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8章 蒼云劍冢(2)
    第8章 蒼云劍冢(2)()

    一人一鳥結伴飛行,在群山間比翼雙飛,仿佛將一望無際的天地當成了一張巨大的畫布,盡情而肆意地揮灑渲染。

    突然水鳥猶如利箭般射向河面,波光動蕩“嘩”地聲從水下抓起一條大魚。

    那少年如影隨形,也是身影如電掠過水面,手中也多了一尾活蹦亂跳的魚。

    遠處的四個人看得呆了。少女閃動水汪汪的大眼,問道:“元師弟,你有沒有看清楚那人是如何捕到魚的?”

    “沒有。”元世亨老老實實道:“他的身法太快,而且干凈利落沒有一個多余動作。”

    “好厲害。”全世鼐也在驚嘆:“假如他撲擊的不是水里的魚,而是我們……”

    接下來的話他沒有說出來,但大家都能夠聽懂話里蘊含的意思。

    “不怕,大伙兒當心些,這人來路不明,可不像是魔門的人!”藍衣青年說著話,將右手按在背后的劍柄上。

    但空中的少年似乎并未在意天意門的四個弟子,他的身影在天幕下畫過一條曼妙圓潤的弧線,追隨水鳥的蹤影投入河谷左側的密林里,頓時沒了聲息。

    “這人是誰,好古怪!”少女松了口氣,問身邊的同門。

    “想來是個深山野人,咱們不必理會,還是尋找蒼云劍冢的下落要緊!”

    藍衣青年放開劍柄,舉步向前行:“大伙兒跟緊我,千萬不能失散。”

    全世鼐等人點點頭,默不作聲地緊隨藍衣青年繼續向河谷深處走去。

    四個人在河谷里又行出大約二十里地,前方響起隆隆水聲,猶如春雷驚蟄。

    只見河床隨著地勢陡然節節拔高,形成一段段巨大的水流落差,遠遠望去宛如一道流動的天梯,碧波蕩漾白浪翻滾,筆直地延伸進高聳如云的山崖深處。

    “這里就應該是那兩個錦衣會香主所說的‘天階峽’了。”藍衣青年停下腳步,對照地圖打量山澗說:“按照他們的說法,蒼云劍冢就藏在了天階峽盡頭的一座幽深古洞中。”

    眾人精神一振,連夜趕路的疲勞全都丟到了九霄云外,加快步履往前走去。

    突然百米開外的河面一道雪白的水柱沖天而起,從水底下躥出一條似龍非龍渾身披滿黑色鱗甲的怪獸。

    它的下半身藏在水里,僅是露出河面的巨首和小半截身軀就長達五米,一雙碧綠的魔眼兇光閃爍,一張一合之間迸射出兩道光飆,每一道都有兩米多長,“哧哧”咆哮朝山澗邊的四個人當空劈落。

    “鐵甲烏蛟,快躲!”全世鼐喚出了怪獸的身份來歷,眾人頓時臉上變了顏色。

    藍衣青年反應極快,右手拔劍左手攬住少女纖腰,飄身橫移十多米。

    “轟!”一道碧芒劈擊在兩人剛才站立的地方,塵土飛揚水浪拍云,河灘上裂開一條寬逾三米長達二十多米的深壑。

    “轟!”幾乎不分先后又是一聲巨響,元世亨手握長劍“浩歌”迎空破斬,烏黑發亮的劍刃與另一道碧芒狹路相逢,激撞出一團絢爛奪目的光彩。

    他的身軀蜷縮盡量避開迸濺的罡風光流襲擊向后拋飛,胸口一陣陣血氣翻騰,好像壓了塊千鈞巨石。

    “妖孽看打!”

    全世鼐甩手射出一束赤芒,這是天意門的獨門暗器“莽古梭”,采擷三十七種天地珍材煉制而成,專破各種護體真氣與護身寶甲。

    “昂——”鐵甲烏蛟發出震耳欲聾的怪叫聲,張嘴吐出一團陰冥真水,在半空中凝鑄成一面渾圓厚實的黑色巨盾。

    “叮!”莽古梭擊打在巨盾上激飛而出,盾面“喀喇喇”作響裂開無數細小紋縫。

    藍衣青年一記長嘯,縱身出劍劈中盾面。巨盾接連遭受打擊,終于轟然碎裂,爆散出一溜溜黑色光電,最終化為水汽消失不見。

    藍衣青年乘勝追擊,手中長劍嗡嗡顫鳴刺向鐵甲烏蛟粗壯滾圓的脖頸。

    冷不防背后惡風鼓蕩,鐵甲烏蛟隱藏在水底的巨尾驟然揚起,宛若一條雄渾無匹的雷鞭拍擊過來。

    “明師兄小心!”其他三人大驚失色,但距離稍遠已來不及救援。

    “我命休矣!”藍衣青年大駭,不由自主地閉起雙目。

    千鈞一發之際,從側旁的山林中突然閃現出一道人影,“砰”的聲用肩頭撞開藍衣青年,又攥緊左拳迎向拍擊而來的鐵甲烏蛟巨尾,正是先前四人所見到過的那位古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