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一百零四章 老婆的新能力!最后的底牌!
  傳奇骷髏洞二層中……

  秦生跟雨婕繼續練級,無聊的他打開包裹查看了一下東西。

  有兩樣東西還不錯。

  一把魔法加2的烏木劍,這個是之前的一個法師爆的。

  還有就是一根骨頭,

  骷髏靈骨:

  死靈材料。

  出售價格:兩千金幣。

  (可帶出游戲)

  死靈材料,這玩意在游戲里有什么用?

  帶出游戲又有什么用?

  秦生搞不懂,問了問雨婕。

  “不知道啊,我問問朋友。”

  很快,雨婕就得到回復了,“有用,在制作衣服,鞋子,裝備等,加進去的話,能提升極品出現的概率。

  一般在精英骷髏,尸王等亡靈怪物身上會有一定幾率挖到。

  市場價是十萬金幣一個。”

  “啊,原來還是個好東西啊,可其他人怎么不挖呢。”

  雨婕輕笑,“因為挖到的概率很小,挖十個也不一定有一個。

  或許他們都以為挖這BOSS不會出東西呢。”

  秦生恍然,精英骷髏戰將,原本就很難遇見。

  死后挖到的幾率還很低。

  這種情況下,估計就算天涯小浪人這種高手,都不一定挖到過。

  因此,這才導致了精英骷髏戰將死了都沒人挖。

  “你之前是不是撿到一塊令牌?啥令牌啊?”秦生想起了之前的事。

  “沃瑪寺廟令牌。”雨婕抿嘴笑道。

  但她包裹里實際卻是撿了一塊廢礦區的令牌。

  “哇,不錯啊。”秦生露出羨慕之色。

  “來,給你分點。”

  “不用,你留著吧,我已經有沃瑪寺廟的令牌了。”

  ……

  轉眼一個多小時過去,正打著怪的秦生突然聽到天天打灰機的急切私聊。

  “浪子兄弟,快來我這,骷髏精靈刷新了。”

  “好!”

  秦生招呼雨婕,怪都不打了,直接沖上了左邊黑暗處。

  很快沖過去,只見天天打灰機正扛著一個巨大的紅色骷髏的攻擊。

  那紅色骷髏,雙手拿著兩把長長的尖刺,正玩命的攻擊天天打灰機。

  骷髏精靈!

  骷髏洞中的王者!

  那攻擊速度,比起精英骷髏戰將,要快了不少。

  都快成殘影了!

  在傳奇游戲中,怪物的攻擊速度,也是不同的。

  而秦生印象最深刻的只有幾種怪物。

  第一,就是骷髏精靈!

  別看它是個小BOSS,但實際上它的攻擊速度,比起尸王要快很多。

  第二,是沃瑪護衛!

  這家伙跟骷髏精靈的攻速差不多。

  第三,黑色惡蛆!

  這絕對是個攻速快,巨惡心的怪物。

  第四,沃瑪教主!

  這玩意發起瘋來,那攻速簡直彪悍。

  第五,變態祖瑪衛士!

  它的攻速,估計已經成為了所有傳奇玩家的噩夢。

  第六,月魔蜘蛛!

  攻速跟變態祖瑪衛士一樣,還帶麻痹。

  簡直就是恐怖的存在……

  現在,這個骷髏精靈就兇猛的很。

  不過27級的天天打灰機,砍起來并不難,但血量還有一大半。

  主要是天天打灰機帶的新人,沒有會《施毒術》的道士,它會不斷恢復血量。

  這就是傳奇BOSS的特性,沒有綠毒壓制,恢復血量是很猛的。

  特別是教主之類的,沒有道士毒,非常難打。

  “組!”

  秦生和雨婕兩人一加進隊伍,立刻施毒,雷電術,靈魂火符,骷髏跟著攻擊。

  骷髏精靈被施毒后,血量下得特別快。

  原本五百的血量,剩下一半,現在又被施毒群毆,只用了十秒不到,就打死了。

  叮鈴一聲,地上爆出了大量的裝備藥水,一層層,一摞摞的疊加在了一起。

  秦生一眼看到一本《火墻》和一本《刺殺劍術》,但他沒有動。

  雨婕同樣沒動!

  兩人只是看著天天打灰機幾人不停搶。

  “兄弟,撿啊。”天天打灰機招呼。

  “不用了,我說過,我們只蹭個任務,不撿東西。

  謝謝大哥了。”

  丟了一包煙過去,秦生率先轉身走了。

  雨婕跟天天打灰機對視了一眼,點點頭,追上了秦生。

  天天打灰機則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秦生回到自己地盤,繼續刷怪。

  今晚總算收獲可以,擊殺一個骷髏精靈,此前又弄死一個尸王。

  這樣一來,他還各自差兩個,就能開通沃瑪寺廟和蜈蚣洞的地圖了。

  練級中,他看著不斷打哈欠的雨婕,有點心痛的說道:

  “你要困了,就先回去睡覺吧。”

  “不用,待會你困了,我們一起回客棧啊,我訂好了比奇城的。”雨婕淡淡的說道,黑暗中,臉色紅暈起來。

  “回客棧睡覺?”秦恒聽得一愣。

  瞬間有點蛋痛。

  他哪里需要回客棧睡覺?

  時間一到,他人都撤了。

  “啊,哈哈,日后再說。”

  秦生打了個哈哈,糊弄過去。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到了早上七點多了,秦生他們沒再遇上骷髏精英。

  眼看著時間快到了,他終于和雨婕回城了。

  “你先忙去吧,我得處理一下各種東西。”秦生對雨婕說道。

  “好的,我在城里的同心客棧訂的雙人房間,你要是想休息,可以過來的。”

  丟下一句話,雨婕跑了。

  秦生才不會去什么客棧,他趕緊將包裹里的一些垃圾裝備和技能書處理掉。

  該賣玩家的賣玩家,賣商店的賣商店……

  又補充了一批鹿肉,雞肉,魚肉,羊肉,還有極品鹿肉,極品魚肉等等……

  這才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安靜的等著。

  等待時,他心念一動,將那塊銅幣拿了出來。

  不知道在這里能不能召喚出小玉呢?

  可惜,對方剛剛被他搞死了,還沒復活。

  “小玉,在不在?出來一下!”秦生使勁搖啊搖,銅幣都沒反應。

  看來,真的是剛死,復活不了。

  是了,能把阿黃它們帶進來嗎?

  收進包裹,帶進來?

  思緒著,時間到了,他的身影消失了……

  秦生重新出現在洗澡間……

  先痛痛快快洗了個澡,這才輕手輕腳的回到了臥室。

  半夜……

  秦生起來上廁所時,照例給老婆先換了裝備。

  裝備換上之后,老婆身體里的氣息更加強了。

  但比起他來,卻差了太多。

  他畢竟還在游戲里修煉,等級的提升,都會大大增加他的修為。

  老婆和兒子他們可沒有在游戲里修煉。

  他們只靠吃那些極品的肉塊和裝備增加能量,自然比他差了一大截。

  仔細感受了一下,老婆現在的氣息,比起純陽子他們來說,要強了不少。

  差不多跟胡龍一個級別。

  這是穿戴了中型盔甲(女),換上了一把凌風劍,還給她戴了一條普通的鳳凰明珠,道1的鋼手鐲等。

  反正他淘汰下來的就給老婆用上。

  竟然老婆學了道士的治愈術技能,秦生自然讓她多帶點增加道術的東西。

  刷,他手上出現一本《施毒術》和《一本靈魂火符》。

  這兩個技能要不要給老婆整上去呢?

  整上的話,老婆應該能猜測出這是傳奇技能吧?

  畢竟她也是個傳奇骨灰級玩家。

  不管了,整上!

  反正治愈術已經給了,這兩本技能書就沒必要不給。

  思緒至此,秦生手上能量涌動,兩本技能書化為七彩流光進入了林書雅的體內。

  正在睡覺的林書雅眉頭微皺,秦生嚇了一跳,還以為她要醒來。

  但最終也是虛驚一場,老婆臉上漸漸平緩下來,估計是在接受兩本技能書。

  只不過,技能書學了,她要怎么使用技能呢?

  要知道,秦生就算在現實使用靈魂火符技能,他也得用護身符才行。

  正琢磨間,腦海中叮咚一聲脆響:

  “宿主可將藥粉和護身符等融入目標身體中,目標便可使用技能。

  隨機卷軸等也可以融入,但無法取出,只能自己使用,你融入后,我會留下使用方法……”系統巴拉巴拉說了一堆。

  原來還是融入啊,這就行了。

  他剛才下線前,正好買了藥粉和護身符,挺多的。

  將兩種藥粉和護身符融入進去后,秦生想了想,又拿出幾瓶救命的強效太陽水,隨機卷軸,回城卷軸,地牢逃脫卷軸,藍藥水一股腦的融入了進去……

  這樣一來,老婆遇見危險,應該可以跑路了。

  這些東西,她熟悉得很,有系統留下的使用方法,她應該會熟練得多。

  而這些東西,只存在于她的體內,也無法拿出,只能自己用。

  也避免了老婆拿出來炫耀,產生意外。

  否則,秦生還真有點不敢搞這么多東西進去。

  一下給老婆安排了這么多好東西,林書雅整個人都散發出一陣陣七彩光芒……

  秦生沒再管她,來到大廳,阿黃醒了,搖著尾巴過來了。

  秦生對著它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它立刻點著狗頭。

  秦生再來到兒子和女兒的房間,將可以換的裝備給他們換換。

  要不要給他們也整上技能書呢?

  算了,小孩子自制力太差,以后再說。

  再說,自己也沒有多余的技能書了。

  最后在客廳,秦生低聲對阿黃道:

  “現在,你別動,也別叫。”

  見阿黃點頭,搖著尾巴,秦生對著它一揮手。

  想把他收進包裹空間里頭,但是不行。

  沒用!

  莫非活物不行?!

  看來帶人帶狗進去游戲里修煉的想法落空了。

  要不要將換下來的裝備融入阿黃的體內呢?

  想了想,秦生最終還是給它融入了一套兒女們淘汰下來的裝備。

  這狗跟了自家幾年了,一直挺好的。

  整上再說。

  裝備融入進去后,阿黃的狗眼頓時瞪大。

  臉上顯現出擬人化的忠誠,趴在秦生腳邊,不斷用舌頭舔著他的腳。

  “別舔了,以后記得看好家。”秦生摸摸狗頭。

  最后看向了陽臺。

  走了過去,阿黃跟在后面。

  秦生一到,老母雞便醒了,彎腰,揮舞著翅膀。

  同時,她側開了身體,邀功似的,指了指身后。

  那里正有一個大雞蛋。

  秦生看到眼睛一亮,對啊,這幾天這貨吃了極品肉之后,就一直沒生雞蛋。

  搞得他都有點忘了它還會生雞蛋了。

  拿起老母雞身后的雞蛋,看了看,這蛋明顯比正常的雞蛋大了一點。

  看起來更有光澤。

  靠,成精了的老母雞生的雞蛋,吃了會怎么樣?

  營養豈不是很高?

  也有能量加成?

  不過,他蹲下來,低聲問道:

  “能吃嗎?”

  他這是征詢老母雞的意見。

  畢竟,它如今也懂事了。

  自己吃它的孩子,不知道它會怎么想?

  老母雞點點頭,但眼里明顯有點不舍。

  “算了,不差你這個蛋,以后好好守護這個家。”

  秦生把雞蛋放回了雞窩里。

  同樣拿出一套裝備給老母雞整了上去。

  老母雞頓時歡快的圍繞著秦生轉圈……

  早上……

  秦生做了極品魚湯,蔥爆羊肉等……

  一家人吃早飯時,阿黃叼著飯盆準時趕場。

  而眾人臉上都有著莫名的笑容。

  林書雅臉上的笑容最燦爛了,不斷給家人們夾菜。

  眼里有著極其濃重的母性光輝。

  唯獨秦生老神在在的吃著,不斷叮囑兒女們上學時,不要跟別人打架。

  “知道了,爸,天天都說,煩不煩啊?”秦鳴嘟囔道,一臉不耐煩。

  結果秦生還沒說話,林書雅一筷子敲在了秦鳴的手背上。

  “說什么呢?你爸叮囑你,是應該的。

  別以為自己長得高大點,力氣大點,就能為所欲為,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懂嗎?”

  這話里話外的意思,秦鳴瞬間聽明白了。

  趕緊低頭,“知道了。”

  秦生默默看著這一切,還好,老婆跟聰明,懂得要低調。

  這讓他省了很多事。

  其實,他很想跟家人們攤牌,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考慮。

  這個世界正在產生變化,老婆孩子必須要幫助他們強大起來。

  但家人們的變化,沒有系統加持,估計遲早會曝光出去。

  到時候是福是禍,真說不準。

  那么作為一個普通人的他,就能在暗中做很多事情了。

  活了半輩子的他,懂得一個道理:

  底牌永遠別讓別人知道!

  就如當初他教徒弟,如果留一手,那么老板根本不敢炒他魷魚!

  現在,他就是家里最后的底牌。

  他的實力,有系統加持,別人應該看不出來,否則胡龍早發現了。

  有他在暗中,那么一些事情,就比較有回旋的余地。

  別人看不清你的實力,就不敢隨意亂來……

  這一刻,秦生想了很多很多,同樣微笑著給老婆孩子夾菜……

  一家人吃得其樂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