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清心訣!天才!
  趁著老公還在廚房做飯,林書雅趕緊招呼兒女和公公婆婆,在房間里開了個簡短的會議。

  會議的主要內容就是,不得在外人面前輕易顯露技能,除非萬不得已。

  也不能用自己的能力欺負弱小……

  巴拉巴拉了一堆……

  雖說她和兒子加入了靈異部,可對方不知道他們會技能啊。

  只是以為他們只有蠻力。

  火球術和靈魂火符等,可不能隨意暴露,這種可以作為壓箱底的東西。

  一番叮囑后,她這才來到廚房,關好門。

  從后面抱住了老公,低聲道:

  “老公,你這幾天有沒有感覺身體有什么變化?”

  “有啊。”秦生笑道。

  “哦,什么變化?”林書雅露出喜色。

  “什么變化你沒感受到嗎?”

  秦生轉身,摟緊了她,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她。

  林書雅頓時感受到了他火辣辣的目光……

  “討厭!我說的不是這個!”

  林書雅臉色一紅,老公某方面的能力確實變異了。

  她能深切的體會到……

  可她還想知道他其它方面有沒有變異。

  她低聲道:“我是說,你有沒有夢見什么奇怪的事?

  比如夢到有人給你傳功,獲得什么技能之類?”

  秦生搖頭,“沒有。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不科學的事?

  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

  “嗯,最近看了看你介紹的那本《熱血傳奇之開局簽到隱身戒指》,所以老是亂做夢。”

  “那你是不是獲得技能了?”秦生裝模作樣的好奇問道。

  “沒有。哇,這炒的什么?好香啊。”

  林書雅岔開了話題。

  摟著老公時,她還特意用手感受了一下對方體內,果然,啥氣息都沒有。

  看來老公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

  又或者說,他的變異,變異錯了地方……

  不過,我喜歡……

  反正自己強大了,可以好好保護老公嘛……

  要不要在老公面前露一手治愈術給他瞧瞧呢?

  真想看看他看見后,會有什么樣的表情……

  算了,還是別刺激他了……

  跟老公聊了一通,林書雅又單獨跟兒子聊了聊天。

  無非就是今天下午胡龍他們會來上培訓課。

  秦生聽到后,眼神一動。

  老婆和兒子竟然加入了靈異部,看來以后更要加強他們的實力了。

  還有,下午自己也可以跟過去聽聽。

  看看都培訓什么。

  反正自己會隱身,也不怕暴露……

  ……

  吃早飯時,林書雅拿著一瓶飲料,遞給秦生:

  “幫我開一下,太緊了,擰不動。”

  這話落下,兒子女兒和公公婆婆都無語的看著她。

  “太緊了,人家力氣小,你們這么大驚小怪干嘛?”林書雅氣惱道。

  力氣小?

  蒙誰呢?

  眾人低頭喝湯,不再看她。

  秦生呵呵笑著,輕輕打開,遞了回去……

  老婆愿意裝就裝,沒啥……

  一頓早飯吃完,林書雅照常帶兒子去學校,秦生則帶女兒去幼兒園。

  將女兒送進幼兒園后,秦生回到了熟食店,鹵肉。

  轉眼到了十點半,開門后,外面排隊的依舊是長龍。

  一個多小時,全部賣光!

  這次收入多了不少,賣出了五十萬。

  不是他鹵肉賣多了,而是李叔的朋友的朋友等他賣完鹵肉時來買大米了。

  可是聽秦生說要五千塊一斤時,李叔等人是全傻眼了。

  “小秦子,你是不是多加了一個零?”李叔無語的問道。

  秦生搖頭,“沒有。

  李叔,這大米你也嘗過。

  味道如何,不用我多說。

  比起市面上,上萬一斤的大米,那也是好了太多。

  前幾天,那是試賣,現在供貨商,價格提升了上去。

  而且,賣家不是只有我一個,還有其他人。

  大家都統一五千塊一斤,我也沒辦法。

  現在還是五千一斤,過幾天說不定會漲價到一萬,都是有可能的。”

  秦生說的話,很在理,反正就這個價格,愛買不買。

  結果,新來的幾個老頭一合計,每人買了十多斤嘗嘗鮮。

  一共賣了七十多斤!

  加上鹵肉的錢,一共賣了五十萬!

  加上原先的錢,他的金錢已經達到了910多萬了!

  雖說他自己會去進貨,但每次也就進貨兩萬左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賣完東西回到家,爸媽已經做好飯了。

  吃飯間,

  秦父道:“我們待會回去了,你在家,有什么事就跟我們說。

  那個需要借的錢,我們統計出來了。

  一共是十二萬塊,不方便就少借點,畢竟以后你這邊要用錢的地方也多。”

  說完,他拿出了一張紙條放在了桌子上。

  上面寫了一些親戚的名字,還有當初他們借了多少錢給自己。

  秦生點頭:“可以,十二萬還是沒問題的。”

  秦生拿過紙條,挨個給這些親戚微信轉賬過去,說明了一下。

  很快就收到了親戚們的各種感謝地話語。

  吃著飯,跟親戚們寒暄了會,這事就這么過了。

  眼見兒子搞定這件事,秦父老兩口也松了一口氣。

  否則他們牛皮吹出去了,不表示一下,回村里,都感覺會丟人。

  當然,他們也記住了這個教訓,心中暗暗決定,以后再也不能亂吹了。

  畢竟,兒子要用錢的地方還很多。

  市里準備開飯店,又要買房子,又要準備在家建養殖場……

  全都要錢啊。

  飯后,秦生帶著父母和阿黃回鄉下。

  這狗子也不能老呆家里,帶出去溜溜。

  結果剛一回到父母家,阿黃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秦生也沒在意它,又在父母的陪同下,再次逛了逛自家的小山。

  商量著怎么弄,怎么開發……

  等到三點多,他要走時,阿黃這才回來了。

  可是,看見對方一身泥巴,嘴里叼著個大甲魚回來,秦生一陣無語。

  這大哥也不知道跑哪個水坑里抓甲魚去了……

  一臉得意的在他面前轉悠,弄得院子里到處都是泥巴。

  “哈哈,爸,這野生的甲魚你們留著喝湯吧。”

  秦生叼著煙,給狗子沖洗著,邊笑道。

  “別,你還是帶回去自己喝吧,太補了,我可受不了。

  你呀,這個年齡,得好好補補,記得放上黨參枸杞枸杞,紅棗。”

  秦父低聲道,兒媳婦變異了,他真有點擔心以后這兩個會不會走不到一塊。

  所以,在某些方面,兒子必須得強勢才行。

  “爸,我身體好著呢。”秦生無語。

  “哪那么多廢話,叫你帶,就帶。”

  等秦生刷好狗子要走時,秦父將甲魚裝好,還拎了一大袋秦母剛在后院割的新鮮韭菜放在了車上。

  “這韭菜常吃,還有枸杞可以天天泡來喝,以你的條件,這些都不難。

  一個家庭要維系好,夫妻感情少不了。”

  “是啊,在家里,要多讓著點書雅,別跟她斗氣。”秦母也在旁邊叮囑。

  兒媳婦都變異了,不多叮囑不行啊……

  別兒子跟兒媳婦一吵架,甚至打架,這最后吃虧的鐵定是兒子……

  秦父似乎還不放心,又語重心長的道:“我昨晚在家里,看見書雅單手輕松的舉起那個五十斤的啞鈴,連續做了四五十,額,四五個。

  你,可千萬千萬別跟她打架,她力氣大得很。”

  “不會吧?這么厲害?

  我知道了,爸!媽,你們自己多注意點,有事就給我打電話。”秦生呵呵笑著走了。

  見車子走遠,秦生父母站在那久久不語。

  “希望書雅讓著他點。”

  “嗯。”

  秦生將車子開出公路,此時已經是三點半多了。

  老婆和兒子的培訓課在四點。

  開車是趕不回去了。

  但這難不倒他。

  秦生找了個沒有攝像頭的地方下車,等沒有車輛經過時,一揮手,將卡車收進了包裹里。

  然后抓起狗子,

  隱身!

  用回城卷軸嗎?

  當然不用!

  他渾身散發出淡淡光芒,咻的一聲消失了!

  瞬息移動!

  咻!

  秦生落地后一看,我日!

  又回到了家里山上了!

  繼續瞬移!

  結果這次瞬移竟然失敗了!

  沒飛起來!

  連續幾次瞬移,都在原地沒動!

  靠!

  對于這個,秦生并沒感到驚訝!

  因為0級的瞬息移動,失敗率是很高的!

  沒想到在外界也是如此!

  看來游戲里要多多練習飛行一下!

  連續飛了好多下,秦生這才再次瞬移飛走!

  這次飛到荒山野嶺上了。

  看了看地圖,飛了一半距離!

  繼續!

  又連續飛了上百次,秦生咕嚕咕嚕喝了一堆強效魔法藥后,他這才幸運的飛到了楚州二中的學校附近。

  然后,他在一片花叢中放開阿黃,讓它鉆了出去,自己回家,他則開始沖刺往學校跑去!

  那速度,比起他開車子時還要快上很多,這都是因為隱身戒指帶來的移動速度加速。

  原本他身體變異后,爆發速度就很強,神戒加成,就更猛了。

  很快沖到了楚州二中的圍墻邊,輕輕一個翻身,順利的進入了里頭。

  就像一陣風,一路來到了高二八班的外面。

  還好,兒子還沒下課,老婆正在給他們布置作業等。

  無聊的秦生只好在外面等待。

  沒多久,下課鈴響了,學生們都上興趣班去了。

  老婆也帶著兒子來到了一間會議室門口,敲敲門。

  “請進。”里面傳來胡龍的聲音。

  林書雅推門率先走了進去,秦鳴跟在后面,再關好門。

  至于秦生,自然也隱身跟了進去。

  此時,整個會議室的桌椅都幾乎已經搬空,只有一張茶幾在胡龍旁邊。

  只有一些泡沫墊子鋪在了上面。

  胡龍和柳素素正坐在上面。

  “胡教官,柳教官,你好。”

  林書雅和兒子向前打招呼。

  教官,這是胡龍讓他們喊的稱呼。

  “坐。這是你們的證件,已經辦下來了。

  還有這是兩塊通話電子手表,耳機。

  這點子表也被稱為神龍表!

  以后有任務,我們會在上面通知你們。”

  胡龍從身前的包裹里拿出了一堆東西。

  秦鳴喜滋滋的翻開,證件。

  只見上面寫著他的名字,工作單位是靈異部的楚州分部,小組成員。

  旁邊還寫著特殊部門,蓋有公章。

  林書雅的同樣如此,不過,她的上面,多了兩個字。

  “組長。”

  “額,教官,我什么時候成組長了?”林書雅好奇的問道。

  胡龍:“原本我和師妹雖然管理這片,但楚州是不設立分部的。

  但多了你們兩個本地人,所以才設立了這個分部。

  我和師妹都得在附近的幾個城市來回跑。

  楚州方面自然需要你們兩個多多看著。

  白天,陽光強盛,基本不會有什么任務。

  但每天晚上12點過后,是陰氣最重的時候。

  你們的任務就是帶著羅盤開車巡邏全城,兩百米之內有邪魅的話,羅盤就會有提醒。

  開車快的話,基本上一個多小時能將全城巡邏完畢。

  注意,查探到有邪魅或者別的之后,不要輕舉妄動。

  你們還沒有經驗,可以聯系我和素素。

  聯系不到,可以聯系其他人。這點子手表上面,有各個教官,組員的電話等。”

  “不會吧?每天晚上12點后,都要去巡邏一次?”

  林書雅有點頭痛的問道。

  這要天天去,孩子這么小,誰受得了?

  胡龍搖頭,“不用,一周巡邏兩次就可以了。

  還有就是廖局那邊如果有什么特殊的案件,可能也會找你們。

  注意,你們毫無經驗,所有的案件,還有巡邏遇上的怪異事件等,都不要輕舉妄動,立刻上報我們,或者廖局他們就行。

  等跟著我們,做得久了,有了經驗了,你們才能單獨行動。

  明白嗎?”

  “好的。”

  林書雅和秦鳴都點點頭。

  就連秦生心中都松了一口氣。

  只是去巡邏一下,應該沒多大問題,大不了自己跟著就是了。

  情況不對的話,就帶著他們跑路。

  “胡教官,那我們這邊沒有辦公的地方嗎?”林書雅無語的看看周圍。

  柳素素:“嘻嘻,我們這種部門,都見不得光,你還能掛個牌子,上面寫,靈異部嗎?”

  “額,確實不能。”林書雅顯然也意識到了不妥。

  胡龍:“因為你們是在學校,所以這這間會議室,會作為你們的培訓場所。

  也可以是你們的辦公室。

  今天我們教了你們后,你們沒事都可以來這里修煉,練習,不會有人打攪。

  這里有塊光盤,上面有我們的詳細教學內容,可以反復觀看。

  需要練習法術什么的,可以找沒人的地方,或者讓廖局安排地方。”???.

  說到這里,胡龍揮揮手。

  柳素素起身,倒了四杯茶。

  茶一倒出,立刻芳香四溢,聞之令人心曠神怡。

  “喝茶,這茶是我們上清殿種植的極品靈茶,喝了后,能疏通筋脈,對于初次練習吐納之法的人,大有幫助。

  你們雖說加入的是靈異部,但修煉的還是我上清殿的心法。

  喝茶完畢,跪拜祖師后,我們會正式傳你們心法。

  你們從此,既事國家的人,也是我們上清殿的人。”

  “是!”

  林書雅和秦鳴恭敬答道。

  在柳素素的招呼下,林書雅和秦鳴跟著兩人喝了一杯茶。

  這靈茶下肚,果然渾身舒服極了,全身的毛孔都像在歡呼。

  而柳素素已經從后面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張畫像,掛在了墻壁上。

  上面畫著一位佩戴長劍,仙風道骨的老者。

  胡龍招呼眾人來到畫像跟前,率先跪下。

  “這是我上清殿的開派祖師,上清真人。

  他五百年前創立了上清殿,當時也是名門大派。

  但九十年前,我漢土受到外敵入侵,祖師爺帶領師叔祖他們和眾多宗門,跟入侵者大戰,雖然斬殺外地眾多。

  但最終祖師爺戰死沙場。

  從此,我上清殿由一流宗門,變成了二流宗門。”

  九十年前?!

  莫非是那場大戰?

  秦生聽得心神一震!

  原來當初這些隱世的各大宗門也參戰了嗎?

  林書雅顯然也想到了,心里同樣震驚。

  胡龍看了看林書雅,嚴肅道:“不用驚訝,我漢土有難,我等宗門豈能袖手旁觀?

  不說了,跟著我,跪拜祖師爺!

  祖師爺在上,第十七代弟子胡龍,如今代師收徒,林書雅和秦鳴。

  跪祖師爺!”

  跟著磕了九個頭,這場拜師結束。

  “哈哈,很好,以后我上清殿又多了兩位天才弟子。

  師妹,師弟,請起。”

  “謝師兄。”

  林書雅和秦鳴順口回道。

  話落,兩人卻是一愣,感覺有點不妥。

  “媽,我們成師姐師弟了,嘿嘿。”秦鳴樂了。

  “沒大沒小,想找打是不?”林書雅氣笑了。

  胡龍:“哈哈,形式而已,你們自己隨便叫。

  現在我教你們我們上清殿的清心訣第一層心法。

  修煉后,你們最高可修煉到練氣九層。”

  “啊,師兄,那你現在是什么修為?”秦鳴好奇的問道。

  “我?練氣九層!”胡龍傲然說道。

  “好厲害!”秦鳴驚嘆。

  胡龍,“好了,現在跟著我學習。你們雖然先天條件很好,但修煉心法,是件很難的事。

  一定要用心聽,不懂的就問。別亂修煉。”

  “師兄,我們大概多久能學會這清心訣?”林書雅問道。

  “快則七天就能產生靈力,慢則數十年,但真那么慢的,也沒必要學習了。,我先說一遍口訣……”

  ……

  半個小時后……

  胡龍和柳素素一臉震驚的望著已經入定了的母子倆。

  他們能清晰的感應到這母子倆體內的氣息正按照清心訣的運行路線,不斷旋轉不休……

  天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