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火符。

  是天階符篆中比較低級的存在。

  可是,其細節諸多,復雜至極!

  極其考驗符篆師的心境以及對于符篆基礎的掌控。

  這也是為何符塔會以冥火符,作為此次天符師考核的標準。

  看著牧浮生只是看了一眼,便開始了篆刻,長老也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這道符篆,平常都很少有人會去篆刻。

  畢竟太過復雜,消耗的心神太大,與其這樣,還不如篆刻其他同等級的殺伐符印。

  所以,提前掌握冥火符的篆刻方法,應該是不太可能的。

  丁少慶也是微微一愣。

  他粗看一眼冥火符,都沒有將其中的一些細微末節記清楚。

  牧浮生只是一眼?

  這怎么可能?

  可是。

  長老和丁少慶又哪里能想到?

  符印之書當中。

  比之復雜精細的符篆要多了去了。

  就拿天雷遁符以及九重雷盾來說。

  其中的細節和復雜度便遠遠超越了冥火符。

  所以。

  這道符篆對于牧浮生來說,并不算是什么大問題。

  一時間,牧浮生手中的符筆在符紙之上游龍走蛇,甚至于揮舞出了殘影。

  甚至于,還分出了一些心神,時刻關注著之前所篆刻的地方。

  左右查看有沒有出錯。

  到了最后階段,牧浮生刻意放慢了速度。

  裝出了一副思索的表情。

  要不然,這一炷香的時間還沒到,就將這道天階符篆給搞出來了,就太過駭人聽聞了。

  經過他的了解,只有對于基礎極為精通的靈符師,才能夠做到這種事情。

  所以,為了防止太過招搖。

  牧浮生還是決定穩一點。

  畢竟,只要能夠那到天符師的資格就行。

  丁少慶在空閑中看到牧浮生停下了符筆,以及那苦苦思索的表情,不由得松了口氣。

  還以為這瘋子當真如此變態呢……

  “牧師弟啊,符師可不能太過心急啊!”

  “你看,之前刻畫的這么快,出現錯誤了不是?”

  牧浮生聞言,裝作苦笑道:“多謝師兄提醒。”

  只有長老微微皺眉,有些疑惑的看著牧浮生。

  他之前之所以驚訝,就是因為牧浮生之前的刻畫,都沒有半點毛病!

  作為考官,他自然見多識廣。

  一個人篆刻符篆,光看手中動作,都能夠猜出一二。

  不過,為何牧浮生要裝作這般?

  還是說,是忘記了最后一步要如何做?

  待到兩炷香過后。

  丁少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放下了符筆長呼一口氣,道:“長老,我好了。”

  長老點了點頭,將那道冥火符接過。

  只是看了一眼,便微微皺眉,道:“雖然其中的細節有些粗糙,導致威力驟減,不過能用,勉強通過了。”

  聞言,丁少慶滿意的點了點頭。

  畢竟不是自己擅長的符篆,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可以了。

  想到這里,丁少慶看向牧浮生笑道:“牧師弟,實在想不出來就算了,回去磨練磨練再來吧。”

  牧浮生聽后,笑了笑。

  也終于開始了最后一步的篆刻!

  不一會兒,便將冥火符篆刻了出來遞給了長老。

  長老狐疑的看了一眼牧浮生。

  這是特意等丁少慶篆刻出來再完成的?

  可這是為了什么?

  抱著疑惑。

  長老查探了一眼冥火符,眼中掠過一抹驚色,滿意的點頭道:“不錯,篆刻細節雖然出現了一些差錯,不過整體完成度很好,通過了。”

  聞言。

  丁少慶臉色瞬間驚駭。

  怎么可能?

  當即,轉過頭看向了牧浮生。

  “你是怎么做到的?當時不還忘記后面該如何篆刻了么?”

  牧浮生笑了笑:“僥幸想起來了。”

  不過,那細節差錯,也是牧浮生故意如此……

  長老笑著道:“好了,你們二人都通過了,跟我出去做個登記后,便能夠領取天符師勛章了。”

  兩人點了點頭,隨著長老走了出去。

  第一層的大廳當中。

  看到兩人出來,凌瑤看了過去,好奇問道:“結果如何?”

  長老笑著道:“兩個人都通過了。”

  丁少慶通過。

  凌瑤并不意外,畢竟是神符宗的天驕人物,內門長老的得意門生。

  而牧浮生,名不見經傳,竟然也通過了?

  看來,當真是人不可貌相……

  隨即,長老拿出了兩枚云朵狀的金色勛章。

  “這是天符師勛章,收好了。”

  兩人接過點頭。

  拿到手后,牧浮生便準備離開。

  長老卻出言道:“你,是故意的?”

  丁少慶和凌瑤聽了,一頭霧水。

  不知道長老在說什么。

  只有牧浮生嘴角微微一翹,道:“什么故意的,長老在說什么?”

  長老微微皺眉,“沒什么了,你走吧。”

  牧浮生拱了拱手后,便離開了符塔。

  目的也達到了。

  他這樣做,自然是篤定,長老會看出端倪。

  這也是牧浮生故意如此,不然在前面的時候,也不可能篆刻得如此之快。

  這也是為了引起符塔高層的注意。

  同時,不至于讓丁少慶和凌瑤看出來。

  從而將這件事到處傳出,讓邪域注意到他的存在。

  只要引起符塔和神符宗高層的重視。

  在前往邪域之時,想必也不會坐視不管。

  ……

  而在牧浮生離開之后。

  長老便拿著那冥火符,走到了第八層……

  符塔,總共便有九層。

  上三層,便是符塔高層所在之地。

  至于第九層……那是塔主所在之地。

  符塔塔主,就連這些長老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神秘無比……

  “老姚,你怎么上來了?下面的考核結束了?”

  姚長老將冥火符拿了出來,遞給了面前的老者,凝重道:“大長老,你看看這個。”

  大長老疑惑:“不就是一道冥火符么?有什么奇怪的?”

  隨即,姚長老將之前的事情闡述了一遍。

  聽后,大長老的臉色也變得奇妙了起來。

  “那這么看來,那小輩應該是故意這么做的。”

  “而且……這其中的細節差錯,都是一些小錯誤,作為天符師,又怎么可能會犯……”

  “這么說來,這也是他故意這么做的了。”

  大長老笑了笑:“有趣……看來,這神符宗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弟子。”

  姚長老問道:“既然如此,要不要我去神符宗一踏?”

  聞言,大長老搖頭道:“不用了,他這么做,自然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恐怕,用不著多久,便會找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