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六十八章 怒賺一百萬!
  楚州市……錦繡花園小區中……

  一番劇烈的戰斗后,三級邪魅被秦生斬殺!

  地上掉落了一件鎧甲,一塊古舊的圓形令牌,還有那幾張還在發光的靈符。

  秦生還獲得了二十點屠魔點!

  竟然有20點屠魔點!

  秦生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上前撿起靈符和令牌,看了看,令牌上面的花紋都快磨沒了。

  只有一個隱隱的“衛”字。

  莫非這是那邪魅以前的令牌?

  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秦生隨手將它放進口袋里。

  實際上剛放進口袋,他卻已經將令牌丟進了游戲包裹里。

  邪魅的東西都很邪性,他可不敢隨意放在口袋。

  那件鎧甲很破舊,他踢了一腳,直接咣當一聲,散架了。

  “秦大師,它死了沒?”

  這時,李雨青和黃云辰兩口子戰戰兢兢的過來了。

  見秦生如此勇猛,此時三人的眼神盯著秦生,都是一臉崇拜。

  “死了,也有可能沒死。”

  秦生看著三人,他發現隨著重裝戰士的死亡,纏繞在黃云辰夫婦身上的陰氣也消失了。

  “啊,怎么說?”三人驚呼。

  他們實在是被剛才的事情嚇壞了!

  陰氣化形,他們竟然看到了邪魅!

  還親眼看見邪魅擊殺了一個人,另外一個,還不知道死沒死。

  “這個待會再說,這尸體怎么處理?”

  秦生指了指地上純陽子的無頭尸體。

  “這個好說,但另外一人呢?”強忍住不適,黃云辰道。

  “我看看。”

  秦生走了過去,其實他已經感應不到凌霄子的氣息了。

  果然,看了看,凌霄子也死了。

  “他也死了。那今晚的事,黃先生要如何處置?”秦生玩味的看著黃云辰。

  “火靈觀的大師被邪魅所殺,秦大師救了我們。您看,可以嗎?”

  黃云辰小聲的說道。

  沉默了一下,秦生道:“可以,但要修改一下,火靈觀的兩位大師被邪魅所殺,你們被路過的高人所救,滅掉了邪魅。”

  黃云辰:“好!秦大師放心,我會安排妥當,絕對會令大師滿意。

  那剛才您說邪魅可能還沒死……”

  “今天它應該死透了,你報警后,他們會來處理的。假如他們今晚沒有處理,你讓李醫生明天告訴我一下,我會來處理。”

  黃云辰:“好,那,今晚我就不留秦大師了。報酬的話,我現在轉賬估計會不安全。

  我會讓小青的父親的朋友給你轉賬的,絕對的安全,你放心。

  你等下把賬號發給小青。”

  “可以,這有三道靈符,你們戴在身上,能辟邪,不要讓別人看見了。”

  秦生給了黃云辰夫婦還有李雨青三道剛才用剩下的靈符。

  “啊,謝謝大師!”

  三人眼睛一亮,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這靈符的威力,他們剛才已經見識過了。

  火靈觀的靈符砸在那個邪魅身上,就跟撓癢癢一樣。

  而這秦大師的靈符砸過去,瞬間砸翻了邪魅,兩者之間的差別,是個瞎子都能看出來!

  天差地別啊!

  “我開車送你回去吧。”李雨青道。

  “不用。我的賬號是……”

  秦生將銀行賬號告訴了李雨青,轉身問黃云辰:“你這哪里沒監控?”

  黃云辰:“這里就沒有,還有那邊的花園樹林都沒有。”

  “好,再見,記住,不要跟別人說起我。”

  話落,秦生一個沖刺,進入了那邊的花園中,轉眼消失在黑暗之中……

  秦生一走,黃云辰立馬打電話搖人。

  他能住在這里,關系網自然不少。

  很快,半小時后,廖局就帶人快速驅車過來了。

  “廖局,你可來了!”黃云辰熱情招呼。

  “黃叔,不用這么客氣。

  您跟我爸是好友,

  這么大的事,怎么沒有提前跟我說一下呢。”廖局恭敬道。

  “這不是怕你們不信嗎?所以我這老頭子,只好找了兩個道士來,誰知道,唉……”

  一番寒暄詢問后,廖局檢查過尸體后,讓人帶回去,剛好明天胡龍他們過來,可以幫忙看看。

  他這才對黃云辰道:“黃叔,你們在哪挖出來的東西?”

  “這樓地下室。”

  “好,我們會叫人來連夜挖,將這些邪性的東西都挖出來。

  到時候都得用火燒一遍,否則,他們說不定會復活。”

  “那就麻煩廖局了。”

  “黃叔,你再這么客氣,我可走人了。”

  “好好好,大侄子,那你看著辦。”

  “黃叔,能跟我再說說那位神秘的大師嗎?”

  “唉,不是跟你說了嗎?那邪魅擊殺了兩位道長,正要殺我們時,大師出現,三下五除二,將這邪魅打得剩下件衣服,隨后,啥也沒說,轉身就走了。,老頭子我,哪里敢去攔這種高人啊……”新筆趣閣

  ……

  另外一邊……

  秦生鉆進黃家花園里后,戴上虎頭面具,一個隨機直接傳送走了。

  落地后出現在了楚州市南郊外,他再繼續隨機!

  這次運氣不錯,直接出現在了北郊不遠處。

  想了想,他拿下面具,來到公路上,沿著公路走了沒多久,便遇到了一輛出租車。

  直接打車回到了家里……

  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了。

  打開房門,阿黃親熱的向前,搖著尾巴。

  秦生揮手讓它睡覺去,

  看了看,兒子和女兒早已睡下,林書雅卻還在看書。

  見他回來,合上了書,

  “怎么這么晚回來?”

  “跟客戶出去吃了頓飯,談了個生意,剛才不是給你發微信了嗎?”秦生隨口道。

  “哦,談成功了嗎?”林書雅目光閃動,上下打量秦生,似乎在辨別他這話的真實性有幾分。

  “當然,最近業務較多,我在做那種上好的大米和雞肉等生意,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書雅上前,挨著秦生,小鼻子一陣聳動,嗅啊嗅,眉頭一皺,道:

  “你身上有別的女人香水味,這味道好像還有點熟悉。”

  秦生有點蛋痛,那應該是李雨青身上的味道,只是,自己都聞不出來,老婆怎么鼻子這么靈?

  他頭痛得正想怎么解釋時,突然,手機提示響了起來。

  “叮咚!您尾號1314卡,收入1000000元整。”

  一百萬?!

  秦生一愣,他沒想到老黃竟然給了他一百萬!

  林書雅也呆了,

  “你,你談的啥生意啊?一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