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當下的麻煩。

  眾人雖然心中有著不滿,但是,迫于金甲統領的威懾,以及皇子牧浮生所承諾的豐厚獎勵之下,并沒有人再去說要往回走。

  效果還是相當不錯的。

  可是,雖然解決了內部的麻煩。

  但是,階梯依舊看不到盡頭。

  往上看,只能看到一個小小的光圈。

  往下看,依舊是永無止境的黑暗!

  這時,牧浮生不禁在想。

  這到底有沒有盡頭?

  到底能不能夠走到最底部?

  已經走了十來天了。

  卻依舊看不到希望。

  這種情況,實屬有些奇怪。

  葉秋白同樣有著這種想法。

  這階梯,會不會是有著某種陣法環境之類的?

  讓他們在這其中徘徊,永遠無法走到盡頭。

  可是。

  葉秋白乃是劍心通明,同時,劍道境界已經達到了劍圣之境!

  劍修,比起其他的修道者來說。

  更有看破虛妄之能。

  可是,葉秋白卻并無法察覺到,周圍是否被陣法幻境所包圍。

  還是說。

  以葉秋白的實力,還無法勘破魔淵之中的環境?

  不。

  這并不合理。

  葉秋白搖了搖頭。

  如果是考驗。

  而且此處如果是環境,那么,不可能將難度點設置在境界實力上。

  只不過,沒有發現到幻境的陣基。

  沒有勘破到點上而已!

  越往深處想。

  葉秋白便能夠愈發的發現奇怪的地方。

  “你們發現沒有,頭上的光圈,按道理來說,越往下走,就會越小,直至消失!”

  “近大遠小,光線照射的距離,也是有限的。”

  “可是,我們走了這么久,頭頂大坑出口處的光圈,卻依舊是這般大小,這并不合理。”

  牧浮生點了點頭,道:“這點我也發現了,可是周圍并沒有發現有陣法幻境的殘留痕跡。”

  葉秋白點了點頭。

  “只要找到了奇怪的點,至少可以少走彎路,不用再繼續前進了。”

  “我們現在,定然是處在了某種陣法幻境當中。”

  “只不過,還沒有發現而已。”

  石生問道:“那我們現在應該停下來?”

  葉秋白看向牧浮生,道:“我認為應該停下來,如今要做的是保存體力,發現周圍的異常。”

  聞言,牧浮生走到了牧卿卿的身邊。

  將他們的猜測,以及懷疑的地方,說給了牧卿卿。

  牧卿卿聽后,抬頭看了一眼那抹細小,卻到現在依舊大小不變的光圈。

  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隨即,當下立斷,小手一揮,道:“停下!”

  眾人有些疑惑,但還是停了下來。

  畢竟牧卿卿是此處的統帥之人。

  隨即,牧卿卿召集了所有分神境的強者,道出了這件事情。

  包括金甲統領在內,聽到這番猜想之后。

  都是釋放出氣息,仔細查探著周圍。

  只可惜,在這充滿著黑色魔氣的深淵之中,他們的感知力以及靈力都受到了限制。

  另一邊。

  葉秋白展開劍域!

  一道道劍意在周圍呼嘯!

  石生同樣利用星辰之力,感知著周圍的異常。

  牧浮生則是隨手捏著九重雷盾,防止被魔物的偷襲。

  問題。

  到底出在哪里?

  在這種靈氣受到限制的地方。

  葉秋白劍意以及石生的星辰之力明顯是占據優勢的。

  可是,仔細搜尋周圍一圈后,卻依然沒有任何收獲!

  如果是幻境。

  如果是陣法。

  又怎么可能沒有一丁點的痕跡呢?

  到底是為什么?

  葉秋白不斷思考著其中的問題。

  從頭開始回想。

  回想著從剛開始踏上階梯時的一幕幕。

  這其中,有什么異常。

  思來想去。

  卻依舊沒有絲毫的頭緒!

  石生同樣在思考。

  星辰之力,不僅僅有著鎮壓之力,同樣,也有著感知能力。

  利用星辰之力,不斷觀測四周。

  可以說,比起葉秋白的劍域,要更加的廣闊以及仔細!

  可是,卻依舊發現不了什么!

  這時。

  石生的腦海之中,不禁浮現出了一句話。

  這句話,是在混沌星辰錄之中出現的。

  星辰之光,看上去很微弱,很細小。

  但是,當你仔細觀察,甚至于,隔近了觀看,那么,星辰之光將會耀眼無比!

  看上去微弱細小?

  石生抬頭看向上方。

  那細小卻沒有絲毫變化的光圈。

  又聯想到了這句話。

  同時,看向周圍遍布著黑色魔氣的環境。

  心中有了猜想。

  “我們,往上走吧?”

  嗯?

  葉秋白和牧浮生,以及牧卿卿眾人,都是看向了石生!

  葉秋白和牧浮生兩人的臉色認真。

  知道石生可能是發現了什么。

  但是其他人卻皺著眉。

  上去意味著什么。

  逃兵!

  金甲統領也是不解的看向了牧浮生。

  他知道石生是牧浮生的師兄。

  可是如今,為何會說出這種話?

  牧卿卿也走了過來,她自然知道自己老哥師兄的不凡之處。

  也不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

  不然,在抵御域外邪族的時候,在面對比他強大這么多的邪將之時。

  又為何沒有逃跑?

  “你發現了什么?”

  石生卻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這只是我的猜想,還需要印證。”

  頓時。

  石生的此話讓原本已經極其不滿的眾人爆發了!

  “開什么玩笑!現在往上走,不就前功盡棄了?”

  “更何況,剛剛他們說要往上走回去的時候,你們做了什么!”

  “如果沒有任何發現,反而回到了原點,那時候又要往下走?”

  這時,牧浮生卻凝聲道:“試試吧,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眾人微微一愣。

  牧卿卿也看了過去。

  牧浮生繼續說道:“我們現如今就算硬著頭皮繼續往下,恐怕還會持續不斷的在這階梯之上,靈氣終將會被耗盡。”

  “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牧卿卿聽后,也是苦笑一聲,點了點頭。

  “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既然如此,那就往上走吧。”

  眾人面面相覷。

  皇子和皇女這兩位在這里地位權勢最高的人都這么說了。

  那他們哪還有拒絕的份?

  雖然心中抱著懷疑,抱著不滿。

  眾人也只能朝著上方走去。

  石生則是一邊走著,一邊緊緊的盯著頭頂的光圈。

  不知道是對是錯。

  不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

  那么想要破開幻境,便只有這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