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船之上。

  牧卿卿站在船頭,正在想事。

  牧浮生突然走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卿卿啊,老爹有給你說什么嗎?”

  牧卿卿回過神來,看向自己這個老哥。

  對于牧浮生。

  牧卿卿可以說是再熟悉不過了。

  性格不能說是貪生怕死,但是也絕對擦邊。

  謹慎無比!

  平日內,父皇給自己這個老哥安排歷練,都得跑個地方躲起來。

  就算去了,也給自己的衣服之下貼滿了防御符印!

  如今,牧浮生的這句話,牧卿卿一聽就明白了過來。

  只見牧卿卿笑意盈盈的道:“說什么?”

  明知故問!

  牧浮生翻了翻白眼道:“就是說,老爹有沒有給你說,讓你給我多安排點任務。”

  這一次。

  是以牧卿卿為首帶隊。

  所以,這里的人,都需要聽從牧卿卿的意見。

  當然,不包括葉秋白三人。

  “卿卿,我對你應該很好吧。”

  牧卿卿似笑非笑的看著牧浮生,點頭道:“哥對我確實挺好的。”

  “你看看,所以你應該也要對我好點是吧?”

  牧卿卿又點了點頭:“沒錯,理應如此。”

  聞言,牧浮生得意的點了點頭,拍著牧卿卿的肩膀道:“所以嘛,就不要給你哥安排任務了,不對……我身為皇子,還是要以身作則的。”

  “所以,就隨便安排一個后勤任務吧?”

  牧卿卿輕撫額頭。

  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

  可惜用錯了地方。

  牧卿卿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轉移了話題,道:“哥,聽說你拜了一個師父?”

  牧浮生點了點頭。

  這個倒不用隱瞞。

  牧卿卿笑道:“我倒是很想見見呢,能夠讓師兄拜師。”

  畢竟,牧浮生拒絕了無數前者的事跡,牧卿卿可是知道的。

  能夠讓牧浮生拜師。

  說明這人很有本事。

  “那三人,都是老哥的師兄吧?既然見不到你的師尊,我想先見識見識他們的實力如何。”

  牧浮生微微一愣。

  他知道,牧卿卿雖然看上去柔弱,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戰斗狂人。

  配合著那出眾的軍事才能。

  不然怎么會統領一方兵權呢?

  不過……實力太過暴露也不好。

  牧卿卿的境界如今處于帝境中期。

  戰力極為之強!

  如果讓葉秋白三人動手。

  恐怕得掀開一些底牌了。

  作為他們的師弟。

  牧浮生還是覺得不要太過早的暴露底牌才好。

  于是搖頭道:“還是算了吧,他們正在修煉呢,就不要去打擾師兄們了。”

  牧卿卿聽后,也只得點了點頭。

  乘坐這艘艦船。

  僅僅花費了兩日的時間,便到達了邊境城池,龍啟城!

  到達龍啟城之時。

  龍啟城的城主。

  便已經在此迎接。

  “恭迎皇子殿下,皇女殿下。”

  龍啟城的城主乃是分神境中期。

  比起云起城,要強上一線。

  牧卿卿下來后,便跟在了牧浮生的身后。

  一切交流的事情,都交給牧浮生。

  不僅僅是因為牧浮生的城府更深。

  同時,也是因為牧浮生是下一任皇主的繼承者。

  所以,由牧浮生出面,再好不過。

  牧浮生走向前,點了點頭,扶起了龍啟城城主,道:“這件事情是由你們龍啟城發現的,有大功。”

  龍啟城城主不卑不吭,道:“多謝皇子殿下,也請幫我謝謝皇主。”

  “我會的。”牧浮生點頭,話鋒一轉,問道:“現在可以說說情況了。”

  聞言。

  龍啟城城主回答:“這件事情是在幾天前發現的,那時候,臨界山的深處,便有著黑霧流動。”

  “在那黑霧之中,充滿了邪性力量!”

  “于是,我便帶著城主府前往調查,發現在臨界山之中,有著一股龐大的邪力涌動,仿佛很快就要突破一般。”

  牧浮生點頭。

  這與呈報上來的信息是一樣的。

  “然后,這兩天之中,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牧浮生微微皺眉,問道:“說說看。”

  龍啟城城主指著臨界山的方向,臉色難看的道:“我們先后派出了虛神境的探查隊伍,結果,進去之后,便沒有了信息。”

  “同時,之后派出了兩名帝境之人,同樣在其中丟失了聯絡,不知生死。”

  此話一出。

  就連牧卿卿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如此一來,看來事態已經很嚴重了。”

  牧卿卿悄聲朝著牧浮生說道:“哥,我們得盡快進入調查了。”

  牧浮生也點了點頭,道:“先空出一塊空地,交給后勤。”

  “然后,城主閣下,你負責聯系周邊的城池城主府,讓他們盡快派出人手,來龍啟城匯合。”

  龍啟城城主點了點頭。

  隨即,馬上派人去安排這件事情。

  牧卿卿也轉身看向自己的親信,道:“讓后勤立馬駐扎,然后,派人在臨界山的周圍布置凈世大陣!”

  親信同樣點頭。

  一時間。

  戰事部署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牧卿卿,開始分配任務。

  道:“哥,銀甲禁軍,先借我一用。”

  牧浮生沒有猶豫,點了點頭。

  “那好,銀甲統領,作為此次的帶隊之人,帶領三十名銀甲禁軍,前往北邊臨界山脈深處調查。”

  “高遠,你帶著屬下精銳,進入東邊。”

  高遠,乃是牧卿卿手下的一名副將,實力同樣強勁!

  “城主閣下,你組織龍啟城的人,以及周邊城池之人,進入西邊調查。”

  龍啟城城主點頭。

  “各位記住了。”

  牧卿卿面色嚴肅的道:“此次行動,絕對不能勉強,一有不對,立馬放出信號,呼叫周圍的人,同時,退出危險之地,在遠處觀察。”

  眾人皆是點頭。

  “好了,出發!”

  ……

  在外圍。

  葉秋白,石生,小黑三人并肩而立,看著臨界山的方向。

  只是,此時的小黑面色有些疑惑。

  葉秋白發現了異常,問道:“有什么問題么?”

  小黑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只是……”

  說到這里,小黑指向了臨界山的北邊,道:“那里,好像有著一道與我同源的氣息……”

  葉秋白微微一愣,道:“那你怎么想?”

  小黑道:“我想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