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3章 初遇(3)
    第3章 初遇(3)()

    “可惡的老東西!”楚天“呸”地吐出口中殘留的沙粒,使勁把腳邊的一塊石頭遠遠踢飛,看著它掉落進江里,心里覺得好過了些。

    然后他拖著酸疼的身子頂風冒雪回到淮陽城里。街道上空空蕩蕩,楚天失望地預感到,今天是找不到活干了。現在他最好回家睡覺,如果晚上大雪能停,自己或許還能到酒樓賭場里試試運氣,看看是否可以從那些醉鬼和賭鬼的身上“撈”點什么。

    楚天把家安在一座橋洞里,兩邊用木板搭起來勉強能擋住點風雪。里面沒有多余的東西,只夠將就湊合著睡覺用。

    然而就是這樣一處簡陋的地方,居然被人給占了。

    一個絕對不該出現在這里,一個衣飾華貴的年輕人,渾身是血躺在楚天的專用破板床上,身體蜷曲得像大蝦一樣,口里發出痛楚的呻吟。一柄匕首掉落在他的手邊,鋒芒猶如潭水般幽碧,隱隱約約透出幾絲殷紅色的血氣,看起來是件削鐵如泥的寶貝。

    楚天的眼睛死盯著擅自進占自己地盤的年輕人,心中有些厭惡,還有些懊惱。難道今天的晦氣還不算完么?

    他不喜歡有錢人,更不喜歡那些飛揚跋扈隨意花天酒地的有錢年輕人——只要爹有錢,誰不是個公子?

    “喂,離開這里,這是我的地方!”

    年輕人睜開眼,目光里隱藏著驚懼。待看清說話的只是個衣衫破舊十一二歲的少年,他眼神里的驚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傲慢的輕蔑。

    “臭小子,你找死,知道本公子是什么人嗎?”

    楚天剛被人欺侮過正無處發泄,這位“本公子”居然不請自來占領自己的狗窩,明明像條死狗似的哼哼唧唧,還不可一世盛氣凌人。

    “我管你是誰,趕緊起來,滾!”楚天惱火道。

    “小畜生,你敢踢我!要是讓我爹爹曉得了,趴了你的皮!”年輕人嗷嗷叫著伸手去抓匕首。

    楚天眼疾手快一腳把匕首踢到角落里,拽住年輕人的胸襟往外拖:“小畜生,你敢搶我的地盤!要是讓我爹爹曉得了,要你的命!”

    “放開我,不然本公子要你好看!”年輕人尖叫道,他試圖在丹田里凝聚一絲真氣,只要用家傳的“一道指”點擊楚天腿上的陰谷穴,楚天的整條小腿就會廢掉。

    但連試幾次,那縷真氣每每流轉到胸前的膻中穴便退了回去,反而震得年輕人自己胸口的氣血翻騰,有一種窒息要死的感覺。

    “可恨,如果我不是被‘鐵衣幫’的人打成這樣,一根手指也能要了這小畜生的命!”

    年輕人咬牙切齒,猛地眼前一亮,半截身子已被楚天拽到橋洞外。

    “是你自己爬下去,還是讓小爺動手再送你一程?”楚天停手問道。

    七八米的下方,滾滾大河如一頭咆哮的怒獸向東奔流。

    年輕人面無人色,心中莫名的恐懼戰勝了驕矜,求生的欲望讓他暫時放棄傲慢:“我給你錢,很多很多錢,只要你不把我丟進河里!”

    他從懷里抓出一只金絲滾邊的荷包,高舉著遞向楚天。

    楚天怔了怔,年輕人急忙解開荷包,里面除了幾塊散碎銀子,裝的全是銀票。有一百兩的,有五百兩的,還有三張一千兩的。

    楚天的心情不自禁地砰砰亂跳,這可是他第一次見到這么多錢。

    四五千兩的銀子,足夠讓他和晴兒過好一陣子了。

    “怎么樣,我還可以給你更多的錢。”年輕人觀察到楚天表情的變化,語氣不覺又變得傲慢起來。

    “我爹爹有的是錢,只要我愿意,可以讓你跟著我享受榮華富貴。現在,你把我背回橋洞,記得不能觸動傷口,然后去找……”

    “呸!誰稀罕?你有錢就很了不起嗎!”

    “混蛋,我要殺了你!”年輕人見哀告無望,突然丟開手中的荷包猛抓住楚天的小腿,竟是想將他掀入河中。

    楚天猝不及防,身不由己地往后仰倒。但他的反應極快,在身體即將摔出橋洞墜落大河的瞬間,雙手死死扒住橋洞口的上沿,兩腿凌空吊起拼命甩動掙脫了去。

    “啊——”年輕人的身體突然失去平衡不由自主往外滑落。

    楚天扭過頭望向年輕人飛速下墜的身影,“砰!”墜入河心的身體就如塊沉重的石頭,幾下沉浮便消逝了蹤影。

    楚天慢慢放下腳,望著湍急的江流,咋舌道:看來今天晦氣的人不止自己一個,而自己的晦氣很可能遠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