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章 初遇(1)
    第1章 初遇(1)()

    阪蕩天下,遨游四海;御劍乘風,舉杯邀月。縱使孑然一身浪跡天涯,也要笑傲王孫飲露餐霞。

    做傳說中的劍仙——這是楚天童年時的夢想。

    然而當下這一刻,他惟一的念頭只是能夠活下去!

    隆冬的大崖山,朔風咆哮雪花飛揚。天地間銀裝素裹,蒼茫而寂寥。

    楚天迷了路,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沒命地飛奔,片刻不停。

    凄厲的狼嚎聲越來越近,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生死追逐。一個剛滿九歲的少年,盡管土生土長在大山深處,而且從六歲起就跟隨父輩獵熊采藥,但無論在林間他奔跑的身體多么靈活、速度多么驚人,可要對付一群餓狼,他被獵食的結局已經注定,譬如一只被圍捕的小野鹿——逃無可逃。

    肺部的空氣幾乎已經抽空,像兩只千瘡百孔的風箱,楚天“呼哧呼哧”地徒勞做著最后的抗爭。

    狼嚎越近,楚天的視野卻漸漸變得混沌,周圍的景物在晃動,在旋轉,隨著天色變得越來越黑。

    忽然,楚天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白色人影飄忽不定、穿梭而來,懷中還摟著一個被厚厚毛毯包裹起來的小孩。

    “快跑,狼群來了!”楚天大叫,下意識改變方向試圖向左側引開惡狼。卻沒想轉得急了,身體哪里還由得他,撲通一聲摔倒,竟往那人腳下翻滾而去。

    “嗷——”一頭餓狼急不可待地騰空飛撲,鋒利的前爪如同出鞘鋼刀插向楚天。

    楚天望見餓狼碧綠閃光的猙獰雙眼,心里面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

    爺爺活著的時候曾經說過:好獵人注定不會在床上老死,就像那些身經百戰的將軍,馬革裹尸才是他最終的光榮與夢想的歸宿。

    三天后,爺爺死了。一頭突然從灌木叢里躥出的大野豬用獠牙捅破了他的小腹,肚腸流了一地,力盡而竭,倒在距離家門不到三里遠的地方。

    “砰!”一束像翡翠般晶瑩通透的碧光從楚天的身上掠過,精準擊碎了那頭餓狼堅硬的頭骨。那感覺便如同有人用一支犀利的尖錐,將脆弱的雞蛋殼輕松刺穿。

    猩紅的狼血和濃稠的腦漿齊齊飛濺而出,楚天的眼睛情不自禁地閉了閉。

    四周狼群的嗥叫此起彼伏,由憤怒而驚懼,由驚懼而絕望。

    僅僅是一個呼吸之間,楚天耳邊的喧囂歸于寧靜,靜得能聽見簌簌的雪花飄落,還有自己粗重的喘息聲。

    楚天驚詫地睜開眼睛,原本兇殘貪婪的二十三只餓狼轉瞬已成為一攤攤散落四周、支離破碎的尸塊,暗紅的血滲入潔白的雪,空氣里有一股難聞刺鼻的腥味。

    視野中再沒有活著的、完整的狼體,一雙冰綠色的靴子向楚天慢慢走近。

    楚天凝目望去,在紛紛揚揚的雪里,女子白色的裙裳仿佛和天地融為了一體。霧白的臉上籠罩著月色般的凄楚,苗條婀娜的身影徑直從楚天的身邊經過,片刻不停地繼續前行。厚重毛毯里乖乖地臥著一個小女孩,半張紅彤彤的小臉蛋兒露在外面,像是睡得極熟。

    “喂,你等一等!”楚天吃力地站起身朝那白色的背影叫了聲,他想謝謝她的救命之恩,還想告訴她這森林中還有比惡狼更兇猛的野獸,迷失了方向和道路,就算是最優秀的獵人也可能喪命。

    然而楚天的呼喚并沒有讓她回頭,更沒有停步。楚天能夠確定她一定聽得見,而她卻好像根本不想理會楚天,腳步似緩實疾,一轉眼便消失在了無邊無際的霧雪深處。

    楚天爽然若失,終究沒有追上去。

    夜半時分,楚天精疲力竭,幾近脫力,可值得慶幸的是,他終于摸黑走出了那片死寂黑暗而又隨時可能吞噬生命的大森林。雪停了,滿地的濕滑,一路上他數不清摔了多少跤。他冷極餓極,幾乎是連滾帶爬地翻過一道山梁,遙遙望見了位于山麓深處的小村落。

    這里是大崖山,楚天的家就在大崖山深處的小村落里,合共不到十戶人家,全部靠打獵采藥為生。

    但此刻家園在望,他卻見不到守候的溫暖燈火,也聽不到熟悉的此起彼伏的獵犬吠叫,刺目錐心的……那里是一片火海!

    熊熊的火焰幾乎吞噬了整座小村落,血紅的火光、滾滾的黑煙直沖夜空。

    村莊在肆虐的火海中呻吟著化為灰燼,空氣里漂浮著濃烈刺鼻的硝煙味道。

    這里 bsp;這里,不再是期盼中的家,而是一座地獄。

    “爹爹,媽——”楚天一驚,奮力沖下山梁,頓時一股熾烈的熱浪卷裹著嗆人的煙氣撲面而來。他根本無法接近村落,火勢還在不斷地蔓延,點燃了四周的山林樹木。

    “噼啪!”幾點火星爆濺到楚天的衣衫上,立刻燃燒起來。

    他急忙翻滾在地,壓滅了火苗,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留下一塊燒焦的傷口。

    楚天顧不得疼痛,他拼命地叫喊,然而村里沒有一絲人聲回應。

    他隱隱約約看到,自己家的房子已經坍塌,在大火中化為一片廢墟。

    自己的父親、母親,還有其他的村民,甚至是那些敢于和黑熊野狼搏斗的獵犬,全都沒了聲息。

    難道村里竟沒有一個人活著從大火中逃出來?

    如果他們還活著,又怎會任憑大火肆虐吞噬自己的家園?

    這里雖小,卻是獵人們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是他們的根!

    不,不可能!他們都是世間最優秀的獵人,即使在睡夢里也能夠隨時感覺到危險,更何況還有那些忠心耿耿永遠警醒的獵犬?

    楚天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霎那間熱淚沖上眼眶,楚天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大聲呼喚道:“爹、媽——”

    群山回蕩著他的呼喊聲,遠遠地遞了出去,直至被風吹散。

    他再一次沖向火海,烈焰狂舞要將他吞沒,可楚天固執地不想停下前沖的腳步。

    就算是死,也要知道父母鄉鄰在哪里!

    突然,一陣突如其來的哭喊聲令楚天的步履為之一頓。哭喊聲離他不遠,是從村口的水井里傳出的。

    也許已經哭了太久,嗓子顯得有些沙啞。但這稚嫩的哭聲,傳入楚天的耳中,卻令他心中重新升騰起希望。

    還有人活著!

    他一路翻滾躲避火勢靠近水井。水井周圍是片相對空曠的泥地,地面被大火燒得滾燙,楚天走在上面就如同踩過燒紅的鐵板。

    他強忍著痛奔到井邊,沖著井下叫道:“不要怕,我來救你!”

    “媽媽、媽媽……救救晴兒,我怕——”楚天看不清井里小孩兒的模樣,只能聽到驚惶的呼救聲。

    “晴兒?”

    楚天愣了愣,意識到藏在水井里的是個自己不認識的小女孩。

    但他沒時間多想,四周的大火還有彌漫的濃煙每時每刻都可能讓自己倒下。

    看見牽系水桶的吊繩垂落在井中,楚天已經猜到小女孩一定是坐在桶里。

    所以,一定是有人把她藏到井下的。

    只是那個藏起小女孩的人去了哪兒,小女孩為什么沒和她一起逃離失火的村莊?

    楚天咬緊牙搖動轱轆,用最快速度將水桶升到井上。

    漸漸地,他看清了小女孩兒的臉蛋。

    她最多四五歲的年紀,雪白細嫩的肌膚,一雙烏黑的大眼睛閃動著明亮的光華,正用驚恐的眼神忐忑無助地仰望著楚天。

    “是她?”

    楚天登時認出了小女孩——那在森林中殺死群狼救下自己的白衣女子懷中所抱的不正是她么?

    “別怕!”楚天輕聲安慰著,一手緊抓搖柄一手將她從水桶里吃力地抱出來。

    “我要媽媽——”小女孩推開楚天,想要從他懷里逃走。

    四周差不多已被大火包圍,楚天摟緊她小小柔弱的身體不敢松手,道:“哥哥會帶你去找媽媽!”

    楚天用木桶里的一點水打濕衣擺,然后反撩起來蓋住小女孩的臉蛋,轉身朝火場外奔去。

    他相信,小女孩的媽媽一定會回來,而自己的父母雙親和村鄰們或許也藏在某個隱秘的地方。

    等他們都回來,一切又會恢復從前。眼前這一切,僅僅是場噩夢而已。

    就這樣兩個幼小的身影背離大火越走越遠,慢慢隱沒在濃煙深處。

    這一年冬天,楚天九歲半,晴兒不滿六歲。

    這是他們的首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