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村,也并不是毫無風波。

  其內部,同樣分成了兩派。

  一派是聽從祖宗以及先生的規矩,世代守護在凡人村內,不得踏出半步!

  另一派則是覺得凡人村中的人如此強大,為何要一直守在村中?

  出去了不就是碾壓這片星域的人?

  到時候,不僅僅有著豐富的資源,更是有著頗大的權勢!

  而村長一方,則是第一個類型。

  他們口中的何氏,自然是后者。

  “不過,究竟是什么,讓他們又生起了與先生對抗的膽魄?而且,已經開始如此肆無忌憚了?”

  村長臉色陰沉,道:“去何氏,帶著何老頭去見先生!”

  中年男子也是點了點頭。

  而陸長生這一刻則是起身,道:“村長,我就先告辭了。”

  村長微微一愣:“第三關考驗尚未開始,不在這里落腳了?”

  陸長生搖了搖頭。

  隨后,便走了出去。

  季千瑤也是有些不解,不過還是跟了上去。

  “為什么要走?”

  陸長生翻了翻白眼,道:“你沒聽到他們的對話?”

  “再留在村長家,恐怕會被牽扯進去。”

  這女人是把腦子長到胸前去了?

  能不能給腦子剩點營養。

  季千瑤臉色古怪。

  這也太謹慎了吧……

  “那我們現在去哪?”

  “麻煩您,把‘們’去了。”

  ……

  竹屋前。

  先生的住所。

  村長以及另一名老者并肩而立。

  兩人站在竹屋前,氣氛十分壓抑。

  但皆是沒有開口說話。

  而這時。

  竹屋當中,先生的聲音傳了出來。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說說吧,你們的想法。”

  這時。

  何振,也就是村長身邊的老者,何氏的家主。

  “先生,我們凡人村,已經在村中守護了不知道多少個時代了,到底是在守護什么?”

  先生道:“守護之物事關重大。”

  言外之意,不能讓你知道。

  村長在一旁臉色難看的道:“何振,老祖宗的話,難道不聽了么?”

  何振冷哼一聲,“我不知道這其中有什么沖突。”

  “凡人村在此鎮守了漫長歲月,也該出去走走,讓世人得知我們凡人村中人的厲害之處。”

  “屆時,資源和權勢,不是手到擒來?”

  村長怒聲訓斥。

  “為何讓別人知道?修煉是給別人看的么?”

  “再者說,外界的權勢有何吸引人之處。”

  何振反駁:“有了資源和權勢,我凡人村才能走得更高!而不是像這樣,有著一身修為,卻只能在村內平平無奇的候著,守著那虛無縹緲之物!”

  “你!”

  兩人爭論不下。

  只得朝著竹屋拱手一拜。

  “交由先生定奪!”

  可是,接下來先生的話,卻讓村長一愕。

  “兩方意見沖突太大,這樣也不利于村內的平靜。”

  “剛好,借著這次考驗,你們兩方各尋一人,如若誰通過了第三道考驗,便聽誰的吧。”

  村長焦急道:“先生!這樣不行啊!”

  何振則是冷笑道:“怎么不行了,難不成,你是怕你找的人不如我的?”

  “行了,此事就這么定了。”

  “你們且去吧。”

  見先生一錘定音。

  村長也沒有其他辦法,只得拄著拐杖離開。

  待到兩人離去。

  原本在竹屋之中寫寫畫畫的先生停下了手中的筆。

  “大劫將至,人才輩出,一遇風龍變化龍。”

  “倒是要看看,何振是與誰聯系了。”

  原本,何氏的野心之前就有所展露。

  但是被先生強行壓下。

  如今再起。

  沒有與外界之人勾結,先生是不信的。

  借此機會,也能找找,是誰對凡人村起了不該動的心思。

  如若當真如此……

  先生手中的毛筆在羊皮紙上揮寫!

  一個大大的死字,出現在了紙卷上。

  一筆一劃,都宛若千軍萬馬駛過!

  落筆之處,一勾一勒,鋒銳至極,充滿殺機!

  ……

  三日過去。

  村長再度找來了陸長生。

  “小伙子,第三道考驗將在明日開啟。”

  陸長生滿臉生無可戀的表情,道:“村長有什么事直說。”

  這種通知,隨便派個人過來告訴一聲就行了。

  又何必如此鄭重的請他過來?

  這小伙子。

  咋說話這么直接呢?

  村長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將與先生之間的對話重述了一遍。

  “所以,你有興趣嗎。”

  “嗯,我沒興趣。”

  干脆利落!

  毫不拖泥帶水!

  直接拒絕!

  村長也是神情一愕。

  陸長生攤了攤手,想都沒有想便說道:“考驗我自然會去通過,但是我不會加入任何一方。”

  “所以村長還是另找他人吧。”

  村長連忙道:“小伙子,不用你加入!只是讓你代表我們一方!”

  “那也不行。”

  開啥玩笑,代表了不也讓我平白無故的招惹到了一方勢力?

  雖然他們的實力不咋滴。

  但這種麻煩事情,還是越少越好。

  出門在外。

  要懂得保護自己啊!

  看著陸長生離開的背影。

  一旁的中年男子問道:“村長,我們需要找其他人么?”

  村長卻笑著搖了搖頭,道:“不用了。”

  不用了?

  就這樣放棄了?

  那何氏那邊怎么辦?

  只見村長那渾濁的雙眸當中,有著精光浮現:“當小伙子踏入這里的時候,何振那邊也應該得到了消息。”

  “就算他拒絕了,對方也會將他視為我這邊選定的人。”

  男子這才恍然。

  村長之所以能作為村長。

  可不能僅僅只有民望。

  更要有著過人的心智。

  才能夠管理好凡人村中的村民。

  ……

  第二日。

  耀陽初升。

  紫氣光霞旋繞。

  這也意味著,第三道考驗開始。

  此處。

  是凡人村的后山。

  也是村民們日常打獵的地方。

  而這里,便是第三道考驗的地點。

  如今,通過了第二道關卡的總數有著18人。

  其中,段朝鶴,金無盡便在其中。

  刑城也在此。

  畢竟陸長生作為隨從,通過了考驗,那么刑城也有資格參加。

  換句話說,如果刑城在第三道關卡被淘汰,那么陸長生也會直接被淘汰。

  所以,陸長生在考驗的同時,還要保證刑城的安全。

  陸長生也是唯一一個作為隨從,來到第三道考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