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0章 蒼云劍冢(4)
    第10章 蒼云劍冢(4)()

    “不是你不記得,而是根本無從判斷!”元世亨苦笑聲說:“他在出手的那一刻,將身體的所有部位松弛到了極致,隨時可以根據情勢變化自己的身姿與招式。這就像咱們身邊的山澗,看上去清澈無比,可又有誰能夠真正瞧見河底?”

    “不錯,看著這少年的身手,只能讓我想到八個字——”全世鼐徐徐道:“道法自然,功通造化!”

    這時候藍衣青年從林中返回,搖搖頭道:“追不上了,咱們走吧。”

    “怎么,咱們還要去尋找所謂的蒼云劍冢?”全世鼐問道。

    “當然,咱們怎么能夠被一條鐵甲烏蛟就給嚇退了呢?”藍衣青年說。

    “但那他剛才說的話——”少女猶豫道。她指的他,當然就是那古怪少年。

    “小師妹,你還把那少年的話當真了不成?”藍衣青年笑道:“我猜他是不愿咱們得到蒼云元辰劍,才故意危言聳聽。什么死了幾十撥人,尸首呢?”

    元世亨看了眼面色微微發白的少女,說道:“要不我們表決吧。”

    藍衣青年惱道:“你們還當不當我是師兄?即便只剩下我一個人,也定要尋找到蒼云劍冢,要走你們走!”說完話賭氣似地邁大步往前行去。

    “明世勛,你給我回來!”少女跺腳叫道。

    藍衣青年步履更快,說道:“放心,我不會有事!”

    “怎么辦?”少女望著藍衣青年的背影問全世鼐。

    “我相信那少年不會無緣無故哄騙我們,他的話更應證了我先前的猜測。何況,我從未聽說過斑斕霧山里有魔獸出沒,那條鐵甲烏蛟出現得委實有些蹊蹺。”

    全世鼐緊鎖眉頭道:“元師弟,你保護小師妹先回淮陽城,我追上明師兄,無論如何也要把他勸回來。”

    元世亨道:“還是我去吧。”

    少女氣道:“你拙嘴笨舌的,明師兄肯聽你的才怪。算了,我們一起追上去,拖也要把他拖出山。要是連拖都拖不動,大不了就陪著他一塊兒死好了!”

    三人說著話,忽見明世勛快步奔回,面帶興奮之色道:“你們猜我在前頭看見了誰——那兩個錦衣會的香主!怎么樣,那少年的話不可信吧?咱們趕緊跟上他們,準能找到蒼云劍冢。”

    少女怒道:“你不信我信,那兩個錦衣會的家伙鬼鬼祟祟,一會兒出現一會兒消失,肯定有鬼!”

    “殷紅鵝!”明世勛也火了,“人家沒了蹤影你說有鬼,人家現身出來你還說有鬼,你疑神疑鬼得過了頭吧!”

    全世鼐見少女又要和明世勛爭吵,急忙勸解道:“小師妹,明師兄,我有個主意。既然這兩人曉得蒼云劍冢的下落,我們干脆就將他們拿下。是虛驚一場也好,是確有陰謀也罷,屆時一問即知。”

    “好主意!”明世勛轉怒為喜道:“我們趕快追上去,別教他們又跑了!”

    他一馬當先追了過去,元世亨看看殷紅鵝嘴唇動了動卻沒吱聲,跟著明世勛去了。

    “小師妹,你還是跟我們走吧。”全世鼐勸道:“明師兄的性子你也清楚,不撞南墻不回頭。等事情弄明白了,他也就知難而退了。”

    殷紅鵝咬了咬櫻唇點點頭,和全世鼐加快步伐追趕上明世勛和元世亨。

    轉眼之間四個人便去得遠了,那少年忽然從山林里慢慢走出,目送他們的背影。

    原來他并未走遠,而是一直躲藏在林中聆聽四個人的談話。看到明世勛等人一意孤行仍要追趕那兩個錦衣會的香主,他并沒有阻攔。

    就像全世鼐說的那樣,世上總有種人不撞南墻不回頭,等真的撞上南墻想回頭的時候,卻也已經遲了。

    “我要不要救他們呢?”他的心里有一絲遲疑。

    這四名天意門年輕弟子之間的友愛之情,讓少年不由自主想到了過去。

    那時候,他不也正是像他們這樣無微不至地呵護著晴兒嗎?

    但此時此刻晴兒會在哪里,她過得好嗎?還有人欺負她嗎?

    少年的眼神有一抹惘然,深深的傷痛在眼底燃燒,灼烤著他的心。

    沒錯,他就是楚天。自從三年前無意撿到梵度金書后,他便離開淮陽城,隱居在斑斕霧山深處,終日修煉不輟,希望能早一日修為有成,去尋回被白衣老者帶走的晴兒。

    三年中他以天地為師,晝夜參悟梵度金書中浩如煙海的天道真諦,不覺已修煉到了真階第五層的境界。

    三年的光陰太短也太長,但楚天深知,自己還不到能夠出山的時候。

    就在此時,他突然聽到寂靜的河谷中傳來一聲慘叫,依稀便是藍衣青年明世勛的。

    “不好,那個老魔頭又要害人了!”

    楚天的心神一下子回到現實里,身影閃了閃消逝在云霧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