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最新章節無彈窗閱讀 > 第550章 奇怪的盜竊賊
  盜竊名門貴族的貼身衣物?

  這種事情,雖然發生的不多。

  但是,一般做這種事情的人,基本上都是實力并不強的人。

  畢竟,境界強大的人,說句不好聽的,只要振臂一呼,不就很多家族爭相將自家未嫁的女人主動送過來么?

  還需要搶?

  可是,紅纓卻說,嘗試捉拿了很多次,都沒有任何的進展。

  甚至于,派出了無邊皇朝當中的分神境強者,也都無果!

  牧正廷也是想了想,在自己的印象當中,好像沒有這號人的存在。

  葉秋白和牧浮生則是相視苦笑。

  還有這種怪事么?

  果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所以,師妹你是想要我們幫幫忙?”

  紅纓點了點頭,“這不牧叔回來了,我得把無邊皇朝的事情交接給他,需要一些時間,騰不出手來。”

  “所以這件事就交給師兄你了。”

  葉秋白苦笑:“好嘛,甩鍋也是甩給我,這些事情也要甩給我,真不怕我累著了。”

  紅纓笑著攤了攤手:“誰叫你是大師兄呢?能者多勞嘛。”

  “行了,現有的線索都在這塊玉佩當中。”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葉秋白還怎么能拒絕呢。

  拉著小黑和牧浮生便往外走去。

  小黑自然不會拒絕。

  牧浮生則是哭喪著臉道:“師兄,我也想休息休息。”

  葉秋白回瞪了一眼。

  “這是你自己家的事,我幫你處理你還不出分力?要不你自己去!”

  聞言,牧浮生立馬露出了諂媚笑容:“別,師兄,錯了,我絕對不留余力的幫你打下手!”

  ……

  玉佩當中的線索,與紅纓所說的一樣。

  并不是太多。

  充其量只有案發現場是哪些的信息。

  于是,葉秋白等人也只能一家一家的去尋找,看看有沒有什么被遺漏的線索。

  可是,毫無疑問,卻沒有任何的線索。

  牧浮生納悶道:“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此人的境界和身法,恐怕有點高啊?”

  畢竟,以葉秋白三人的境界和神魂之力,想要搜尋到一些肉眼難見的細微線索還是很輕松的。

  更何況,是一直在修煉養魂術,如今神魂之力更是達到了仙魂師境界的牧浮生。

  低緯度界域之中。

  除開師尊之外,還有人的神魂之力能夠比他要強么?

  就算是師兄師姐的神魂之力,也略遜于牧浮生啊!

  這時候,葉秋白道:“這樣找下去不是辦法。”

  “我們需要提前知道對方的行動。”

  小黑撓了撓頭道:“要怎么知道對方的行動軌跡?對方的實力應該挺強的。”

  這時候,葉秋白和牧浮生都是輕笑一聲。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當中得知了各自的想法。

  “很簡單。”葉秋白自信笑道:“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得知對方的行動,可是,卻能夠利用對方的心理。”

  牧浮生接過話道:“在師姐出動這么多人手欲要抓捕此人之時,對方依舊頂風作案,其性格必然極其自負。”

  “既然如此,我們只需要將計就計,在無邊皇城之中,僅剩的那些名門望族府邸的周邊,布下感應符篆,同時,擴大我的神魂力感知范圍便可。”

  葉秋白點了點頭:“對方就算感應到了這股神魂之力,以那自負的性格,自然不會因此退縮!”

  “更何況,按照玉佩中的情報,那人絕對不會反復盜竊其中一個勢力。”

  與其說是將計就計。

  更不如說是一場豪賭。

  賭這人的實力不會太過強大。

  這樣,只要對方出現,在符篆的加持之下,依舊會被牧浮生的神魂力感知到蛛絲馬跡!

  說做就做。

  牧浮生開始篆刻符篆。

  葉秋白和小黑則是分別隱藏在了按照推算,對方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

  直至夜幕降臨。

  牧浮生將加強感知力的符篆貼在了自己的身上。

  同時,釋放神魂之力!

  頓時!

  強大的神魂之力,直接遍布了大半個無邊皇城!

  諸多強者都是驚駭的看向上空。

  如此強大的神魂之力。

  究竟是何方神圣?

  正在與紅纓商討國事的牧正廷見狀,也是感慨道:“這小子當真是越來越強了。”

  紅纓輕笑一聲:“師弟的神魂天賦很強,這也是正常的。”

  “還是得感謝感謝陸前輩啊……如若不是陸前輩,這小子也不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進步如此之快。”

  聞言,紅纓不置可否。

  畢竟這是實話。

  一個人的天賦和努力勢必是重要的。

  但是,對于一名修道者來說,欲要踏足巔峰,氣運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被陸長生收為弟子。

  就是他們如今最大的氣運所在了。

  ……

  另一邊。

  無邊皇朝的一個庭院之中。

  一道小小的身影隱藏在黑暗之中。

  自然也感受到了皇城上方,那鋪天蓋地的神魂之力。

  黑暗中發出一陣笑聲。

  “又來?嘿嘿,看看你們究竟能不能抓住我。”

  說完,一道小小的黑影便從庭院之中竄了出去!

  速度極為之快,幾乎只是瞬息之間。

  而后方,一名男子跟隨其后。

  只見他嘆了口氣,臉上布滿了苦澀。

  “這小子還真是個混世魔王……”

  “要是讓前輩知道了我在幫這小子做這種事情……會不會把我直接給問斬了?”

  想到這里。

  男子就不禁渾身打了個寒顫。

  可是,都已經這個地步了。

  也只能跟著這個小家伙了。

  不然,到時候這小家伙去前輩面前子虛烏有的告個狀。

  豈不是更慘?

  ……

  因為盜竊賊的存在。

  一到了夜晚,本就繁榮似錦的無邊皇城,如今變得無比寂靜。

  每一個名門望族的家中,都布滿了侍衛。

  侍衛的臉上,皆是神色凝重,時不時的看向周圍。

  可以說,其防護沒有任何死角!

  這盜竊的雖然不是什么貴重之物……

  可是,一旦第二天被對方成功盜走了。

  這對于一個家族的面子上可是一種極大的損失啊!

  讓對方輕松的進來,有輕松的出去。

  如入無人之境。

  豈不是會淪為其他勢力茶余飯后的笑談?

  所以。

  這些勢力都對這個盜竊賊恨得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