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域。

  在整個高緯度界域,甚至于天主級勢力,都要為之忌憚的存在。

  這個勢力太過神秘。

  且不說收集情報的能力極為強大,就連被暗域收編的各大強者,也是遍布于高緯度界域當中。

  整體來說,暗域不能算是宗門,只能算是一個類似于協會組織的存在。

  所以,就算是已經加入宗門勢力的強者,只要受到了暗域的邀請,便能夠加入其中。

  前提是,需要立下天道誓言,不能透露暗域的任何機密!

  雖然會受到些許束縛。

  但是暗域之中的各種資源和人脈卻令那些頂尖強者也不得不心動!

  在這些種種待遇的面前,受到的一些束縛也能夠接受了。

  比如柳自如。

  高緯度界域中二流頂尖家族,柳家的萬年不出的天才大少,便加入了暗域,并成為了暗域的五星執事官。

  要知道,當初的柳自如可是能夠與一流勢力的那些天驕分庭抗衡的耀眼人物。

  暗域因為太過神秘。

  所以,除了暗域中的高層,沒人知道暗域的總部在哪里。

  外界之人想要知道暗域在哪里。

  要么被暗域高層帶過去。

  要么受到暗域的邀請。

  而陸長生這兩樣都給占了!

  虛空巨獸穿過重重空間,過程中竟是沒有任何的光亮!

  宛若在黑暗深淵中前行。

  不知道過了多久,虛空巨獸在柳自如的指令下突然停了下來。

  而周圍,漆黑一片,寂靜無聲。

  惟有虛空巨獸吞吐鼻息,吸收周圍空間風暴的“呼哧”聲。

  陸長生看了眼周圍,點了點頭道:“看來暗域挺厲害嘛,竟然在這里開辟了一方世界?怪不得你說暗域其他人找不到。”

  柳自如剛想以特殊手段破開前方的空間障壁,聽到陸長生的話,不禁臉色大驚!

  “你是怎么知道這里開辟了一處空間?”

  陸長生很奇怪的道:“很難嗎?就這里的空間波動與其他地方不一樣,而且其中還隱隱有著極為濃郁的靈氣溢出。”

  柳自如:“……”

  隨即苦笑搖頭。

  很難嗎?

  當然難!

  雖然陸長生說的對,這里的空間波動和靈氣確實與其他地方不一樣。

  可是,就算是他,如果沒有特殊手段的指引,也無法發現這些啊!

  不過想了想陸長生那深不可測宛如汪洋大海般的神通。

  如果沒有發現,那倒是會奇怪了。

  “看來暗榜對你的實力估算還是低了。”柳自如一邊開啟空間,一邊苦笑道:“你應該排在第一位,這還是我第一次發現暗榜也有出錯的時候!”

  陸長生聳了聳肩:“世界這么大,比我強的人多了去了,指不定是暗榜不大行。”

  柳自如低聲嘟囔道:“暗榜不行?也就你這位大爺敢這么說。”

  “就不能對自己的實力有點逼數嘛……”

  ……

  空間破開。

  兩人離開虛空巨獸的背部,跨入其中。

  頓時。

  滔天靈氣撲面而來!

  陸長生卻嫌棄道:“你們暗域家大業大的,靈氣咋這么稀薄?”

  柳自如無奈道:“陸前輩啊,你不能將所有東西都跟你長生界比啊!”

  “更何況,這里可是高緯度界域,而且還是暗域!比起中緯度界域或者低緯度界域的靈氣密度,這里可是高了數百倍不止!”

  陸長生沒有回話,而是將目光掃向周圍。

  暗域之中,并沒有如他的名字那般暗黑無比。

  相反,陽光灑落在大片的青青草原上,在草原之上,有著一處處由看起來如同石磚般的東西堆砌起來。

  而在那些石屋群的中心處,則是有著一頂通天貫地的暗黑色石碑!

  石碑之上,有著二十個名字。

  排在上方第二個,這個名字被空中的云霧遮蓋了一半,可是依稀間。

  還是能夠看出上方的名字,刻著陸長生!

  而第一,則是徹底被云霧所遮蓋。

  看向周圍的同時,陸長生自然也釋放了神識,將整個暗域籠罩在內!

  周圍的空間中,便隱藏著四人。

  石屋之中,更有著十數人將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

  這時。

  柳自如帶著陸長生來到了最靠近石碑的一處石屋前。

  只見柳自如臉色恭敬,微微躬身,拱手道:“暗主,陸前輩來了。”

  這時,石屋的門被推開。

  一名看上去極為年輕的人走了出來。

  陸長生掃了一眼,便知道此人是易了容的狀態。

  暗主笑了笑,道:“陸道友,千盼萬盼,總算把你給盼來了。”

  “我知道你不喜歡繞圈子,那就直接說了,你想要的星辰精魄,乃是天地初開時誕生的神物,暗域在偶然間發現了它的線索。”

  “這道線索,乃是我們暗域的S級機密,想要得到他,你便必須加入暗域。”

  陸長生笑了笑,搖頭道:“我還是那句話,我不喜歡被束縛,也不想和其余勢力有過多的牽扯。”

  聞言,暗主笑道:“雖說暗域對其他人是有束縛,但是,你如果加入暗域,我以暗主之名保證,只要你不愿意干的事情,暗域絕不勉強,你依舊有著自由。”

  “而且暗域的所有機密,除了S級機密,其余的你可以隨意查閱,只要不透露出去便可。”

  柳自如微微一愣。

  這個條件不可謂不豐厚!

  他身為五星執事官,查閱A級都需要申請!

  S級,更是不大可能。

  而且還擁有著絕對的自由權!

  柳自如連忙在旁悄聲道:“陸前輩,你如果同意了,等于有了一個免費的情報來源啊!”

  “而且人脈方面也能夠免費使用,只有利沒有弊!”

  陸長生卻依舊笑著搖頭道:“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想與其他勢力有過多的牽連,哪怕資源再如何豐厚。”

  聞言。

  柳自如拍了拍額頭。

  暗主則是攤了攤手道:“那就是沒得談了,在我看來,你如果想要得到星辰精魄的線索,只有你加入暗域才能夠換取。”

  “既然你拒絕了,那便在暗域當中參觀參觀吧。”

  隨即看向柳自如,道:“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帶陸道友四處逛逛。”

  說完,便轉身進入石屋當中。

  可陸長生這時候嘴唇微動。

  暗主的身體頓了下來。

  原本推動石門的手,也是懸在了半空!

  PS:第三更,還有一更(他喵的鍵盤A,Y鍵不靈了,好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