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二百一十六章一波肥! 超變態惡魔鈴鐺!
  傳奇,沙巴克城……

  周湘波和第一傳奇擊殺狂暴祖瑪教主,獲得了祖瑪頭像之后,立刻發動了對沙巴克晚上的攻城戰!

  而這里雖然時間是晚上,但攻城戰時,整個沙巴克城卻燈火輝煌!

  隔一段距離,系統刷新出來的巨大銅燈,點亮了周圍的一切。

  此時,攻沙聯軍已經攻破城門沖了進來,跟守城的大軍激烈的戰斗在了一起。

  冰咆孝咆孝,疾光電影橫掃,烈火劍法橫空,神獸怒吼……

  玩家的慘叫聲綿延不絕……

  雷電術綿延成片,交織成了一曲獨特的攻城樂曲……

  無數人倒下,又有無數人沖上!

  所有人此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殺殺……

  不是敵人倒下,就是自己倒下!

  這邊幾萬人激戰,另外一邊的復活點周圍,同樣如此!

  曾經的恛憶和東方不敗等大老在這瘋狂殺戮,砍掉重練的土狼等人同樣在這里奮力攻擊他們!

  而在他們身后不遠的復活點處,不斷地有大量的沙巴克玩家在這里復活。

  周圍的道士玩家們鈴鈴鈴的不斷給他們加血,很快滿血的他們立刻從另外一條讓開的通道中,重新投入了戰場。

  這原本是有條不紊的進行,

  但守城的立馬就感覺不秒,因為東方不敗和另外幾個法師強者,趁亂休的一聲傳送到了復活點中心,呼呼呼的連續丟了一大堆火墻上去!

  火墻呼呼呼的熊熊燃燒起來,那些剛剛復活的殘血沙巴克玩家,瞬間啊啊啊的一陣慘叫,全部躺了下去……

  丁零當啷的爆出了一地裝備藥水!

  這招狠啊!

  直接在對方的復活點鋪火,以東方不敗幾個的實力,那真是復活多少死多少!

  “不好!快阻止她們!

  ”

  眾人大驚失色!

  星夜的傷感和三只螞蟻橫著走等人終于坐不住了,休的一聲,沖了過去,對著東方不敗等人就是一頓狂毆!

  在他們和周圍精英們兇勐的攻擊之下,東方不敗等人的血量瞬間狂掉,趕緊飛走!

  但他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以他們的魔法力,這火墻鋪上之后,除非她們死了,否則起碼燒個十多分鐘都沒有問題啊!

  這段時間,足夠能令那些死亡的沙巴克玩家們復活不過來。

  或者根本不敢復活!

  看著復活點上,火勢滔天,不斷有不知情的沙巴克玩家們倒下,星夜的傷感臉色鐵青!

  對方這么偷襲,他只能啟動最后的方案了,否則壓根擋不住對方亂丟火墻!

  “二套戰術啟動!”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沙巴克皇宮前面的臺階之上,瞬間無數精英守城玩家有節奏的互相砸冰咆孝,刺殺,烈火……

  全區域飽和式轟炸!

  休休休……

  果然,下一刻,東方不敗等人傳送到了皇宮臺階上面!

  但不等他們丟下火墻,周圍兇殘的攻擊就令他們的血量大降!

  加上這里又有星夜的傷感等人鋪設的火墻等,那殺傷力就更加大了!

  幾人的血量蹭蹭蹭的往下掉,根本就支持不了多久!

  但這幾人也是硬氣,強撐著丟了一堆火墻后,終于被打死了!

  不等眾人高興,他們瞬間又滿血復活了!

  顯然東方不敗幾人,都戴了有復活戒指!

  再次復活的他們,再也不敢停留,立刻瞬間跑路。

  沒辦法,復活戒指是有冷卻時間的,幾人都是大紅名,可不敢在這里被殺。

  否則這損失就大了。

  這幾人被打走,星夜的傷感立馬讓高手們四處放火,同時,幾個重要的據點,進行無差別的飽和式攻擊。

  防止對方繼續偷襲!

  這一套搞下來,曾經的恛憶等人果然不好怎么下手。

  但沙城的飽和式轟炸,也不能全部覆蓋,總有外圍可以立足。

  于是,他們也在調整方式,不斷找出對方防御中的漏洞,尋找機會下手攻擊……

  ……

  此時的秦生終于跟著布衣大軍來到了城門口,可剛到這里,許多低等級的布衣們就啊啊啊的倒了下去。

  城門口處,烈火熊熊,都是高等級玩家放的火焰,這些穿著布衣的低等級玩家,就像完全沒有防御一樣在火里跑,當然頂不住。

  能沖過火墻的,起碼都在30多級以上,靠著萬年雪霜和強效太陽水等瞬回藥水,強闖過去!

  至于秦生,那就簡單多了。

  地上的火墻根本燒不著他,顯然放火墻的,準確沒有他的魔法躲避高。

  雖然熾烈的火墻擋住了一部分瘋狂的小號,但是其他能沖進去的布衣玩家們卻更加瘋狂了!

  過客君說:“沖啊!沖進去搶裝備!”

  網絡小鬼:“沖啊!裝備就在眼前!”

  【元帥】:“沖啊!不要怕,死了就再來!撿到一件天魔神甲就發財!”

  ……

  無數布衣高喊著口號,不斷沖上前方的戰場!

  這令攻城和守城的雙方都極其頭大!

  他們雙方打架,結果一堆布衣故意往他們的攻擊上面湊,往他們的火墻里跑,往他們的腳下躺……

  這是純粹的碰瓷啊!

  不殺吧,對方影響自己的攻擊了。

  殺吧,太多了,高手一個冰咆孝下去,估計自己就紅名了。

  攻城戰的雙方,因為有攻城的系統加持,互相擊殺并不會灰名,紅名,但擊殺到不相干的布衣玩家,就會灰名甚至紅名了。

  而只要紅名了,一般人哪里還敢來參加攻城戰?

  在這里死得實在太快了……

  不管他們如何糾結吧,總之,無數布衣穿梭在戰場上,尋找著一切可能獲得裝備的機會。

  秦生同樣如此!

  此時,他的眼界已經很高了!

  裝備不好的攻守玩家,他都不往上面湊!

  裝備太好的,他也不往上湊,死了,還撿什么?

  因為,他跟別人不一樣。

  別的布衣想著往人多的地方一趟,死了隨便撿個東西就行。

  秦生的雙閃那么高,在這里可不容易死,那就有了很多可能性。

  于是,他開始試著往看好的交戰雙方的中心跑去。

  別人雙方互毆,他蹭進一片疾光電影當中!

  正當別人以為他必死無疑時,他卻好好的站著。

  啊啊啊啊……

  他沒死,交戰的雙方死了好幾個!

  裝備藥水丁零當啷的掉落,秦生立馬沖上去狂踩!

  這個時候人多啊,根本不容他多看,裝備一落地,立馬就被人秒撿!

  你還想選擇一下,根本就不可能!

  反正有啥撿啥!

  雙方一頓勐踩之后,沒人搭理秦生,繼續開干!

  不斷有人被殺,又不斷有人殘血飛走!

  秦生不管他們,只是埋頭踩東西。

  “獲得道士頭盔一個!”

  “獲得強效太陽水一瓶!”

  “獲得隨機卷軸一個!”

  “獲得鉑金戒指一枚!”

  ……

  片刻后,激烈的交戰中,有稍微在后方點的攻守方玩家終于注意到了秦生這個異類。

  光束星辰:“我日!你們看,那個無名浪子竟然還沒死!”

  星辰落月:“靠!他一個33級的法師竟然能無視我們的攻擊?

  這雙閃也太牛逼了吧?”

  就叫大俠吧:“我靠!這誰家的高二代?跑這來撿便宜?丟人!”

  ……

  議論紛紛中,不信邪的雙方都特意把攻擊往秦生頭上扔,結果還是一樣!

  秦生選擇的可是自認為可以躲避的隊伍,所以暫時沒有問題。

  他壓根不理會別人的攻擊,兩只眼睛骨碌碌的亂轉,看見有人死了,就往上沖,一通亂搶。

  可人太多了,絕大部分時候都是撿個寂寞。

  全是療傷藥,萬年雪霜等等……

  片刻后,這波人都互相快殺光了,秦生終于換了個方向,沖向另外一批人。

  貼上去,哪里有人死了,沖哪里……

  很快,他就再次撿到了兩個不錯的東西。

  一把煉獄,一條生命項鏈。

  你妹啊!

  不是說都是精英攻城守城嗎?

  怎么盡爆些沃瑪名牌?

  郁悶的秦生詢問了一下一杯濁酒盡余歡。

  一杯濁酒盡余歡:“哈哈,這里可是有幾十萬人啊,怎么可能全是精英。

  精英們都守著重要的據點呢。

  這么多行會,渾水摸魚的肯定多啊,你能搶到沃瑪名牌不錯了!

  想要好東西,就去復活點,皇宮臺階,藥店那些地方,哈哈,我已經躺到一個藥店旁邊了,坐等法神披風。”

  “哈哈,等著吧,馬上嗜魂法杖掉身上了。”

  秦生結束了那個白日做夢的家伙,看了看到處戰火紛飛的地方。

  再看看前方密密麻麻擁擠在一起打架的玩家們,這特娘的想沖進去很有難度啊。

  算了,我就在這混點沃瑪名牌也不錯。

  看了看包裹里已經四件的沃瑪名牌,秦生找準目標,再次沖了過去。

  沒多久后,這波交戰的雙方又快打沒了,秦生再次更換地方。

  就這么在沙場上轉來轉去,秦生竟然離復活點越來越近。

  咦?魔杖!

  轉來轉去的秦生,突然看到不遠處有人死了,爆出了一把魔杖,立刻沖過去,想撿起來。

  結果沖過一堆火墻時,剛沖進去,就被火墻燒死了。

  啊的一聲倒了下去。

  叮鈴一聲脆響,掉出了一些隨機,藥水,還有一條剛才撿起來的生命項鏈。

  “你被東方不敗擊殺。”

  秦生……

  草!

  這火是東方不敗那個娘們放的,結果他不小心沖進去,直接被燒死了。

  這火,也太特么勐吧?

  一下就把他燒死了!

  郁悶的秦生復活,回到了土城。

  先打開背包看了看,一共有六件沃瑪名牌和十多件極品普通裝備。

  煉獄,鉑金戒指,天珠項鏈,紅寶石戒指,幽靈手套,幽靈項鏈。

  不過,全都是普通的,沒有一件極品。

  這倒是可以理解,攻城戰死的太快了,估計那些玩家也不舍得拿出好裝備來打。

  能戴沃瑪名牌上場的,估計都不在乎這種裝備。

  而那些極品普通裝備,則是一些什么攻2堅固,魔2黑檀手鐲之類。

  一下搞到六件沃瑪名牌等也可以了,價值一個億左右,一個小目標了。

  興奮的秦生存放好東西后,再次跑到藥店準備購買藥水。

  卻赫然發現這里無數玩家把藥店圍堵得水泄不通,基本都是攻城方的玩家。

  擠不進去的秦生,又連續換了幾家藥店,都擠不進去。

  就在秦生琢磨著,要不要回倉庫拿點備用藥水時,前面一個戰士玩家的聲音響起。

  走私了的愛:“出售超級魔法藥水兩萬一捆!超級金創藥水,兩萬一捆!

  量不多,要的趕緊密!”

  我靠!

  兩萬一捆的超級藥水,秦生一陣無語。

  原本商店里賣的超級金創藥水,就是一捆六瓶,售價才不到4000金幣。

  這貨特么賣兩萬,就是五倍多的價格啊!

  看著不少人圍著走私了的愛購買藥水,秦生不由得暗暗佩服,真特娘的會做生意啊。

  秦生自然不會去做這個冤大頭。

  無奈的他,返回倉庫拿了點備用藥水,繼續瞬息移動飛!

  休!

  下一瞬!

  秦生竟然出現在了沙巴克的皇宮臺階上!

  嘩啦啦……

  轟隆隆……

  喝喝喝……

  剛一落地,秦生就被無數攻擊籠罩了,啊的一聲毫無意義的躺在了地上。

  剛剛拿出來的幾捆藥水轉眼掉落在了地上,連身上的布衣都爆了出來。

  “叮冬,你被星夜的傷感擊殺了。”

  我日!

  竟然是他!

  秦生一陣無語。

  對方一直想殺他,沒想到竟然以這種方式實現了。

  打量著周圍,只見星夜的傷感,重練的土狼和三只螞蟻橫著走等大老,正跟東方不敗,曾經的恛憶等人在旁邊展開了劇烈的戰斗!

  周圍還圍著一大圈雙方的精英玩家,混戰在一起。

  好吧,直接隨機到大老窩里來了!

  而在秦生打量四周時,正戰斗中的星夜的傷感也是一愣。

  系統提示他,已經擊殺了無名浪子!

  這名字好熟悉啊……

  略微一想,星夜的傷感想起來了這是誰了,頓時嘴角上揚。

  終于擊殺這個家伙了啊,掃了掃地面,果然,看到光著身子的秦生躺在不遠處。

  隨即眉頭一皺,這家伙顯然想來蹭裝備的。

  但他也沒辦法阻止,別人都躺地上了,你還能怎么樣?

  只能心中感嘆這家伙運氣太特么好了,竟然能死到這個臺階上來。

  此時,秦生躺著的地方附近,不斷有人死亡,裝備藥水也時不時的丁零當啷的掉落。

  紫碧螺,骨玉權杖,力量戒指,圣戰戒指,泰坦戒指……

  各種裝備狂掉,眨眼間又被其他人撿起,看得秦生眼睛都紅了!

  特別是一把裁決之杖就掉在他身體旁邊,就差一丟丟,簡直要把他氣死!

  “尼嘛!你敢不敢掉一件在我身上!”秦生有點蛋痛。

  再不掉自己身上,過上一會,他就會被系統強制去復活了。

  這么好的機會,弄不到一件好裝備,那得郁悶死!

  又過了會,就在秦生感覺自己快要被系統強制復活時,終于,一堆東西掉落在了他身上。

  “獲得療傷藥!”

  “獲得行會回城卷軸!”

  “獲得隨機傳送卷軸!”

  “獲得惡魔鈴鐺!”

  !

  草!

  終于弄到一件好東西了!

  雖然不是法神項鏈,但也足以令秦生興奮。

  他激動的打開了包裹,頓時一件熟悉的裝備呈現在他眼前。

  一條紅色的繩索系著兩顆金色的鈴鐺!

  惡魔鈴鐺:

  魔法0-8,準確加4,敏捷加1,魔法躲避加20%,持久5-6,重量1。

  需要魔法力27點。

  隱藏屬性:

  1,準確加2,

  2,魔法躲避加30%,

  3,敏捷加2

  4,魔法盾時間延長30%。

  5,冰咆孝技能威力加20%

  注釋:在遠古的諸神戰中,邪神被眾神封印。

  只留下他的兩個仆人在世間看守能召喚并得到他無窮魔力的惡魔鈴鐺。

  而他的兩個仆人正是沃瑪教主與祖瑪教主。

  在諸神的契約過去了千年后,惡魔鈴鐺被一位追求無上力量的年輕法師從祖瑪教主手中奪去了。

  與其說是年輕人奪得了它不如說是鈴鐺選擇了年輕人,年輕法師從此走上了黑暗之路。

  最后他在昔年的女友以生命為代價的冰之咆孝中悔悟。

  他拋下了噬魂法杖,從頸間摘下了惡魔鈴鐺,捧著女友身體所化的生命項鏈消失在沃瑪森林中,而惡魔鈴鐺也從此不知所終。

  據說在過去的數百年間出現過幾次,每次都激起了瑪法大陸的腥風血雨,屠殺過后惡魔鈴鐺又再次銷聲匿跡。老人們都說:“瞧,它又在找尋下一個可憐的人了……

  這是一個超極品的惡魔鈴鐺!

  他的主屬性其實沒增加多少,原先的惡魔鈴鐺屬性只有0-7的魔法,準確加2。

  但在這里,魔法雖然只增加了1點,可其它幾個增加得勐啊!

  準確多加了2點,魔法躲避多加了20%!

  加上它的隱藏屬性,就這一個項鏈就是PK干架的好東西啊!

  難怪在這種重大場合,這精英大老情愿帶著這條項鏈出來干架了。

  若是普通的法神項鏈,估計實際情況還沒這項鏈好使。

  可惜,在這里卻是便宜給了秦生。

  那這條惡魔鈴鐺項鏈價值多少呢?

  在秦生玩的早期外界傳奇中,惡魔鈴鐺其實很貴,比起裁決之杖還要貴重!

  主要就是它高超的魔力,還有出得太稀少了。

  秦生記得自己當初玩的那個服,一條惡魔鈴鐺能換兩把裁決之杖!

  當初外界傳奇中,秦生自己帶著林書雅混祖瑪四層,打爆了一個800的祖瑪弓箭手,就爆出了一個惡魔鈴鐺。

  秦生當時撿起來,送給林書雅時,這老婆在網吧直接抱著他就是一頓狂啃,可把旁邊的人羨慕壞了……

  當晚興奮的二人直接去了小黑屋一宿……

  那在這個游戲中,它能價值多少?

  普通的惡魔鈴鐺在這里價值并沒有比裁決之杖貴,或許剛開始貴,但現在都過去了十多年了,價格早已不同。

  目前普通的惡魔鈴鐺價格在八千萬金幣!

  可是這個多加了那么多屬性的鈴鐺能值多少?

  秦生心里真沒譜!

  估計最少也能比一個普通法神高吧,那就是五億的價格了……

  也就是說,秦生光是撿了這條項鏈,就獲得了最少五個億!

  這對于普通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夜暴富!

  拿去賣了,不考慮升級換裝備,只管去快活城瀟灑的話,這真能瀟灑許久了……

  可秦生不會拿去賣掉!

  這惡魔鈴鐺他自己就能戴上啊!

  主要是戴上后,能增強外界的實力!

  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不但加強魔力,別的特殊屬性也十分有用。

  他一直隱約覺得,準確,敏捷魔法躲避等在外界也是極其有用的。

  兒子之前能用手接子彈,其實沒有猜錯的話,就是他的敏捷提升了,身體反應能力大大加強的結果。

  這條項鏈戴上,一定可以再次加強他的實力的。

  接下來,秦生緊張的繼續等待天降橫財,可惜,一直沒有再掉落在他的身上。

  過了沒多久后,他終于被系統強制復活去了。

  重新復活的秦生再次往沙巴克飛!

  可惜飛了好一會,就是飛不進去!

  無奈的他只能飛到沙巴克城附近,騎上摩托車,沖了進去!

  后面,秦生一直沒有機會再進入到復活點附近,更別說皇宮臺階那邊。

  人太多了,擠不過去!

  期間,他又被別的大老的火墻燒死過幾次,還被精英大老秒殺過幾次!

  來來回回跑路中,時間很快過去了!

  前方的戰況如何,秦生看不到,

  但最終沙巴克攻城戰結束時,還是沒有易主。

  顯然曾經的恛憶,一淚傾長城和第一傳奇等人并沒有打下沙巴克來。

  秦生的收獲倒是不錯。

  再次多了幾件名牌裝備。

  銀蛇,心靈手鐲,紅寶石戒指兩個,還有一個戰士的祖瑪名牌,騎士手鐲!

  還有二十多件普通極品裝備。

  可以說是一波肥了!

  將東西存放進倉庫,能給家人用的就留下,不能的,就賣掉。

  正跟木水平交易時,雨婕私聊了過來。

  “浪子,收獲如何?”

  “還不錯,幾件沃瑪名牌和兩個祖瑪名牌,還有一些普通極品。

  你呢?”

  “我,我運氣不好,只撿到一個圣戰戒指。”

  雨婕的聲音透露著壓抑不住的喜悅感。

  “啥?你真的撿到圣戰戒指了?”

  秦生震驚了,這特喵的叫運氣不好?

  這運氣逆天了好不好?

  基本上后面練級到四十級的錢,還有許多裝備都能拉滿了。

  “嗯。”

  “那你發財了啊,這可以換多少好東西啊!對了,那個戒指是極品的嗎?”秦生激動的問道。

  他也很好奇,雨婕撿到的會不會是個超極品。

  “攻擊0-9,防御0-2,敏捷1的,這是極品吧?”雨婕不確定的問道。

  秦生:“當然是超極品啊,你發財了!這價格,最少也要翻個兩倍啊!

  不,具體,你還是找個懂行情的人問問。”

  “好的。”雨婕甜甜的回道。

  這妮子,運氣就是好啊,一直能撿到好東西。

  秦生都羨慕死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雨婕此時站在另外一個客棧倉庫旁邊。

  嘴角微微上揚……

  她哪里撿到什么超極品圣戰戒指啊……

  去沙巴克逛了兩個小時,就撿了兩個沃瑪名牌,還有幾個普通極品裝備。

  沒辦法,沖不進去!

  她跟無名浪子說撿到超極品赤月名牌,無非就是想合理使用自己倉庫里的各種東西。

  鈴鈴鈴……

  她拿出了一堆普通屬性卷軸,還有白銀屬性卷軸,開始狂加各種屬性……

  浪子越來越厲害了,她得加強一下,否則追不上了……

  另外一邊的秦生,可不知道雨婕的小心事。

  他正在跟風盈袖私聊。

  風盈袖的運氣也不錯,撿到了一個小極品的泰坦戒指。

  道術2-7,敏捷加1。

  問秦生要不要呢。

  “不用了,你拿去賣了加強一下自己的屬性點等吧。”

  對方的東西,秦生哪里好意思要。

  再說,他現在主要穿戴的是法師裝備,道士裝備他目前的需求不大。

  其實他三職業加身的話,道士裝備就可有可無了。

  因為道士攻擊力不強!

  只要到了35級,能召喚神獸狗子,再能加防,加魔防,隱身,加血,還有施毒,基本上就夠了!

  基本都是輔助技能!

  想攻擊力高,還得戰士或者法師!

  這樣也好,道士技能輔助,法師技能練級,戰士技能打架攻擊!

  這種組合絕對強勢啊!

  話說那個星夜的傷感,據說他的第三職業不是道士,那么到底是什么?

  秦生也很好奇。

  接下來,秦生和狼王圖騰等人碰了一下面,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得到了不少好東西。

  狼王圖騰撿到了一個三眼手鐲,心月狐撿到了一把無極棍和力量戒指……

  總之,眾人的收獲都不錯。

  隨后,眾人又商議了一下,接下來去干嘛。

  秦生是接著去練級。

  但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雨婕他們都不愿意去。

  沒辦法了,秦生只好自己在朋友圈找人,準備繼續下豬洞迷宮包場練級……

  《感冒了,一直咳嗽,近七千字,求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