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最新章節無彈窗閱讀 > 第376章 暗潮涌動!
  “我想去看看。”

  小黑如此說道。

  牧浮生這時候也走了過來,聽到了三人的對話后,道:“暫時先等等吧,等探查消息的部隊出來之后,凈世大陣也可以完成。”

  “屆時會稍微安全一點。”

  聞言,小黑也點了點頭。

  四人于后方等待。

  可是。

  在第三天之時。

  臨界山中,終于有了動靜!

  北部,天空之中有著一陣槍意傳出!

  那里是銀甲統領所在之地!

  而槍意,便是信號!

  牧卿卿立馬召集人手,道:“玉佩聯絡不上,可能其中的黑霧有著屏蔽訊息的作用。”

  親信說道:“我們需要派人前往支援。”

  牧卿卿點了點頭,道:“此次,由我親自帶隊前往。”

  眾人臉色大變!

  牧卿卿的部下卻沒有任何驚訝之處。

  有皇室之人立馬拒絕這個提議。

  “皇女殿下,萬萬不可!”

  牧卿卿看了過去,道:“有何不可?”

  那名皇室之人道:“皇女殿下是本次行動的指揮者,身為指揮者,又豈能親自前往如此危險之地,置自身于如此危難之境?”

  “如果皇女殿下身死,那么這里的人將會沒有主心骨而士氣暴跌!”

  牧卿卿又豈會不知道這個道理

  只不過,她卻有著自己的想法。

  “但是,一旦由我親自帶隊前往,士氣也會大漲。”

  “面對有可能與域外邪族有關的事情,我們必須要保證全盛狀態,不能有半點疏漏!”

  “所以,此事不必再議。”

  隨即,看向了一旁的親信,道:“之后,由你來指揮。”

  又看向了牧浮生。

  牧浮生頓時感到心中不妙。

  “哥,你也陪我一起吧?”

  牧浮生:“……”

  他想要拒絕。

  可是,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如若拒絕,會丟棄皇室的威嚴。

  要知道,他可是下一任國主的繼承者!

  如此,只得點了點頭。

  并且面色之中,帶著義不容辭之色!

  “沒問題。”

  牧浮生又指向了葉秋白三人,道:“帶著他們一同前往吧。”

  牧卿卿皺了皺眉。

  此次前往,只能帶精銳。

  而葉秋白三人,看上去只在半帝之境。

  只有那名看上去憨厚的男子,也就是石生,是一名帝境。

  不過,礙于牧浮生的面子,卻沒有多說。

  其中,卻有人反對道:“殿下,有一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牧浮生看了過去,“講。”

  此人,是麟龍親王的人。

  “既然要全力以赴,自當派出精銳,帝境之下,就不需要了吧?”

  牧浮生卻搖頭道:“既然我要帶上他們,便自有我的想法,就不用你來多言了吧?”

  這人臉色一沉,不過還是拱了拱手道:“我明白了。”

  事態緊急。

  人馬很快便調配好。

  此次,由皇女牧卿卿親自帶隊。

  皆由帝境之人組成。

  同時,有著四名分神境強者在其中!

  足足四十人,朝著臨界山北部前去!

  進入臨界山之中后。

  葉秋白三人便馬上感受到了一股邪性之力!

  這股力量,很像邪修。

  但是,卻比邪修的力量不知道要精純了多少!

  葉秋白看向小黑問道:“你說與你同源的氣息,在何處?”

  小黑搖了搖頭,道:“已經消失了,感受不到。”

  既然與小黑同源。

  那便有可能找尋到與小黑記憶有關的東西。

  這種東西,是如今小黑最為需要的!

  “先跟著他們吧,到時候看看有什么線索。”

  ……

  另一方面。

  無邊皇朝,皇宮之中。

  牧正廷看向眼前的老者,道:“最近皇朝內部并不太平。”

  這名老者,乃是當朝國師,溟溯!

  只聽溟溯點頭道:“老朽也有所耳聞,當時,也在暗中調查了一番,所有的箭頭,都指向了麟龍親王,只是,那些箭頭,都沒有實質性的證據。”

  牧正廷微微點頭,臉色微沉,“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的嫌疑才是最大。”

  箭頭指向麟龍親王。

  卻在暗中,有人將其中的證據鏈切除!

  很顯然,有人并不想他們發現麟龍親王的存在!

  當然,此人有可能便是麟龍親王本身!

  “在這個特殊的時候,皇朝內部發生這種事情,老朽感覺有些不妙。”

  域外邪族剛有動靜。

  便發生這種事情。

  未免太巧了些!

  牧正廷點頭道:“本皇也是這么想的,希望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吧。”

  “國師,還煩請你繼續調查一下。”

  “這個節點,決不能出現任何差池!”

  溟溯點了點頭。

  身體便消失在了原地。

  牧正廷看向外邊,眼神幽深,語氣森然!

  “希望你不要干什么傻事……不然,就算你為皇朝做了多少貢獻,本皇也絕對不會姑息!”

  ……

  蠻荒界域。

  陸長生已經回到了草堂。

  這時候,柳自如也來到了此處。

  之前幾日,柳自如不知道去了哪里,不過,陸長生也沒有過問。

  柳自如道:“這片緯度,估計要變天了。”

  陸長生隨意問道:“哦?怎么?”

  變天了?

  跟他陸某人有什么事。

  柳自如笑道:“我這幾天回了一趟暗域,在途中,得知了一個消息。”

  “中緯度到低緯度的空間障壁已經有所松動。”

  “所以,邪族將會派更多的強者來到低緯度界域。”

  “然后,似乎中緯度界域之中,有一些勢力也對這里有了興趣。”

  邪族?

  這不就是之前他去鏟除的那群鬼怪么?

  “恐怕,無邊界域,將會首當其沖,畢竟那里離空間障壁是最近的地方。”

  陸長生:“……”

  無邊界域……

  陸長生突然感覺到蛋蛋有點涼……

  為啥他的徒弟在哪里。

  哪里就會有事情發生?

  “你從哪里得知的消息。”

  柳自如得意道:“我說了,暗域的消息渠道,很強的,所以,你要不要加入暗域,以后什么消息,你都可以提前得知!”

  陸長生無奈,翻了翻白眼,沒有回答。

  他已經在想著,空間障壁松動?

  那要不要去加固一下?

  ……

  牧卿卿等人,已經進入了臨界山的中部。

  越往深處,黑霧愈發濃郁!

  到了這里,伸出雙手,也無法看出全貌。

  在這黑霧當中,邪性力量不斷流動。

  這些力量,隱隱約約能夠影響到修道者體內的經脈流動!

  這時,牧卿卿揮了揮手,道:“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