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考驗?

  聽到葉秋白的話。

  昊天想也沒想,便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隨即。

  葉秋白一指點出,一道劍域直接籠罩了昊天!

  將之圍籠其中!

  “一個月的時間,突破劍域,這是第一道考驗。”

  欲要拜入青云劍宗的修道者并沒有就此離開。

  看著這一幕,皆是神色驚駭。

  劍修對于劍意的掌控是基礎。

  可是,如同葉秋白一般,隨手便能夠將劍意化作領域,將其縮小到一個人的身上,而且還能夠持續一個月?

  這種對于劍意的掌控程度,就太過恐怖了。

  不愧是如今的蠻荒界域劍修第一人。

  葉秋白做完這一切后,也是轉身離開。

  劍朝冕和梁封相視一眼,連忙跟上道:“宗主,你這么做是不是太過苛刻了?你的劍意可是達到了劍圣之境。

  一個不過水溢境,劍道境界才達到劍師的小輩,他如何抵御得住?”

  劍朝冕也是點了點頭,“我也覺得太過了。”

  葉秋白邊走一邊輕笑道:“天賦越高,在壓迫越強的情況下,往往更加能夠爆發潛能。”

  “更何況,他如果作為我的弟子,自然是不可能局限于這片地方,甚至于這個緯度,所以,如果通不過,就只能作罷。”

  “不過,我已經壓制了劍意等級,圍籠他的劍意,也不過是大劍師的劍意。”

  “只要他能夠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突破至大劍師,便能夠突破。”

  劍朝冕和梁封看著葉秋白的背影,不禁苦笑。

  就算你壓制在大劍師。

  但是,以葉秋白對于劍道的理解,壓制在大劍師,也足以與劍宗之境抗衡啊!

  不過。

  兩人也認同葉秋白的話。

  以他的天賦,絕不會局限于這片低緯度界域。

  那么,昊天想要拜葉秋白為師,便必須展露出更加妖孽的天賦!

  ……

  另一邊。

  草堂當中。

  陸長生起身,看向一旁,紅纓等人正在互相切磋。

  隨即,走到柳樹旁坐下,問道:“小柳啊,玄黃氣在哪有你知道不?”

  柳樹發出聲音:“怎么,你想要創建一方小世界?”

  陸長生點了點頭。

  以如今自己的實力,開辟出一方小世界還是足夠了的。

  到時候,也能多一個躲避的地方。

  萬一徒兒們惹到的人太過之強,也能進入這方小世界躲過去。

  “玄黃氣,可以說是一個世界形成的必要之物,稀有無比。”

  “只有未成形的界域,亦或是界域徹底毀滅之后,才有可能誕生,極為稀少。”

  “不過,我倒是知道有一處存有玄黃氣。”

  陸長生問道:“哪里?”

  “凡人村,不過玄黃氣乃是他們的世世代代守護的寶物,想要借一點,恐怕有些困難。”

  意思就是要靠實力唄?

  想到這里,陸長生問道:“那他們的實力?”

  聞言,柳樹想也沒想,直接說道:“不是你的對手。”

  不是對手?

  那好啊!

  陸長生起身,道:“位置給我,我去一趟。”

  隨即,柳樹發出一道綠芒,飛入陸長生的眉心當中。

  得到位置之后,陸長生與紅纓道:“我有事出去一趟凡人村,你們好好看家。”

  紅纓詫異道:“師尊竟然有事?”

  陸長生臉色一黑。

  見狀,紅纓立馬笑著擺了擺手,道:“我的意思是竟然有事用得著師尊親自出手。”

  “我明白了,我會看好家的,師尊放心去吧。”

  陸長生點了點頭,瞬息便消失在了原地。

  一邊的牧浮生問道:“凡人村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紅纓也是搖了搖頭,看向在一旁修煉的柳自如,問道:“柳前輩知道凡人村么?”

  凡人村?

  聽到這三個字。

  柳自如突然睜開了眼眸,眼中充滿了凝重之色。

  “凡人村,是一個連暗域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地方。”

  “據說,村中的人皆是凡人,沒有境界,但是,卻有著一種得天獨厚的體質,玄黃之體。”

  “擁有這種體質,導致他們就算遇到一些頂尖強者,也是絲毫不虛。”

  “呼吸帶雷音,舉手投足間,皆能引發天地規則的變化,這是我們對凡人村中人的評價。”

  紅纓詫異道:“這么強?”

  如今,他們都知道柳自如是來自高緯度界域。

  實力極為強大。

  能夠讓柳自如這么說,那這凡人村,可見其實力之恐怖了。

  只聽柳自如繼續說道:“凡人村,除非受到了邀請,否則不得入內。”

  “擅自闖入者,從古至今,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出來……”

  其中,便包括了暗域的主人。

  當然,這句話柳自如沒有說出來。

  只是。

  他想不明白,為何陸前輩會去凡人村?

  那里面的人,雖然皆是凡人。

  但實力可不凡啊……

  ……

  街道繁華無比。

  靈氣極為濃郁。

  以及天道之中,充斥著濃郁的規則之力。

  這便是陸長生對天河星域的評價。

  柳樹給出的凡人村所在位置。

  便是在這天河星域。

  但是,具體位置,柳樹也不知道。

  畢竟,柳樹雖然知道世間一切。

  也不至于記住所有地方的具體位置。

  陸長生也只能走在街道上,隨便找了一個男子,問道:“這位兄臺,敢問凡人村在哪?”

  只見男子臉色驚駭,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看向了陸長生。

  “神經。”

  甩下兩個字后,便轉身離開。

  陸長生撓了撓頭,繼續問了幾個人。

  可是依舊沒有得到答案。

  反倒是周邊的人,都是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陸長生。

  咋的?

  問個路都不行了?

  正當陸長生苦惱之時。

  一名身穿華貴錦袍的男子,打著折扇,來到了陸長生面前。

  只見男子笑道:“這位仁兄可是在問凡人村?”

  陸長生聽了,點了點頭,“你知道在哪?”

  男子點了點頭,“自然知道。”

  “那你能告訴我具體位置么?”

  “兄臺可有請帖?”

  陸長生微微一愣,隨即搖頭。

  男子苦笑道:“沒有請帖,還敢去凡人村?不得不說,你還挺膽大的。”

  “如若沒有請帖,貿然進入凡人村,可是會被處決的。”

  “不過,如今正好是千年一度,凡人村邀請各大宗門世家進入的日子,我們家族也受到了邀請。”

  “兄臺要不先與我一同回家族?”

  在說這番話之時。

  男子的臉上,掛著高傲且又自負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