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十六章 超級美味!
  老母雞吃了大米和肉沒事后,秦生立刻行動了起來。

  用游戲里的大米蒸了一鍋米飯,又用游戲里的雞肉,燉了一鍋雞湯。

  待湯味出來后,一股誘人的香味彌漫整個廚房,聞之令人食指大動。

  接下來,秦生又用游戲里的雞肉和鹿肉分別做了兩個菜。

  一個紅燒雞塊,一個爆炒鹿肉。

  一頭鹿肉雖然大,但秦生輕松的用手扯下了一塊鹿腿肉。

  做起菜來,也不麻煩。

  夾起炒好的一塊雞肉,秦生一口咬下去,瞬間整個人都驚了。

  一股香味瞬間充滿口腔,細吃之下,

  這雞,肉質細嫩,略有嚼頭,甜汁入味,越吃越有味,越吃越想吃,就連骨頭里都似乎香飄四溢,舍不得吐掉。

  臥槽!

  這雞肉!

  絕對是他吃過最美味的雞肉!

  他情不自禁的又夾起一塊,狠狠吃了起來。

  舒服的咽下去后,他又夾起一塊鹿肉吃了起來。

  結果,這鹿肉,同樣肉質鮮美,香嫩爽滑,令人吃了還想吃……

  比他在市場上買過的鹿肉,何止強了一倍?

  他再喝了一口雞湯,瞬間,滿口生香,吞下后,整個人都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美味至極,令人回味無窮……

  他再打開電飯鍋,一股濃香撲鼻而來。

  里面的大米,顆粒均勻,長條狀,飽滿,膠質濃厚,色澤晶瑩透亮。

  盛出一碗,吃了一口,口感香糯,柔軟,滿嘴生香,絕對是米中精品啊。

  秦生唏哩呼嚕的吃了起來……

  正吃得香呢,他的腳被什么拱了拱。

  低頭一看,原來是阿黃。

  它正拼命搖著尾巴,眼睛滴溜溜的盯著桌子上的菜肴。

  口水吧嗒吧嗒的從張大的嘴巴里流了出來……

  “沒出息。”

  秦生摸了摸狗頭,去拿過它的狗盆,撥了一些肉塊,還有米飯在里面。

  先放在了桌子底下,

  “先等會,太燙了。”

  秦生交代一句,阿黃頓時乖乖的趴在了地上,搖著尾巴,眼巴巴的盯著眼前的食物,哈喇子不停地流。

  這狗養了這么久,已經略微通人性了,一些簡單的話,它也能聽懂。

  見這貨一副可憐樣,秦生把嘴里吃剩的雞骨頭,丟進了它嘴里。

  阿黃立刻咔咔咔的啃著,尾巴搖的更加歡了。

  不久,隨著秦生一指,阿黃頓時狂吃起自己的食物來。

  越吃,它的尾巴更加的猛搖,看得秦生都有點懷疑,會不會搖斷了……

  一人一狗,一陣狂吃之后,都滿意的打了個飽嗝。

  接下來,秦生考慮著一件事。

  那就是如何將這些肉塊變現。

  所有肉塊,從包裹里拿出來,絕對新鮮。

  問題是,他沒有生產檢疫證,也沒有大型加工廠。

  他拿去做鹵肉賣,這個沒問題。

  但是,肉塊太多了。

  一只雞十斤,一只鹿,一兩百斤。

  他賣鹵肉,要賣到什么時候。

  因此,想大量出售,還得批發給別人。

  但問題就是,這些肉能批發給誰,能賣給誰?

  誰能接盤?

  拿去市場,沒有檢驗證,市場工作人員不一定敢接。

  而且這雞肉,一看體格,就是不一樣啊。

  所以,銷售是個大問題。

  想在市場銷售有困難,那么其它的呢?

  比如,飯點,酒店?

  自己上門推銷,對方愿意采購的話,應該也可以。

  畢竟,他此前在飯店上班時,就有人過來推銷調料,還有各種肉類等。

  心里閃過種種念頭,最終秦生都只能暫時壓下。

  因為他目前還得照顧兒子,只有等兒子出院后,他才能去做這些事。

  隨后,他用打包盒子打包了飯菜,還有湯等。

  他自己做熟食的,家里并不缺打包盒子。

  打了個車匆匆再次來到了醫院。

  此時,已經快下午兩點了。

  病房里,林書雅正和兩個女人坐著聊著天。

  一個是趙志強的媽媽,張玉蘭。

  一個是李心琪的媽媽,王芳。

  三人談笑風生,看起來相處得不錯。

  兒子秦鳴則靠在床頭,玩手機。

  秦生到來后,張玉蘭和王芳立刻起身,對他表示感謝。

  張玉蘭:“秦兄弟,對不起啊,昨天我脾氣有點不好,謝謝你的靈符。”

  “秦大哥,多謝你的靈符了。”

  “哈哈,沒事,沒事,都過去了,孩子們沒事就好。”

  秦生打了個哈哈,他也不是個刻意計較的人。

  別人都認錯了,他還能計較啥。

  這時,林書雅笑道:

  “你再不來,我就要走了,還得上課呢。”

  “別,我熬了一鍋雞湯,還炒了兩個菜,可好喝了,你嘗嘗。”

  說著,秦生從袋子里,拿出了幾個打包盒子,一一打開。

  瞬間,一股濃郁的香味彌漫而出,整個房間都充斥著令人流口水的濃香味道。

  在場的眾人,都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秦兄弟,你這熬的什么湯啊,也太香了吧?”張玉蘭驚訝的問道。

  “是啊,這味道,聞到都讓人上頭,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王芳同樣贊不絕口。

  “哈哈,大家一起嘗嘗。”聽到有人夸自家老公,林書雅大方的招呼。

  拿起秦生帶的一次性喝湯碗,給兩人盛了一碗。

  “這,不好吧。”張玉蘭擺擺手。

  她是有錢人,抹不開臉。

  反倒是王芳落落大方,笑吟吟的接過一碗。

  “我來嘗嘗秦哥的手藝。”

  吹了吹,喝了一口,王芳眼睛瞬間瞪大,滿臉不可思議。

  又喝了一大口!

  這才滿臉笑容的贊嘆:

  “這湯,說真的,是我這一輩子喝過最美味的湯,沒有之一。”

  王芳的話令張玉蘭一陣無語。

  就算秦生救了你閨女,但拍馬屁也不用這么拍吧?

  眼見張玉蘭的神色,王芳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微微一笑,道:“張姐,你嘗嘗,絕對好喝,我真沒有一點恭維的意思。”

  “哦,那我倒要嘗嘗秦兄弟的手藝了。”

  張玉蘭不再矯情,心中打算,嘗一口就行。

  拿起另外一碗,請喝了一口。

  入口濃香,一口下去,整個人渾身舒泰,滿嘴都是鮮香的湯味,不斷在嘴里爆炸。

  渾身的細胞都在顫抖,催促著她繼續喝!

  咕嚕咕嚕!

  一口氣喝下一碗,她這才贊嘆道:

  “秦兄弟,你這雞在哪里買的?這比我們買的養了好幾年的土雞還好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