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4章 梵度金書(1)
    第4章 梵度金書(1)()

    入夜后雪漸漸下得小了,但風勢還是那么的大。淮陽城沒有了往日的喧囂,仿佛提前陷入了沉睡中。

    地上的雪積得很厚,雙腳踩在上面“吱吱”作響,一不小心就會滑倒。

    楚天盡量挺直身體行走在雪中,眼睛一直在仔細留神周圍的動靜。他已經養成了這樣警醒的習慣,時刻像刺猬一樣武裝自己,同時還要擁有狼一樣的敏銳嗅覺。繁華城市雖然很美好,但并非對每個人都如此。

    像楚天和晴兒這樣無依無靠的外來人,受到的欺凌和嘲笑總是最多。

    但從今往后事情會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楚天這樣想著,摸了摸懷中的銀子。

    有銀子,就有尊嚴和地位。銀子越多,尊嚴越多,地位越高。

    這是楚天學到的城市生存法則第一課。

    忽然他停下腳步,前方小巷口的低矮磚墻下,卷縮著一個全身瑟縮把頭深深埋在膝蓋間的小男孩。他的面前放著一只缺口的瓷碗,里面可憐巴巴地躺著三個銅板。

    “小兄弟,早點回家吧。”楚天走近小乞丐,將一塊碎銀丟進他的瓷碗里,又以最快的速度掏出張一百兩的銀票悄悄塞進對方黑乎乎的小手中。

    小乞丐眼睛發亮,一溜煙鉆進巷子跑得沒了影。

    楚天微微笑著也隨后走進了小巷,來到一戶人家的門外。

    “吳先生!”他用手敲了敲黑漆剝落的宅院大門。

    這家的男主人是個落第秀才,開了間私塾養家糊口,晴兒平日就寄宿在他的家里。

    從上次來探望晴兒到現在,已經隔了半個多月。楚天每次都入夜才來,不想讓別人知道晴兒有一個每天在外面混的哥哥。

    今晚他特地換了身干凈衣服,又用肥大的褲腿下擺遮住破爛不堪的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跟城里人一樣體面光鮮。

    “吱呀——”等了很久,吳秀才撐著油布傘打開了門,往外探頭張望。

    “楚天,你再不來我要找你去!上回說好你兩天就把錢送來,這都過去多少天了?”

    “我就是來送錢的,夠不夠?”楚天揀出最大的那塊碎銀,大約有五六兩重。

    “你有錢了,不會是偷來的吧?”吳秀才懷疑地看著楚天,“圣人曰:‘君子不飲盜泉之水……’”

    “少羅嗦,他是你的圣人,不是我的圣人。”楚天把碎銀丟向吳秀才懷里。

    吳秀才忙不迭接了,又聽楚天說道:“過幾天我要接走晴兒,她人呢?”

    吳秀才追在楚天的身后,偷偷用牙齒咬了咬碎銀,詫異道:“你要帶她去哪兒?”

    “哥哥!”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聽見前院的動靜,從伙房里奔了出來。

    她的小臉蒼白,身上穿了好幾件單衣裳,卻像只歡快的小鳥飛過雪夜撲入楚天的懷里。

    “小賤貨,快回去洗衣服。什么哥哥弟弟的,不把活干完,晚上不準睡覺!”

    一個身軀龐大的婦人從廂房里走出來,雙手叉腰站在屋檐下喝斥道。

    小女孩倚靠在楚天懷里,幼小嬌軀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怯生生地看著哥哥。

    “洗衣服,洗誰的衣服?”楚天愣了愣,問小女孩兒。

    “先生和夫人還有兩位小公子的衣服……我還沒洗完。”小女孩兒怯生生地回答。

    楚天握起小女孩兒冰涼的小手,借助廂房里透出的光亮仔細打量。嬌嫩的小手上一道又一道的血口,觸目驚心地縱橫交錯。

    楚天不由又驚又怒,疼惜地將小女孩的雙手捂在自己的懷里,不住用手摩搓。

    “吳先生,這是怎么回事?”

    吳秀才訥訥不語,那婦人卻開口罵道:“你還有臉問?說好每月十兩銀子,錢呢?這小賤貨吃我的穿我的,又懶又不聽話,老娘虧大了!”

    “別說了,楚天把錢送來了。”吳秀才的神情有些尷尬。

    楚天憤怒得渾身發抖,原以為吳秀才是讀書人,晴兒在這里可以讀書習字,不必在橋洞中和自己苦度寒暑,誰料想竟是白給秀才老婆當了粗使丫頭。

    “哥哥,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可以幫你一起要飯的,別丟下晴兒。”晴兒貼近楚天的耳朵小聲哀告道,淚珠在眼睛里轉了一圈,終于忍不住滾落下來。

    “啊哈,果然是兩個叫花子!”秀才老婆手叉蠻腰,“插幾根彩毛就想冒充鳳凰,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我們走!”楚天雙噴出火來,一種把那龐大的身軀撕成碎片的沖動在胸中翻滾澎湃。

    “想走,你以為老娘這里是什么地方?”秀才老婆沖了過來,伸手抓向晴兒。“咱們先把賬結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