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6章 梵度金書(3)
    第6章 梵度金書(3)()

    “我是你外公,你媽媽是我惟一的女兒。”白衣老者對晴兒說。

    “唿——”楚天剛沖到離白袍老者身后五米遠的地方,就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擊中,身形再次飛了起來。

    “你媽媽不在了,你還記得她嗎?我找了你很久。”白袍老者接著說:“你現在可以跟我回家了。”

    “不,我不要你,我不認識你!”晴兒大哭,“放開我,我要哥哥……”

    白袍老者微微一笑,抱起晴兒轉過身來望向餓狼般盯著他的楚天。

    “你的根骨不錯,愿意的話,可以做我的徒孫。”

    “我不要!”楚天爬起身再次沖了過來,“把晴兒還給我!”

    “不識好歹的小子。”白袍老者嘿了聲,身形御風而起挾著晴兒飛過寬闊的河面。

    “哥哥,哥哥!”晴兒在白袍老者的懷里哭得撕心裂肺,聲音卻顯得越來越遠。

    “晴兒,晴兒——”楚天不會游泳,他瘋了樣地奔向最近的渡橋。

    但很快他就絕望地意識到,即使奔過渡橋,自己也不可能追回晴兒。那道帶走她的白色身影宛若一道倏忽往來的風,轉瞬隱沒在風雪深處。

    可是楚天停不下奔跑的腳步,他追逐著風里晴兒的哭喊聲,直到夜空靜寂了下來,晴兒的身影和她的哭聲一起在朔風里飄逝。

    楚天一個踉蹌從橋頂翻滾到橋腳,頭手臉上青紅一片,一陣麻木之后,到處是錐心刺骨的疼。

    他躺在積滿白雪的青石條上望著夜空,眼中止不住地流淚。心里還存著一絲無望的期待,或許或許,那個老頭,那像鬼魂一樣來去無蹤的老頭,還會再次去而復返,把晴兒還給自己。

    等到白雪再次覆蓋楚天凌亂的足印,奇跡依然深藏在漆黑的夜空中不曾顯露它的笑臉。楚天的心和身體一樣變得冰寒僵硬,直至窒息在絕望的谷底。

    “啊——”他猛然放聲大哭,淚水猶如開閘的洪水盡情地傾泄。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是自己竭盡所能、辛苦呵護照料晴兒,卻沒有察覺其實在生命中,晴兒早成為自己的一切。她是自己的存在的意義,她讓自己有勇氣等候新一天的黎明。

    可是驟然之間,存在已經沒有意義,明日的黎明再也無需憧憬,生活中僅有的快樂,就這樣被人無情地剝奪。

    于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年,就這樣在雪夜里,任由自己被白雪掩埋,任由自己淚雨滂沱,任由自己聲嘶力竭,在天與地之間痛哭自己被無情奪走至親至愛的人。可是天地無聲,除了身旁這條汩汩奔流的大河見證他的悲哀,又會有誰會分給這個無助少年一份愛?

    他痛恨自己的無力,他痛恨這對自己冷酷無情的世界,他痛恨那些強加給自己的痛苦,可要怎樣才能擺脫它們的糾纏。

    那個看起來傲慢絕情的白袍老者,真的是晴兒的外公,自己和晴兒還能有重逢的一天嗎?

    天亮了。

    楚天失魂落魄地沿著河堤游蕩。大雪不知何時停歇,但天色依舊陰沉沉的不見陽光。河邊漸漸有了人聲,淮陽城開始從睡夢中蘇醒。

    河堤邊一排光禿禿的楊樹底下,擺出了幾家早點攤。誘人的香味混合著刺鼻的煤煙味飄蕩在干冷的空氣里,為這座城市帶來第一縷生機。

    楚天餓了快一天一夜了,他不由自主在一家糕點攤前放慢了沉重的步履。

    糕點攤的老 攤的老板是位大嫂。她瞧著衣衫襤褸、臉色青白的楚天在攤位前游移不去,一言不發地從蒸籠里拿出兩只熱氣騰騰的白面饅頭遞了過去。

    楚天搖搖頭,雖然身體饑寒交迫到極點,但他實在沒心情吃東西。

    “拿著,不要錢!”大嫂說話時帶著濃重的淮陽口音,把饅頭塞進楚天手里。“天冷,不吃東西咋成?”

    楚天正在失魂落魄之時,突然感受到人間久違的慈愛,忽然鼻子發酸眼淚又要掉下來,垂下頭把饅頭放進嘴里咬了一口,一聲不吭地咀嚼起來。

    “慢慢吃,別噎著。”大嫂從鍋里麻利地舀起半碗豆漿遞給了楚天。

    楚天不自覺地接過來喝了口,一股又暖又甜的熱流順著喉嚨流入空癟的腸胃。

    他的身上慢慢有了熱氣,神智略微清醒了些,暗啞著嗓子道:“謝謝大嫂。”

    大嫂甩頭一笑,“謝個啥呀,誰人沒有個落難的時候?”

    楚天一下子被觸動情懷,忍不住蹲在地上掩面嗚咽。

    大嫂蹲下身,抹去楚天臉頰上的眼淚和泥污,柔聲問道:“小兄弟,你爹媽呢?有啥為難的事,能不能跟我說說?興許說出來了,心里會好過些。”

    “我爹娘都沒了……”楚天道。

    “可憐吶——”大嫂愣了愣,說道:“這么著,往后餓了只管來這兒吃包子,大嫂不收你的錢!”

    楚天搖搖頭,從懷里掏出一塊碎銀遞過去。

    “這得有四五兩吧,太多了。我可不能收,做人吶得厚道!再說,你小小的年紀哪兒來的這么多錢?”大嫂吃了驚,把錢推回給楚天。

    楚天猛一哆嗦,突然站起身拔腿就跑。

    清晨冷冽的風將他單薄的衣衫吹得緊貼在身上,楚天越跑越快,一路奔回寄居的橋洞,頹然躺倒,眼睛空落落地望著上方出神。

    晴兒被鬼老頭帶走了,吳秀才家被燒了,那個墜落河中的年輕人估計是兇多吉少……他們的影子都不停地在楚天的眼前走馬燈似的飄來晃去,讓他的胸口發悶發堵,發酸乃至發狂。

    不知過了多久,楚天覺得后腰有些隱隱作痛,似乎有什么東西擱著自己。

    他無精打采地伸手摸去,手指碰到了一件硬邦邦的東西,有棱有角,似是只木匣。

    “咦,這玩意兒是打哪兒來的?”楚天驚疑地從身下抽出木匣來,見它長不到一尺,寬不過兩寸,拿在手里晃了晃,里頭發出“咚咚”悶響。

    莫非這是昨天那年輕人遺落的東西?

    這里面裝的又是什么?楚天忍不住好奇,打開了木匣。

    一蓬淡淡的金紅色光暈從木匣中散放出來,里面擺放著一只光華熠熠的玉筒,筒身上布滿了用金色紋理繪制而成的龍章鳳文,如彩云拱月圍繞在一行紅色篆書的四周。那篆書筆力飄逸古渺,楚天連猜帶蒙,勉勉強強地認出來:“梵度金書——”

    玉筒中脈脈逸出一股神秘奇異的氣息,如絲如縷滲透進他的膚發毛孔,就像清泉一般流淌全身,洗滌去滿身的疲乏與酸疼,楚天情不自禁地從木匣里拿起玉筒捏在手里。

    “唿——”他的眼前登時金光閃動,光怪陸離的景象伴隨著無數玄妙的文字與影像撲面而來,仿佛霎那之間開啟了一片嶄新天地——似在心底,似在耳畔,有個聲音在對自己說:

    “從這刻開始,一切都將改變,一切都將不同。

    接受或抗爭——你,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