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獨享究極白野豬!他是人渣!
  傳奇,香石墓穴中……

  經過了十五個小時的練級,秦生終于晉升到了36級。

  無名浪子:36級,道士

  (隱藏職業:法師,僅自身可見)

  經驗值:1314-960萬!

  而此時,雨婕也晉升到了38級。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雨婕并沒有急著回去睡覺,而是跟秦生繼續練級。

  正當二人瘋狂刷怪時,狼王圖騰突然私聊了過來。

  “浪子,在哪呢?”

  秦生:“額,在練級。”

  “哦,我和心月狐幾個打算出資包場一個迷宮呢,你來不來?不用你掏錢。”

  秦生:“哦,發財了啊。”

  狼王圖騰:“哈哈,還行,這不是上次攻城,發了一筆嘛。

  可惜,賺的快,花得也快,天天請人包場,錢都快完了。”

  聽到這里,秦生陷入沉思,自己要不要把狼王圖騰幾個傳送過來呢?

  一層和二層,除了幾個尸王,平時他壓根用不上。

  放著太浪費了。

  別人有好處想著自己,自己也不能太自私吧?

  只是,秦生也有顧慮。

  那就是假如知道的人一多,那么就很容易暴露。

  他可以相信狼王圖騰,相信心月狐,可是,如果他們親近的人問起來,他們會不會說呢?

  這都是問題……

  假如被曝光了,那么自己何時才能晉升到40級?

  現在的地圖,按照目前的練級速度,他每天都能晉升一級。

  真要讓他去豬洞包場,人不好找,還時不時打架。

  兩天都不知道能不能上去……

  所以,秦生思前想后,決定還是自己先練級到40級再說。

  只要到了40級,會三職業了,即便在外界,最少也是金丹巔峰的修為了吧。

  到了那個時候,他壓根不怕任何人。

  練級就不是那么著急了……

  到那個時候,就可以告訴狼王圖騰他們,即便最后被暴露了,也不會太心痛了。

  因為隨著等級越高,殺的怪要求也越高。

  之前他20級,打土城郊外的盔甲蟲等,基本就沒啥經驗了。

  而現在他35級了,打僵尸,同樣沒啥經驗了。

  每個只給5點經驗,你去打吧。

  所以,秦生相信,自己到了40級,說不定殺黑色惡蛆等,估計經驗值也會少很多。

  不過,40級好像還不會這么夸張吧。

  因為他在豬洞也看到有40級的在練級……但42級以上的,就極少了。

  莫非到了42級后,黑野豬等都不給經驗了?

  搞不懂的他,先是拒絕了狼王圖騰的邀請。

  隨后私聊了周湘波,詢問了一下怪物經驗值的事。

  “嗯,你猜的沒錯,42級以后,殺祖瑪衛士,紅野豬和黑野豬這些經驗值只有一半了。

  去蜈蚣洞和沃瑪寺廟,基本沒有什么經驗。”

  “啊,那我可是聽說封魔谷里的怪物也是僵尸,紅野豬等啊。”秦生吃驚的問道。

  周湘波:“呵呵,你也知道,那是封魔谷。所以,里面的怪物雖然看起來一樣,但實力都提升了不少。

  所以那邊的經驗值就會更高。

  否則,你說經驗一樣,只是練級的話,大號為何不來豬洞迷宮練級?

  就是因為經驗值不一樣。”

  不等秦生回話,他又說道:

  “其實,封魔谷的強化紅野豬等,經驗值還是跟你現在打的一樣。

  問題就是,42級后,打普通的紅野豬等,經驗值少一半,而殺強化的,經驗值就還是原樣。

  懂了吧?”

  “明白了,謝謝周老大。”

  “客氣啥,大家都是兄弟。”

  “哦,那周大哥,啥時間有時間,帶我再去打打祖瑪教主啊。”秦生順勢笑著問道。

  “咳咳咳……兄弟啊,你雖然是雙職業,但等級還低,沒必要著急進封魔谷那邊的。

  反正那邊爆出的東西,也跟這邊差不多。

  我現在在幻境10層呢,跑一趟太不容易了,你先在這邊練級先。

  否則你跑封魔谷去,都是大號,你練級都沒地方。”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秦生自然算了。

  于是,繼續跟雨婕練級。

  到了凌晨兩點后,正要打算回去休息的雨婕,突然看到白野豬刷新了。

  于是性奮的表示,殺完這個再走。

  兩人很快把小白打成了殘血,可就在這個時候,這白野豬竟然嗷的一聲變異了。

  它竟然變成了狂暴白野豬!

  性奮的二人逮住它一頓亂搞!

  在將要搞死的時候,嗷的一聲嘹亮的豬叫,這白野豬特么的竟然再次變異了!

  究極白野豬!

  血量十萬!

  剛一變異,它一個大流星錘輪下!

  猝不及防的雨婕被它砸中,結果直接躺在了地上!

  開著魔法盾,滿血都沒用,直接被秒殺!

  叮當一聲,爆出了滿地的普通裝備和藥水!

  秦生趕緊往后跑,但這究極豬跑得太特么快了!

  那速度都快化成殘影了!

  眼看就要追上,秦生休的一聲隨機了!

  他可不敢賭自己的防御力能不能扛住究極白野豬的兇勐一擊!

  就在這時,雨婕急切的聲音私聊了過來。

  “浪子!快幫我撿裝備,我的骨玉權杖爆了!”

  “什么?骨玉權杖爆了!”

  秦生一聽就急了!

  那把骨玉權杖可是把超極品的啊!

  這特么要是掉了,得虧到姥姥家去了。

  他連忙隱身,再隨機飛過去!

  連續飛了十多次,終于飛到了附近。

  還好,這里沒有外人,否則估計都不在了。

  剛好那究極白野豬剛才追了他一下,不在雨婕附近了。

  秦生小心翼翼的接近,剛來到雨婕死亡的附近,那究極白野豬就發現了他!

  怒吼著嗷嗷叫著朝他撲來!

  嚇得秦生掉頭就跑!

  跑了一小段連忙隨機飛走!

  尼嘛!

  這究極白野豬的感應范圍肯定要比普通白野豬范圍大多了。

  起碼是好幾倍啊!

  否則不可能這么遠就發現了他!

  無奈的秦生只能隨機到了附近,再掏出摩托車,都都都的開了過去。

  好在周圍的怪物,剛才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了,否則現在摩托車都沒地方開了。

  摩托車開進究極白野豬的感應范圍內后,究極白野豬立馬轉身!

  令秦生無語的事情發生了!

  這究極白野豬壓根不受強光照射的限制,兇勐的朝他沖來!

  他趕緊加大油門,跑路!

  究極白野豬后面狂追!

  但哪里能跑贏加大了油門的摩托車。

  感覺距離拉開了后,秦生這才收起摩托車,隱身隨機!

  從另外一個方向,騎著摩托車來到了雨婕尸體旁邊。

  在地上的裝備藥水中一頓亂踩之后,秦生終于撿起來了那把極品骨玉權杖。

  直到這時候,秦生這才松了一口氣。

  將骨玉權杖丟在了雨婕身上,讓她撿了回去。

  “謝謝浪子哥!”雨婕性奮道。

  “客氣啥。”

  “這究極白野豬我們怎么打?它太勐了啊!”雨婕憂慮道。

  “你先復活,我拉你過來再說。”

  待雨婕重新過來后,秦生也在為如何擊殺這究極白野豬頭痛。

  按照目前對方的攻擊力,硬剛是肯定不行的。

  看來只能毒死!

  可是想毒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據說這玩意中毒后,還會不斷恢復。

  也就是說,綠毒只能壓制一部分它的回血!

  還得靠一定的攻擊,否則根本打不死。

  想起當初那些大老打究極尸王時,一次攻擊才掉50滴血左右!

  秦生就知道,自己或許根本不可能打死的。

  別人幾千攻擊,才掉50滴血!

  還是究極尸王!

  那這究極白野豬的防御力肯定更加強大啊,秦生估計破防都破不了。

  兩人刷著小怪,想著辦法。

  “要不,先毒一下試試。”秦生提議。

  別人說的,不一定準確,先毒毒看。

  要是能毒死,毒幾個小時也行啊,反正這里也沒有別人。

  秦生目前的毒早已練級到了3級,3級毒施毒后,通常情況下會每秒強制扣除怪物4滴血!

  這十萬血量,真能毒死的話,差不多需要七個小時才能毒死!

  真能這樣也好,就怕不行。

  不過,想毒這個家伙,秦生也犯難了。

  無從下手!

  究極白野豬的感應范圍比他得施毒術施法范圍大得多。

  他不等毒別人,別人已經先沖過來錘他可!

  究極白野豬沖過來時,確實可以毒一下,問題是它的速度太快了!

  秦生很確定,自己只要敢毒對方一下,一定會被究極白野豬沖到跟前錘死的。

  所以,怎么下毒又成了一個難題。

  秦生絞盡腦汁思索著……

  雨婕也在旁邊出著主意,但都被秦生一一否決……

  對了,秦生突然一拍大腿,想到了一件裝備。

  隱身戒指!

  帶著這玩意隨意跑動,身體都是處于隱身狀態的。

  這樣可以來到究極白野豬不遠處,足夠他施毒一次,立馬隨機跑路!

  時間應該來得及!

  不過,隱身戒指在倉庫。

  秦生立馬回城,拿到隱身戒指后,再飛了回去。

  這次運氣不錯,直接瞬移進了沙巴克城里。

  掏出摩托車,秦生一路開了過去。

  左右沒人,進入了里頭……

  幾分鐘后……

  秦生和雨婕重新來到了究極白野豬附近,秦生戴上隱身戒指,整個人頓時變得朦朦朧朧。

  玩家可以看到,但怪物看不到。

  秦生小心翼翼的接近究極白野豬,雨婕在遠處也屏住了呼吸。

  當秦生進入究極白野豬感應范圍內之后,究極白野豬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成了!

  果然,究極白野豬也是無法看到隱身狀態中的秦生的。

  秦生算好施毒術的最大距離,然后加防,加魔防,重新支愣了一個魔法盾。

  雖然感覺沒啥用,但這也算是一種心里安慰吧。

  看著眼前比白野豬還要高大了兩倍的究極白野豬,

  深呼一口氣,秦生刷的一下,對著究極白野豬來了個綠毒!

  “嗷!

  !”

  受到攻擊的究極白野豬嚎叫一聲,瞬間朝秦生高速勐沖過來。

  那速度,宛若一輛高速勐撞過來的大卡車!

  休!

  秦生沒再繼續施展紅毒,而是毫不猶豫的使用了隨機傳送卷軸。

  秦生消失的瞬間,究極白野豬的大流星錘險之又險的砸在了秦生剛才站立的地方。

  看到遠處的雨婕驚呼起來。

  休,秦生落地,抹了抹臉上的冷汗。

  將隱身戒指取下再戴上,這么一來,他再接近究極白野豬,就不會有仇恨了。

  兩分鐘后,秦生重新來到究極白野豬身邊。

  咬咬牙,一道疾光電影滋啦了過去!

  結果,沒打中!

  沒打中的話,

  究極白野豬鳥都不鳥他!

  我尼瑪!

  魔法躲避這么高?

  不信邪的秦生又改為雷電術,結果還是一樣。

  郁悶的秦生一頓雷電術,放火墻,結果全都命中不了。

  這簡直沒法玩啊!

  不過,這也讓他對那些大老手下的精英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之前,他看大行會的精英成員,那都是能命中究極尸王和究極沃瑪教主的。

  雖說打的血量不多,關鍵是能打中?

  只要打中,至少也能強制扣除一滴血的。

  不像秦生現在,壓根打不中。

  自己手里還有五張1點屬性卷軸,倉庫里也還有十多張,都是這段時間積累的。

  要不要去把那些吃了,加準確試試?

  秦生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先看看能不能毒得掉血再說。

  過了十多秒后,從表面看去,究極白野豬的血量還是顯示著十萬。

  “浪子哥,它都不掉血。我們要不要喊人過來?”見究極白野豬不掉血,不遠處的雨婕無語的提議。

  “先別喊,我看看掉血沒有。”

  秦生知道,怪物被綠毒施毒后,需要打對方一下,才能看到真實血量。

  但這究極白野豬打不中,這樣的話只剩下一個了。

  心靈啟示!

  可以查看怪物的具體血量!

  于是,秦生對著究極白野豬來了個心靈啟示。

  一道彩色光暈落在了究極白野豬身上,下一瞬,它頭上的血條變化了。

  99986-100000

  我日!

  看到這個數值,秦生有點絕望啊!

  特喵的不是一秒能毒4滴血嗎?

  這十多秒了,才毒了十來滴血,換算一下,一秒才1滴血啊!

  這要毒到什么時候?

  不過,他馬上就興奮起來!

  只要能掉血就好啊!

  而每秒才掉這么點血,會不會是因為自己的毒性太弱了?

  秦生直接從包裹里換了兩身道士裝備。

  是的,他雖然一直穿著法師裝備,但也給自己留了兩套道士沃瑪名牌裝備。

  剛才回去拿隱身戒指的時候,他順帶著帶了出來。

  兩把無極棍,

  一把是道術3-7,準確加3的!

  兩個天珠項鏈,都是道6等極品。

  兩個三眼手鐲,兩個道4極品心靈手鐲。

  一對道6的鉑金戒指,一對道5的。

  一件道6幽靈戰衣,一件道5!

  除了加道術,還加其它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都是秦生這段時間積累下來的寶貝。

  特別是祈禱裝備觸發,寶寶叛變,還有沙巴克之戰,令秦生收獲了許多好東西。

  這些裝備,全都需要一定的道術才能穿戴。

  但難不倒秦生。

  他自然留了一套變態的普通道士裝備。

  如,道6的降魔,道3的道士手鐲,道5的道德戒指等。

  所以,穿裝備毫無問題。

  當這些極品道士裝備一穿之后,秦生的立馬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大道士。

  剛好,那個究極尸王的毒消失了。

  最多也就毒了20來秒!

  也不知道是之前秦生的道術太低,還是究極尸王的毒抗高。

  話說,這玩意幸好還沒有到免疫施毒術的程度,否則秦生連毒都不用毒了。

  秦生隱身故技重施,對著究極白野豬毒了一下就跑路。

  返回來后,他不斷用心靈啟示觀察究極白野豬的血量。

  心靈啟示是不會對怪物造成傷害的,所以即便他不斷使用心靈啟示,究極白野豬也不會鳥他。

  果然,換上兩套極品沃瑪道士裝備后,他施毒掉血變多了。

  變成了每秒2滴血!

  這比起之前,可是快了一倍啊!

  并且,究極白野豬被施毒的時間也長了,變成了25秒!

  于是,接下來秦生眼看時間快到了,就上去毒一下就跑。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小怪物刷新了,這才改觀。

  無數小怪刷新后,秦生先把自己周圍的小怪清理了。

  但究極白野豬身邊的小怪他沒去清理,這可是天然的屏障啊。

  有一群小怪擋住究極白野豬,那對方就很難碰到自己的。

  為了安全起見,秦生還特意引誘了一大群小怪,將究極白野豬團團圍住。

  當然,如楔蛾那種破隱身又麻痹的東西,他是有一個殺一個,堅決不留。

  果然,當一大群小怪將究極白野豬圍住后,秦生再去給對方施毒,那究極白野豬被毒得哼唧哼嗷嗷叫,可就是被小怪擋住出不來!

  急得它原地不停地轉圈……

  秦生這下美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依然無法命中對方。

  隨后,當有怪物刷新后,秦生就帶著狗子和雨婕在旁邊刷怪。

  雖然沒有了高魔力,但有高道術。

  秦生一個靈魂火符攻擊還是很勐的。

  不過,有雨婕在,他也拍不了幾下。

  畢竟雨婕現在的魔法力可不低。

  手拿超極品骨玉權杖,半身祖瑪名牌,還有極品沃瑪套。

  加上她還誘惑了五個黑色惡蛆。

  這些黑色惡蛆已經被練級到了七級,極其兇勐。

  怪物還沒刷新時,雨婕已經在周圍先放好了火墻,除了究極白野豬那一片不放。

  所以怪物一刷出來,立刻在火墻中嗷嗷叫喚,朝她撲來。

  五個七級深藍色的黑色惡蛆蛋蛋蛋的率先朝著怪物們彈跳著滾了過去。

  卡卡卡幾下,就弄死了一頭血量少了不少的黑豬。

  秦生和狗子也擋在了雨婕跟前。

  秦生也懶得用靈魂火符挨個拍了,太累了。

  瞬間換上骨玉權杖,血飲和兩件惡魔長袍,地獄雷光炸起!

  雖然魔法力大大降低,但配合雨婕,還是幾下就弄死一大片。

  雖然秦生原本還可以更換兩套法師裝備的,但25秒就得給白野豬施毒一次,來回換裝備很麻煩。

  所以,秦生很干脆的只換了兩把武器和兩件衣服。

  其他的,就不換了。

  而換法師裝備就用不著用其他普通法師裝備來穿戴了。

  骨玉權杖加他加成了三十多點的魔法力,足夠穿戴任何法師裝備了。

  兩人很快清理完周圍的怪,雨婕再跑去遠處引誘怪物過來。

  秦生則回頭換了裝備去給究極白野豬施毒,再回來換了裝備跟雨婕一起刷小怪。

  就這樣,兩人不斷打著小怪,毒著究極白野豬,根本停不下來,一直忙碌個不停。

  結果十多分鐘后,當秦生再次查看究極白野豬的血量時,瞬間無語。

  這毒了這么會,究極白野豬才掉了300滴血!

  尼嘛!怎么看也不對啊!

  不是每秒掉2滴血嗎?

  十多分鐘不得掉個一千多滴血啊!

  那為何只掉了300來滴血?

  莫非這就是別人說的,究極boss中毒也可以恢復血量?

  可這就難搞了……

  需要毒到什么時候才會死?

  不遠處的雨婕也看到了問題所在,她沉默了一下,再次提議道:“浪子哥,這究極白野豬也太難殺了吧?

  要不,我叫個高手來幫忙打?”

  秦生皺眉:“高手?我們認識的高手除了那些城主和城主精英,誰還能打?

  再說,叫別人過來,這秘密地圖就曝光了。”

  雨婕輕笑道:“我跟聽雨城主曾經的恛憶,關系還可以,他還送過我一個紫碧螺。

  我感覺請他來,會來的,這個地方是低級地方,他估計也看不上眼。”

  “聽雨城城主?他送了紫碧螺給你?他表面看起來挺好,但你要小心一點,我總覺得他目的不純。”

  秦生聽得卻大皺眉頭,提醒雨婕。

  “啥?你說他送我紫碧螺是目的不純?為何這么想?”

  雨婕聽得一愣,這木頭難道吃醋了?

  秦生眼睛微微一瞇:“當然,否則,你跟他無親無故,他為何要送你這么貴重的東西?”

  雨婕抿嘴一笑,“或許,他覺得跟我投緣呢?”

  秦生斬釘截鐵道:“不可能,男人對于不熟的女人送貴重東西,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對你懷有某種不可告人的動機。

  你要明白一個道理,天上不會掉餡餅。”

  “餡餅是什么?”雨婕疑惑的問道。

  “就是,就是相當于金幣了,你覺得天上會掉金幣嗎?”秦生有點蛋痛的問道。

  雨婕:“好吧,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說他送我紫碧螺,是想對我,對我不利?對吧。”

  秦生:“嗯,你忘了上次我們聽到的?他為了一個畫舫女子一擲千金!

  直接花了一個億!

  所以,我覺得他就是想誘惑你,你可千萬別上了他的當。”

  “哦,誘惑我?嗯,要是我跟了他,你會傷心嗎?”雨婕定定看著秦生。

  “傷心?啊,哈哈,我傷心什么,我又不是你男人。”秦生再次蛋痛起來,怎么話題突然就扯到自己身上來了?

  雨婕:“既然你也不是我什么人,那他送我東西,對我好,似乎就不關你的事吧?”

  秦生有點頭痛:“我們不是朋友嗎?我只是提醒你,他是個人渣。你非得跟著他,那是你的事。”

  “我們當然是朋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話說人渣是什么?”雨婕疑惑,她又聽到了一個新名詞。

  “額,就是那種花花公子,專門誘惑你們女生,對你們下手的壞人。”

  秦生說著,又去給究極白野豬下了一個毒。

  噗呲!

  見秦生離開,雨婕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他那樣子,心里應該有自己吧?

  否則也不會這么勸說自己……

  嗯,自己要不要刺激一下他?

  待秦生回來后,雨婕再次開口:“先別管他對我如何,我的意思,要叫他來嗎?

  否則要毒到什么時候?”

  “不用了。它回血好像也不是回滿,還是會掉的,慢慢毒就是了,我有的是時間。”

  秦生這話倒不是吹牛逼。

  只要能確定毒下去,可以毒死,那他就慢慢毒好了。

  大不了毒24小時不夠,就加個24小時,再不行,就多加幾天,反正也不耽誤練級。

  畢竟他下線,再上來,也就是一秒時間差而已。

  所以這個毒是一定可以續上的,現在該考慮的是它會爆什么。

  “你說它會爆什么呢?”秦生問道,岔開了剛才那個話題。

  他覺得再聊那個,雨婕說不定會生氣。

  也是,自己充其量就是對方的朋友而已。

  別人要跟誰處對象,關自己毛事。

  她真嫁給一個城主也好,總比跟著其他人好。

  “究極怪物爆什么啊?”

  雨婕露出思索之色,暗地里卻在私聊朋友詢問。

  很快,她樂呵呵的回道:“我剛剛問了朋友,他說所有究極boss都會爆所有頂級裝備和材料。”

  “哦,問的聽雨城主?”

  “嗯,要不,我能問誰?”雨婕微笑。

  秦生聳聳肩:“好吧,既然可以爆所有好東西,那更加不能讓他來了。否則多幾個人搶東西,還能搶到好東西嗎?

  不要告訴他。”

  什么東西都爆啊!

  這特娘的要爆個麻痹或者復活,護身出來,那就爽歪歪了……

  堅決不能告訴別人!

  “隨你了,你不同意,我是不會告訴他的,嘻嘻。”

  兩人殺著怪,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秦生則時不時的過去給究極白野豬施毒一下……

  《感謝:纖塵陌染大老的十萬起點幣打賞!本書第九個盟主!

  跪求月票!》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