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一百零六章 比武!暴露!
  就在秦生去進貨時,秦鳴在學校里卻是出了點狀況。

  此時,是下午四點,正式課后的自由課。

  雖說快考試了,但如今注重體育課和素質教育的高中,還是繼續上課外班。

  課外班,分很多。

  有足球,象棋,圍棋,籃球,排球,繪畫,音樂,跆拳道,武術等等……

  秦鳴的課外班有兩個,一個是足球興趣班,另外一個就是武術興趣班。

  今天是他上武術班的日子。

  原本他長得高,腿長,想去學跆拳道。

  卻被秦生兩口子一致反對!

  有自己的武術班,為何要去學跆拳道?

  帥!

  秦鳴這個字出口,就被父母來了頓雙人念經。

  總之,在秦生兩口子看來,有自己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東西不學,為何要去學別人的呢?

  反正都是鍛煉身體!

  于是,秦鳴報了武術班。

  但今天他來到武術班后,跆拳道的也來了。

  今天是他們來上門切磋的日子。

  在這學校里很正常。

  兩種不同的武術風格,時不時切磋一下,這能提升同學們對武術和跆拳道的興趣。

  就能拉攏更多的學生上課!

  果然,得到消息的同學們,連自己的興趣班都不上了,紛紛跑來圍觀。

  年輕人嘛,還是比較喜歡這種打打鬧鬧的地方。

  秦鳴此時換上了練功服,站在師兄師弟中間,臉上卻沒有多少興奮之色。

  甚至感覺有點無聊。

  因為他現在很清楚自己跟這些同學的差距。

  他這幾天回家后,不斷測試過自己的極限值,越測試越震驚。

  總之,跟眼前的同學們相比,他絕對是個怪物般的存在。

  老媽叮囑過他,別打架,別搞事,那么他在這里,自然也不能亂來了。

  看著臺上的武術班同學和跆拳道同學的比試,簡直就是花拳繡腿,跟嬰兒打架一樣……

  他素然無味……

  好無聊啊,好想被……

  突然,原本漫不經心,想著放學后,老爸會做什么飯吃的秦鳴,赫然看到李心琪和黃艷也過來了,頓時眼睛一亮。

  “哈,你還沒上場吧?心琪特意拉著我來看你的比賽。”

  黃艷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性格比較大方。

  身材苗條,長得清秀。

  但比起李心琪來,還是差了一點。

  “胡說,是你自己要來吧。”李心琪臉色一紅。

  “什么嘛,明明是你要來看的。你看,她還給你買了一瓶水過來。”

  “這不是你買的嗎?怎么又說我。”

  秦鳴有點傻呵呵的接過水,感受著周圍眾人羨慕的目光,心里美滋滋。

  這兩個可是他們的班花,在學校都是美女。

  自己這是要走桃花運了嗎?

  就在這時,他眉頭一皺。

  感受到了一道陰冷的目光。

  原本他沒有這種額外的感覺,但身體變異后,他的感知已經大大超越常人。

  所以,那種刺目不友好的目光,他是能感知到的。

  轉頭望去,他看到了斜對面,穿了一身跆拳道服,扎著黑帶的葉飛宇正陰冷的盯著他。

  呵呵,這家伙估計是吃醋了。

  秦鳴朝對方咧嘴一笑,轉頭笑著跟李心琪二人聊天。

  看著秦鳴和自己心儀的女孩談天說地,葉飛宇眼睛都要冒火了,拳頭握緊。

  “那個就是要搶你足球隊長的秦鳴?”旁邊的跆拳道同學問道。。

  “嗯。”

  “看來,他還搶了你的女朋友啊,這你也能忍?”

  “還不去趁機揍他!”

  “是啊,憑著你黑帶的實力,絕對能把他打得滿地找牙。”

  “把他踢得他老媽都不認識,看他以后還敢不?”

  旁邊的幾人紛紛起哄。

  “這不好吧?”葉飛宇假裝遲疑著,其實,他心里早就想這么干了。

  “這有什么,正常切磋,揍他一頓!”

  揍他一頓嗎?

  我特么不把他屎打出來就怪了!

  葉飛宇心中發狠!

  他家里有錢,真把秦鳴打廢了,賠點錢就是了。

  比武嘛,一不小心打殘廢,這不是和你正常嗎?

  原本他只想著痛快的揍秦鳴一頓,但剛才秦鳴竟敢沖著他笑。

  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這火氣啊!

  蹭蹭蹭就來了!

  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就在這時,臺上比試的兩人終于結束了。

  武術班的贏!

  兩邊的比試,其實很簡單。

  穿上防護服和頭盔,互相打,打到一方認輸!

  只要對方認輸,就不能再打了。

  有防護服和頭盔,學生基本受不了什么傷,就是被打得通,往地上摔得痛,受不了就認輸唄。

  大傷基本沒有,痛小半天就沒事了。

  見兩人下臺,葉飛宇由了上去,看了一圈后,朝秦鳴勾勾手指頭。

  “秦鳴,敢不敢上來玩一場?”

  “秦鳴,別去,他是黑帶,你不是他對手。”李心琪連忙勸阻。

  黃艷:“是啊,別去,你打個綠帶還差不多。”

  “哈哈,沒事,他想玩,我就陪他玩玩,有防護服,沒事的。”

  秦鳴哪里會怕,雖然老媽叫他別打架。

  但他只是輕輕的,應該沒事。

  見秦鳴執意要去,李心琪二人只好叮囑他小心。

  很快,秦鳴和葉飛宇都換好了衣服。

  面對面站好!

  “葉飛宇!加油!”

  “秦鳴!加油!”

  ……

  這次,喊加油再也不是一邊倒了。

  兩邊各自占據了一半。

  “規則我就不多說了,你們都知道,開始!”

  裁判喊了一聲開始后,葉飛宇立刻沖刺過來,一個高鞭腿直擊秦鳴的門面。

  他個子比起秦鳴更高,修長的腿帶著強悍的爆發力直剁而下!

  這要是被踢中,普通人估計得被踢趴下。

  四周的人都瞪大眼睛緊張的看著!

  “躲開!”

  “躲開!”

  李心琪等人情不自禁的喊了起來!

  跆拳道,雖然許多人很看不起。

  但能練到黑帶,腿部的爆發力絕對強悍。

  秦鳴的實力如何,在場不少人都清楚。

  比起黑帶的葉飛宇要差了不少。

  因此,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秦鳴會躲開,不會硬碰對方。

  但接下來的一幕,把所有人都看傻了。

  只見秦鳴隨手一檔,穩穩的將對方的腳擋在了頭頂。

  身體都沒晃動一下!

  “臥槽!他用胳膊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他手受得了嗎?”

  “好像沒事!”

  眾人議論紛紛,而教練老師也松了一口氣。

  這么檔,很容易被對方踢成骨折。

  但場上顯然沒有,擋住了就好。

  然后,場上秦鳴的話,令眾人差點笑噴。

  “你,沒吃飯嗎?用力點啊。”

  他竟然直接諷刺!

  不知道葉飛宇會不會暴怒!

  答案顯而易見!

  “你特么的說什么?!”

  葉飛宇收回腳,緊接著,全力橫掃過去!

  啪!

  結果還是被秦鳴隨手擋下。

  秦鳴搖頭,“慢,太慢了,也沒有力道,軟綿綿的,昨晚你不會約會了哪個女孩子吧?”

  話落,周圍的人聽得一陣哄笑!

  “你特么胡說!”葉飛宇氣急敗壞的瘋狂橫掃亂踢!

  結果,不是被秦鳴用手擋住,就是用腳擋住。

  還伴隨著他一陣陣的嘲諷:

  “用力啊!”

  “沒吃飯嗎?”

  “你不行啊!力道太弱了!”

  “還黑帶?你這黑帶是花錢買的吧?”

  “跟軟腳蝦似的!”

  ……

  “你特么的的!”面對秦鳴不斷地嘲諷,葉飛宇暴怒,雙腿旋風般不斷踢出。

  但沒有任何鳥用!

  他的攻擊,攻速在秦鳴眼里真的太垃圾了!

  兩人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輕易就被擋了下來!

  而不懂的人看到葉飛宇圍繞著秦鳴狂轟亂炸,還以為他占據上風呢。

  搞得為秦鳴加油的人擔心不已。

  就在這時,秦鳴終于反擊了。

  老媽說打人不能太用力,嗯,我輕輕的就好了。

  在葉飛宇又一次鞭腿踢過來時,秦鳴右手輕輕一敲。

  咔嚓一聲脆響!

  伴隨著葉飛宇殺豬般的慘叫!

  “啊啊啊……”

  他直接躺在地上抱著腳不斷滾來滾去……

  “不好!”

  一群人立刻沖了上去,查看!

  “不好!他好像骨折了!”

  “快!送醫院!”

  ……

  望著跆拳道老師抱著葉飛宇飛速而去,秦鳴一臉懵逼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我真的只是輕輕的……莫非是昨晚力氣又大了的緣故?

  慘了,這下闖禍了……

  正懊惱間,跆拳道的另外一個老師怒氣沖沖的對他道:

  “同學切磋,你為何下如此重手?”

  “我,我真的沒用什么力氣,我就這么輕輕一敲而已,你們也看到了。”秦鳴撓撓頭。

  “這可能是個意外。”武術老師也在幫忙解釋。

  跆拳道老師:“意外?你們這是狡辯嗎?腿都斷了,可惡!等著,我會上報學校的!”

  丟下一句話,這個跆拳道老師也匆匆走了。

  “老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鳴再次對自己教練道。

  “我看出來了,但他腿也確實斷了,唉,我去看看情況。

  你也不要慌,比武嘛,有個傷勢很正常。不過,有可能要出點醫藥費。

  學校會擔責一部分,你這邊估計少不了要出一些,你要有個心理準備。”武術老師安慰了一番,去查探情況去了。

  出醫藥費?

  家里好像沒有什么錢啊……靠!不知道會不會吃頓混合雙打……

  正懊惱間,李心琪和黃艷等人涌了過來。

  “秦鳴,你沒事吧?”

  “他腿真的斷了?”

  “嗯,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斷了……”

  ……

  此時,學校監控室里,胡龍和柳素素赫然在這里,旁邊站著校長和廖局。

  他們看的視頻,正是亂糟糟的比武現場。

  秦鳴剛才的比武,他們全都看在了眼里。

  “師兄,果然,他不是個簡單的學生。”柳素素輕笑道。

  胡龍點頭:“嗯,他的爆發力很強,剛才那一下,能趕上你的實力了,而且,他好像沒有用力。”

  此時的胡龍眼里,有著強烈的光芒。

  昨天在秦生那搞到三件法器后,原本他們想今天離開楚州。

  但上午師叔知道經過后,對著他們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嘮叨,讓他們再去看看秦生那還有沒有寶物。

  兩人只好留下。

  而這時,廖局突然通知他們去交警大隊,說發現了一點他們感興趣的東西。

  兩人來到交警大隊后,看了一條視頻。

  正是早上秦鳴和林書雅的救人視頻。

  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原本抬不動車的眾人,在秦鳴和林書雅接手后,車子輕易的抬了起來。

  更為詭異的是,原本從車下抱出的血淋淋的小男孩,卻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

  胡龍立刻猜測,秦鳴和林書雅有古怪,他們頓時來了興趣。

  因為,隨著北極永恒凍土的解封,這個世界,妖魔鬼怪增加了,但一些人類受到靈氣的影響,同樣在變異。

  異能部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尋找變異人士。

  能抗對抗妖魔鬼怪的,除了原有的各個古老宗門,新生代的變異者,自然也要好好召集起來。

  一方面可以培養他們對抗邪魅,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穩定社會治安。

  否則一群變異人亂來,這個社會不得亂套了?

  為了弄清這母子是不是變異人士,于是,胡龍二人和廖局悄悄來到了學校。

  就坐在監控跟前,盯了兩人一天。

  一天下來,林書雅和秦鳴表現得都跟正常人無異。

  直到此時,秦鳴輕易擊敗葉飛宇,胡龍和柳素素終于確定,他確實跟普通人不一樣。

  “龍隊,你打算怎么做?”廖局問道。

  胡龍,“我打算見見他們,其實,我跟他們父親也算熟人了,沒想到秦生的孩子竟然變異了。

  安排一下,在會議室見見他們母子。”

  “好。我這就去安排。”校長屁顛屁顛的跑了。

  廖局卻聽得有點皺眉,他總覺得秦生這兩個字在哪里聽過。

  這時,胡龍又笑道:“說起來,這秦鳴,你也熟悉,上次學校被邪魅弄倒的三個孩子,就有一個是他。”

  邪魅……邪魅……秦鳴……秦生……

  廖局終于想起來了,秦生這個名字為何有點耳熟了。

  那不是跟黃叔說的高人是同一個名字嗎?

  會不會是巧合?

  一定是巧合!

  如果擊殺三級邪魅的高人秦生就是秦鳴的父親,那他還需要請胡龍來救自己兒子,除魔嗎?

  要知道,胡龍上次在學校除的也只是二級邪魅而已。

  思緒到此,廖局松了一口氣,不是同一個人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