉!

  經脈之中的靈氣極為充盈,紛紛運往丹田之中!

  在他的身旁,慕賜生冰環環繞!

  寒冰之意將那周邊的靈氣凝結為冰,卻又繼而告破。

  不過,卻極為有效的抵御了這種壓迫感!

  踏前一步。

  與臨界同行!

  臨界,慕賜生,皆是打平了銀甲統領的記錄!

  而此刻。

  昆侖天池之外,巨獸之上。

  牧浮生背負雙手,眼神深幽,低頭俯視昆侖天池,仿佛要將其看穿一般。

  一改往日的戲謔輕浮,問:“楊統領,你說,他們能不能打破你的記錄?”

  一旁,一名身穿銀色鎧甲的男子微微拱手,道:“回稟殿下,百丈之后,每十丈的威壓,都會極具增長!”

  聞言,牧浮生輕笑,“那你的意思是,沒有人能夠打破你的記錄?”

  楊統領沒有說話。

  不過,那自信的臉龐,卻已經出賣了他的心中所想。

  牧浮生道:“不過你知道嗎?”

  “之前我所見之人,我托付了一件事情。”

  楊統領抬頭看去,臉色疑惑。

  “我讓他們,前往最底部,看看那上界之物,究竟還有什么奧妙。”

  楊統領臉色驚駭!

  天池總深兩百五十丈!

  就算是他,天賦異稟,以最短的時間,做到了銀甲禁軍統領的位置。

  已是極為駭俗。

  可是,就算是他,也只能到達一百一十丈,便是極限。

  牧浮生的意思,卻是讓那三人,前往最底部!

  這三人,究竟有著什么潛能。

  能夠讓牧浮生如此看好?

  要知道,牧浮生平日內雖然看似輕浮惜命,廣交好友。

  但是,內心之中,卻極為高傲!

  能夠被牧浮生看得起的人,極為之少!

  時間緩緩而過。

  距離昆侖天池關閉,只剩下九日時間。

  而這一刻。

  天池深處。

  發生的這一幕,卻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與百丈深。

  葉秋白停留了數日!

  這數日的時間,葉秋白都在適應此地的威壓。

  如今,適應完畢。

  葉秋白再度深入!

  一步踏出。

  來到一百一十丈!

  打平記錄!

  同時,臨界和慕賜生,依舊停留于此。

  葉秋白沒有去看這兩人。

  而是再度深入!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中。

  一百二十丈。

  一百三十丈。

  ……

  直到一百五十丈,才停了下來!

  這可是打破了銀甲統領的記錄啊!

  更是直接超越了臨界和慕賜生這兩名天驕!

  原本不看好葉秋白的人。

  也是暗嘆一聲。

  眼界太低。

  誰能夠想到,開始最慢的葉秋白。

  卻能夠達到如此深度?

  看到了這一幕。

  于一百一十丈深的臨界也是心中微嘆。

  他知道,自己是再無可能超越葉秋白。

  如此輕易的到達一百五十丈,恐怕還能再度前進!

  想到了此處。

  臨界也是收起了競爭的心思。

  如今,他要做的便是在這其中,盡可能的往深處前行,提升實力!

  此刻。

  葉秋白到達一百五十丈。

  到了這里,他已經能夠看到底部的亮光。

  以及周圍的星辰之力!

  這里。

  壓迫感已經形成質變。

  擁有了星辰之力,自然就有了鎮壓之效!

  葉秋白的身體血液,以及靈氣運轉,都遭到了鎮壓!

  到了這一刻。

  葉秋白也不得不施展劍意!

  一道沖霄劍意升起!

  于葉秋白的周身沸騰!

  大劍宗之意,在這天池之中,不斷繚繞!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這葉秋白,是一名劍修!

  而且,到了現在,才施展出來!

  之前,葉秋白都沒有可以抵御這股壓迫感么?

  想到了這里,眾人不禁心中一寒。

  如若真是如此。

  那么,此子當真是太過恐怖……

  而另一邊。

  石生已經遠遠的甩掉了眾人。

  來到了二百三十丈!

  此處的星辰之力。

  極為龐大!

  沉重無比!

  底部,一抹星光閃爍。

  照亮了整個天池底部!

  石生沒有抵御這股星辰之力。

  而是運轉混沌星辰錄,將這龐大的星辰之力,匯聚于星空丹田之中!

  不斷的填充著那黯淡無光的第二顆星辰!

  到達了這一步。

  那第二顆星辰,終究是有著一抹微光浮現!

  雖然光芒極其微弱。

  但是,卻依舊使得石生的境界直接突破!

  達到了半帝境!

  同時,肉身也得到了極大的加強!

  可以說。

  石生能夠感覺到。

  如若再度遇到帝境初期的強者,石生也有著將之斬殺的可能!

  與此同時。

  星空丹田之中,第一顆星辰也是開始閃爍!

  竟是與那匯聚而來的星空之力,相互牽引,接壤!

  仿佛。

  那底部的星辰隕石,正在吸引著他!

  石生再度前行。

  雖然很慢。

  但是卻一步一步的往深處潛入。

  他想要看看。

  這到底是什么神物。

  又為何會與他星空丹田內的第一顆星辰遙相輝映!

  同時。

  是否能夠如傳聞那般,提升天賦。

  兩天的時間。

  石生終于達到了最底部!

  兩百五十丈!

  而此處。

  有著一顆兩拳大小的石頭。

  這塊石頭,坑坑洼洼。

  只是,在那坑陷之中,卻閃爍著星辰微光。

  其中,更是有著星辰之力不斷流露而出!

  星空丹田之中。

  第一顆星辰,也是開始閃爍出奪目星光!

  竟是透出星空丹田,照射在了這塊石頭之上!

  這一刻。

  石生與這塊星辰隕石,仿佛建立了某種聯系!

  在他的星空丹田之中,有著一道虛影,緩緩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