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六十三章 老夫老妻
  楚州,一出租公司內……

  秦生回憶了種種之前學車的內容后,順利的啟動了大貨車。

  剛開始還有點緊張,但馬上他就變得很輕松起來。

  因為他發現即便長期沒駕駛,但現在駕駛起來也是熟練至極。

  各種駕駛技巧,牢記心中。

  加上身體本身變得強大了很多,也漸漸令他的心境產生了某種變化。

  很快就從緊張的狀態下擺脫出來,變得極其自然。

  待他開了一段路后,整個駕駛已經變得行云流水起來……

  十多分鐘后,他駕車來到了楚州市的服裝鞋子批發市場。

  兩個小時后,他已經裝載著滿滿一車貨,離開了這里。

  開出去市外,來到郊外無人的地方,他進入車廂后面。

  里頭,各種服裝鞋子已經裝滿了十多個大袋子,被他揮手裝入了包裹里。

  他在服裝批發市場買的都是騙子貨!

  衣服,短裙等,都是10塊左右批發的,買了一千件左右!

  鞋子都是十五左右批發的,買了五百件左右!

  一共花費了兩萬!

  鞋子衣服,這玩意在游戲里都有賣得,自己拿去批發給商店看看。

  銷量好不好,他也不清楚,所以他買的不算多。

  心中打定主意,他又驅車來到飲料批發市場。

  買下了一批可樂雪碧等……

  煙的話,他就沒買什么了,自己抽抽,偶爾送送人……

  一切搞定,他驅車回到了家里。

  此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兒子在教女兒看書,老婆在做飯。

  晚餐的食物,還是秦生留下的精品豬肉,極品鹿肉,雞肉,魚肉等……

  沒辦法,吃了這些東西后,全家人再吃別的肉食,根本吃不下了。

  味道差得太大。

  冰箱里以前賣得豬肉,拿來喂狗,狗都不吃。

  以前爸媽送來的農村大米,拿來喂雞,雞都情愿餓著。

  寵物都養刁了,又何況是人……

  “好香,在做什么好吃的?”秦生從后面抱住了做飯的老婆。

  “還不是這些。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買來的食材,我們吃別的,都吃不下了,別鬧,都老夫老妻了,還沒抱夠啊。”

  林書雅扭了扭身體,示意老公放開。

  “不,一輩子都不夠。”秦生抱的更緊了。

  “待會孩子進來,看到不好,放開啊。”林書雅炒著菜無語道。???.

  “哈哈。”

  秦生笑著放開,手里出現了一個精致的盒子。

  “給。”

  林書雅回頭一看,疑惑問道:

  “什么東西?”

  “你自己看看,我來炒,送給你的禮物。”

  秦生呵呵笑著接過炒鍋,翻炒起來,“加鹽了沒?”

  “就加了點醬油,別的還沒加。”

  林書雅說著接過盒子,臉色頓時一呆。

  “天之藍鉆石項鏈?”

  打開一看,果然,里面是條精美的項鏈。

  “送你的,你戴上試試。”秦生得意的笑道。

  “這,這得一萬多吧?你那邊剛好點,不用買這么貴的東西吧?我結婚時戴的那條就挺好。”

  林書雅嘴上數落著秦生,眼睛卻看著手里的天之藍項鏈發亮。

  結婚這么多年,也就結婚那天,秦生給她買了一條八百多塊的黃金項鏈。

  結婚戒指還是五百多的黃金戒指。

  沒辦法,那時候窮啊……

  她家里倒是有錢,可惜老爸心狠,結婚都不來參加,又怎么會給她送禮過來?

  她倒也沒有特別怨恨自己父親。

  路是自己選的,怪不了別人。

  反而,她愧對父母。

  每周她會給母親打個電話問好,聊聊家常。

  母親經常問她,缺不缺錢,她都說夠用了。

  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會開口。

  可惜前幾天兒子生病,她鼓起勇氣給母親打電話時,父親在旁邊,直接說不借。

  她既無助又無奈,最后也只能暗暗承受。

  不過,第二天母親就偷偷給她轉了五萬塊過來。

  那時候,老公已經有錢了,她沒要,又轉回去了。

  但她知道,母親心里是有她的。

  她最后悔的一件事,大概就是當初沒跟家里鬧翻時,沒有存下點零花錢。

  否則嫁過來這邊,也不用過得那么辛苦……

  “哈哈,老婆,買都買了,不會退了,以后我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的。”

  “好,那,你給我戴上。還有,答應我,以后別買這么貴的了,我們日子還長,以后孩子讀大學,結婚,買車,買房子等等都需要。”

  “嗯。”

  秦生放下鍋,洗干凈手,小心的幫老婆把項鏈戴了上去。

  “漂亮嗎?”林書雅面若桃花,臉上有點激動。她上學時,學校不讓戴各種首飾。

  所以家里一直沒給她買過,等她到了能佩戴時,又跟家里鬧翻了。

  哪個女人不愛美?

  她也不例外。

  這條項鏈,她記得是去年逛街時,自己多看了幾眼,問了價格,沒想到老公一直記得。

  此時戴上,說不高興那是假的。

  “當然,楚州二中的第一美女教師,可不是開玩笑的。”

  “貧嘴。”林書雅風情萬種的橫了他一眼。

  搞得秦生忍不住抱住了她。

  “晚上,放手!”感受到老公火辣辣的目光,林書雅臉都紅了。

  這老公最近怎么了?

  莫非真變異到那方面去了……

  可別把身體弄垮了……

  今晚之后,五天之內,不能讓他再碰自己了。

  作為一位優秀的高智商人才,她當然懂得細水長流的道理……

  “嘿嘿。”

  秦生捏了捏他水嫩的臉蛋,“你出去吧,我來。”

  很快,飯菜做好。

  一家人開心的吃了起來,而阿黃依然叼著它的飯盆過來了。

  “我來。”依依笑嘻嘻的拿起一大盤白,給狗子扒拉,一點也沒有抓不穩的現象。

  這一幕,林書雅看得暗暗點頭,看來今天的訓練有效果了。

  女兒能控制一下自己的力道了。

  秦生同樣目光閃動……

  咯咯咯……

  陽臺上的老母雞又叫了起來……

  “我來喂它,哈哈!”依依又拿著東西過去了。

  “老公,這雞,這兩天的食量好像加大了不少,沒有肉吃都鬧騰。”林書雅在旁邊道。

  “哦,那就讓它吃。”

  秦生看了看阿黃,又看了看老母雞,眼睛微微閃動……

  似乎感應到了秦生的目光,阿黃吃飯都變慢了,尾巴卻搖城了花。

  陽臺上的老母雞也不再咯咯咯的叫喚,乖乖的吃著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