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可以穿越進熱血傳奇游戲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驚喜!
  秦生在偃州轉了轉,很快就重新回到了楚州,瞬移回了家。

  將自己清洗一遍換好衣服,把衣服和狗子都刷了一遍。

  這才放心下來,至少沒啥破綻了。

  隨后,他趕緊開著那貨車去接小女兒了,快放學了。

  與此同時,楚州各大朋友圈,短視頻上都出現了阿黃,林書雅和秦鳴救人的照片視頻。

  還有阿黃大戰巨蟒的情景……

  甚至連秦生神奇的救人,都完整的被放到了網上。

  引起了軒然大波!

  無數人在討論是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狗子才能在這種激流洪水中勇救落水者。

  每個視頻下方都有大量的評論。

  評論的方向,分為了幾個最重要的方面。

  一,這次突發事件有沒有傷亡,許多人在祈禱。

  二,救人的女子和男人是誰?他們為什么能輕易將人從河中拋上岸?

  三,最初的時候到底是什么樣的神秘力量,在救助落水者。

  四,那條神勇的狗真的是土狗嗎?

  五,十多米長的巨蟒竟然還會吐出黑色的毒箭,它究竟是什么????.

  六,巨蟒明顯被殺,但它的尸體怎么突然不見了……

  有人說,最初的救人是山神顯靈。

  有人說救人的男女是武林高手!

  也有人說那不是什么土狗,而是一條神犬!

  至于最后的巨蟒,有人說那是快化龍的蛇!

  一定是有什么高人出現,將它收了……

  總之事情越傳越離譜,就差沒說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救人了。

  面對公眾的疑問,官方只是簡短的發了一則通告:

  “楚州北方山林景區,突發洪水,兩名特戰隊員勇救落水者。

  目前群眾無一傷亡,后續事情請關注官方通報。

  不信謠,不傳謠。”

  這次官方并沒有刪除這些照片視頻,但卻給林書雅和秦鳴冠上了特戰隊員的稱號。

  這條通報一出,許多人在贊美兩名特戰隊員時,心底還是無限疑惑。

  他們的實力為何那么強大?

  畢竟,別說在洪水激流中,就是在平地上,想要拎著一個人丟出去那么遠,那也是極其難以做到的。

  更何況在洪水中,需要的力量更多。

  許多人猜測這是不是修煉了氣功,或者內力?

  更有人猜測是不是他們注射了基因藥劑,改變了基因,解鎖了基因鎖,成為了基因戰士。

  甚至有人認為,他們是不是傳說中的古老修煉者……

  總之,這個時代的網民,想象力是極其豐富的。

  只要官方不禁言,就沒有他們不敢說的。

  除此之外,那狗子和巨蟒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說狗子是神獸,有人說狗子成精了……

  總之,眾說紛壇,說啥的都有,但最值得眾人信賴的卻是,許多人認為,狗子是警犬。

  只有專門訓練過的警犬才有這種能力……

  可又有人說了,即便是警犬,也很難在洪水激流中救人啊。

  但馬上就有人反駁,特戰隊員都能一手一個將群眾丟上岸,警犬為何不可以?

  說不定警犬也注射了基因藥劑呢?

  議論的最后,就是兩名特戰隊員到底長什么樣了。

  從視頻和照片看去,兩人都戴了面具,看不清楚容貌。

  但男的看起來應該很年輕,加上現場有人聽到他喊話,說話也比較稚嫩。

  女的,那身材沒得說,絕對勁爆,極有可能是個大美女……

  ……

  對于網上的這些議論,林書雅是很頭痛心虛的。

  她真怕老公一眼認出自己和兒子來。

  若是讓他知道自己老婆和兒子從事如此危險的工作,還不知道會如何想。

  “廖局,這些東西不能刪除嗎?對于你們來說,不是個難題吧?”

  她想讓官方刪掉這些東西。

  “林隊,上面這次特意下發指令,說不用刪除處理這些視頻。

  他們的意思是,讓普通人能通過這件事,慢慢的了解新的世界。”

  “了解新的世界?”林書雅和秦鳴都是一呆。

  廖局點頭:“嗯。這個世界正在發生未知的變化,他們遲早都會了解到。

  與其將來突然,不如現在慢慢接觸,讓大眾逐漸接受,了解。

  所以,這次的事件也是一個契機。”

  上面都這樣說了,那就沒辦法了,林書雅只能祈禱自己老公認不出自己了。

  可是,同床共枕這么多年,真不好說啊……

  晚上回到家,林書雅和秦鳴都有點心虛的看向秦生。

  但秦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招呼兩人吃飯,這才令二人松了一口氣。

  吃飯時,當秦生打開客廳的立式空調,全家人都歡呼起來。

  依依:“哇,爸爸,好涼快啊!這空調真棒!”

  秦鳴:“這也太頂了吧,我房間里也有呢,以后晚上可以睡得爽了,電風扇可以退休了。”

  林書雅:“那也不能一直開著空調吧,電費很貴的。

  我們這房子的,一塊錢一度電,要是一天到晚的我們都開著,這一天電費不得上百塊啊。”

  秦生:“呵呵,沒事,這都是小錢,隨便開,一個月最多也不會超過五千塊。”

  五千塊,對于曾經的秦生來說,是一筆巨款。

  但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就是一斤大米的錢。

  實在沒必要為了節省,讓家人受苦了。

  林書雅:“好吧,我只是覺得,能不開就不開,要節約用電。”

  “嗯,但現在的天氣不是悶熱嗎?你看,室內溫度都33度了。”

  秦生正說著話呢,突然,他的微信響了一下。

  他打開一看,赫然是他的同學肖永州發來的消息。

  “兄弟,我談了個女朋友,還差點彩禮錢,手里方便嗎?借我幾千就行。”

  肖永州,之前兒子被小玉搞倒時,正是對方借過來了四千塊。

  秦生一直銘記在心。

  現在對方要娶老婆,他也為對方高興。

  不過,他還是先打了電話過去確認。

  現在騙子太多,他可不敢不確認就打錢。

  “喂,永州,是我。你要結婚了?”

  “嗯,秦哥,我知道你手頭也不富裕,借個一兩千就行。”對面傳來肖永州有點尷尬的聲音。

  秦生:“哈哈,恭喜恭喜。

  沒事,結婚一共還差多少啊?”

  “額,她是二婚,通過婚介所介紹的。但家里還是要十萬彩禮,還要求要有房有車。

  房子我這小破小,粉刷一下,勉強算有,車子可以湊個首付,搞個6.8的紅星。

  彩禮錢,我找人借了一些,還缺三萬左右。”

  “日子定好了嗎?”

  “定好了,過幾天的農歷二十八,就差彩禮錢了,唉。要不是實在拿不出這么多,兄弟我也不會找你,我知道你那邊也沒錢。”肖永州的聲音透著無奈。

  秦生笑道:“慢慢來吧,不用急,我這就給你轉過去。”

  “好的,謝謝哥,你看著轉吧。”

  掛了電話,抬頭一看,果然老婆正看著他。

  “上次那個借四千的兄弟找我借一兩千塊湊彩禮。你看……”雖說就算老婆不同意借,他也會多借點。但老婆都聽到了,總要跟她商量一下。

  這是對老婆的一種尊重。

  “我都聽到了,他不是差三萬嗎?你給他都補上吧,咱家現在也不差這點。

  你要不吝嗇的話,就再給他多拿點,風風光光辦個酒席。”

  “啊,好的,謝謝老婆。”

  “謝我干嘛?錢都是你賺的。再說,別人以前肯幫我們,我們現在能幫就幫一下。”

  秦生沉默了一下,道:“那我給他拿三十萬。這樣車子,他愿意就買個好點的,彩禮和酒席錢等都有了,他也不用找人借了。

  多了的,他也能有錢周轉一下吧,他母親生病也要花錢。”

  三十萬,三天鹵肉的錢,還是拿的出手的。

  林書雅,“好。但你不要告訴其他朋友同學,要不,每個人都來找你借,看你怎么辦。”

  “嗯,我還沒那么傻。”

  商量完畢,秦生立馬給肖永州轉賬了三十萬過去。

  很快,對面發過來了一個驚恐的表情。

  “秦哥,你怎么發了這么多過來?是不是系統出錯了?”

  此時,另外一頭,正在家里盯著手機的肖永州完全傻眼了。

  三十萬!

  秦生竟然給他轉了三十萬過來!

  他第一時間就是感覺系統出錯!

  秦生可能是給他轉了三千!

  他根本不認為對方能拿出三十萬!

  大家都是難兄難弟,知根知底!

  前陣子小孩生病還跟自己借錢呢。

  因此,現在這三十萬,他根本不信是真的。

  但對面很快有信息回了過來:

  “兄弟,最近我賺了點錢,你先拿去用吧。好好娶個老婆過日子,你也老大不小了。

  你看我孩子都大學了,你要加油了。

  我這錢,不用利息,你也不用著急還我。

  但是,明年你不整個大胖孩子出來,就把錢還我,嘿嘿。”

  看完這個信息,肖永州瞬間喜極而泣。

  錢竟然是真的。

  他原本以為只能借個一兩千的同學,送了一份大禮給他。

  三十萬啊,足夠他把這婚辦得漂漂亮亮。

  “謝謝兄弟,謝謝,明年保證完成任務,你等著出份子錢吧,我要搞個雙胞胎。哈哈!”

  回了一句話過去后,肖永州把錢收了。

  第一時間,他立刻打電話告訴了女朋友。

  “老婆,我借到錢了,我借到錢了,三十萬!哈哈!”

  “三十萬?!好好好,今晚我們好好聚聚。”對面傳來女子驚喜的聲音。

  ……

  解決完那個兄弟的事情,秦生心情大好。

  吃完飯后,將一堆打包好的肉,還有十多斤大米,幫老婆辦到了車上。

  老婆要帶著女兒去拜訪韻芬。

  而他自己則開著大貨車去超市進貨去了。

  批發市場也沒開門,他直接去楚州商城進貨,也就是老黃的那個大超市,也被稱為楚州超市。

  別人幫了自己那么多,進貨就在這里進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為了不讓工作人員看出是自己,怕老黃又給他免賬,他還特意戴了口罩,帽子。

  一陣瘋狂采購,在這里采購了幾萬塊的東西。

  這才裝車拉走。

  將車開回到小區后,秦生看了看老婆的車,還沒開回來。

  而此時也晚上十點多了。

  老婆他們怎么還沒回來?

  雖然老婆和女兒都很厲害,但不放心的他還是打了個電話過去。

  “我們馬上就回來了,你的貨送完了嗎?”

  “嗯,快好了,在跟客戶談事。”

  掛了電話,秦生放心下來。

  但他沒有馬上回家,而是隱身咻的一聲飛走了。

  他要去找大女兒。

  ……

  另外一邊……

  韻芬家里……

  “你老公現在做什么啊?大晚上還送貨?這么辛苦,很賺錢吧?”韻芬羨慕道。

  林書雅,“嗯,我一個月才八千塊,家里外債,還有現在買車錢,都是他賺的。”

  “真好,你是苦盡甘來啊……”

  ……

  咻!

  秦生一個瞬息移動出現在了楚州河邊,差一點點就掉河里去了。

  我日!

  改天會不會瞬移到河里去?

  吐槽一聲,他繼續瞬移!

  這次卻赫然出現在車來車往的大街上!

  嚇得他高高跳起,避開了一輛疾馳而來的小車。

  草!

  幸好自己修為低時,沒遇見這事,否則自己得把自己玩死。

  一陣隨機后,他來到了下一個城市,風州的邊緣。

  一路沖刺過去,繼續瞬息移動趕路。

  二十多分鐘后,秦生在喝了幾次魔法藥水補充靈力后,他終于來到了女兒上大學所在的城市。

  恒洲。

  恒州屬于大漢國的東部沿海一線城市,比起楚州這個四線城市,大了太多了。

  城市相當于好幾個楚州了!

  但他還不是大漢國的首都。

  首都在北方的北州!

  恒州離楚州很遠,坐高鐵都需要六個多小時。

  差不多一千八百公里左右。

  而秦生只用了二十多分鐘,就趕過來了。

  這要是被人知道,非得驚掉下巴不可。

  而其實,他的時間主要浪費在了每座城市的邊界趕路上。

  畢竟瞬息移動很多時候并不能直接隨機到邊界邊上,還有一段距離時,秦生都是跑過去的。

  跟在游戲里趕路差不多。

  又瞬移了幾分鐘后,秦生終于落在了女兒所在的恒州大學外頭。

  恒州大學,在整個大漢國也是屬于一流高端學府。

  女兒能考進來這里讀書,這一直是他和老婆的驕傲。

  女兒剛剛讀大一,學的計算機專業,平時的成績還不錯,去年寒假前還拿到了幾千塊獎學金。

  放假回來時,給家里人帶回來了一大堆這邊的特產禮物……

  今年,女兒說,不出意外的話,還可以拿到……

  心中思緒著,秦生翻身進入了學校,很快來到了女兒的宿舍樓外面。

  此時的宿舍樓并沒有關,但門口有個阿姨在看著。

  自己這個點進去的話,會不會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東西。

  秦生有點蛋痛的停下了腳步。

  而且,自己要給女兒注入裝備,是直接跟她說呢,還是暗地里?

  暗地里的話,這邊太遙遠了,自己不一定能時時監控到她啊。

  要是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又不好。

  畢竟突然有了力量,沒人教導的話,說不定會走向歪路。

  猶豫了一下,秦生最終還是隱身進入了宿舍樓。

  這邊是十一點熄燈,因此,還都很熱鬧。

  到處都是女生嘰嘰喳喳的聲音。

  秦生穿梭在樓道中,也沒去看各個宿舍里頭的風景,徑直來到了三樓女兒宿舍外面。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里面傳來了女兒同學的談話聲。

  “秦影還沒回來嗎?”

  “嗯,估計她還在給別人做家教。”

  “她怎么突然這么拼?”

  “聽說是她的一個老鄉上周末回來告訴她,她弟弟前陣子住院了。

  所以想賺點錢吧。”

  “她這樣每天下午放學就出去,會少很多時間來復習功課啊,這學期的獎學金,我不是有戲了?”

  “想得美,你還差得遠呢,我才有希望……”

  ……

  聽著里面的議論聲,秦生一愣,忍不住朝里面瞄了一眼。

  果然,除了幾個女同學之外,女兒并不在宿舍。

  她竟然去做家教了……這么晚了,快十一點了啊……

  竟然還沒回來……

  秦生有點急了……

  而更多的卻是心痛。

  自己現在又不是賺不到錢,應該早點來見她……她就不用去做家教了,別耽誤了學習……

  還有一層,就是擔憂女兒的安全……

  可現在,他也不知道女兒在哪。

  十一點了,應該快回來了。

  秦生在一片小樹林中顯出身形,隨后來到了宿舍樓遠處的椅子上默默等待。

  這時,因為快熄燈了,許多同學都著急的往宿舍里趕。

  大學里,什么人都有,秦生坐在這里,壓根沒人搭理他。

  點了根煙,剛吸一口,他的微信突然響了。

  打開一看,卻見是女兒給他轉了五千塊過來。

  還有一句話:

  “爸,聽說弟弟住院了,這是我以前積累的一些,還有這幾天做家教的錢,你收下吧。”

  “好,謝謝你,弟弟他沒事。”秦生回了一句話,收下了這五千塊。這是女兒用她的努力換來的,心中肯定很想他收下,得到他的肯定,那就滿足一下她這個期望好了。

  剛回完話,秦生繼續打量著眾多學生,眼睛突然一亮,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形。

  一身校服下難掩的高挑身材,完美繼承了她母親的容顏,正是他的寶貝女兒。

  秦影。

  “小影!”

  秦生對著匆匆低頭而過的女兒喊了一聲!

  !!

  秦影一呆,回頭一看,頓時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爸爸!!”

  她驚喜的飛奔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