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1章 魔劍蒼云(1)
    第11章 魔劍蒼云(1)()

    明世勛終于找到了蒼云劍冢,親眼看到了傳說中的蒼云元辰劍。

    前一刻,他還帶領師弟師妹們在追捕那兩名錦衣會的香主,卻不料轉瞬之間就成了別人眼中的獵物。

    七八個錦衣會的高手突然從山澗底下冒出,為首的皂袍老者居然便是賀治章。

    盡管天意門四弟子殊死抵抗,但他們怎能逃脫錦衣會早已布下的陷阱,先后被擒。

    然后他們四個人就被賀治章押入天階峽盡頭的一座古洞里。這座古洞掩藏在瀑布后面,洞中光線晦暗彌漫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血紅色陰煞之氣。

    他們被趕到一座池邊,池中亮紅色的濃稠液體翻騰鼓蕩,濃烈的煞氣冉冉升騰,才站立了一小會兒就全身發冷,體內的血液都幾乎凍得凝固。

    池邊的地上和洞壁上,一張張金黃色的道符星羅密布,形成了一套守護陣法,將池中冒出的寒霧牢牢鎖定,不讓一絲煞氣外泄。

    血池的四周,井然有序的布列著三套祭煉魔兵用的法器,分別是八面天癸神風旗、四道萬劫升渡牌和一尊老君丹鼎。

    那老君丹鼎中焰光熊熊,不住往外噴吐出丹藥精氣,汩汩注入血池上空。

    血池上空的濃霧里,有一顆雪白無瑕的寶珠熠熠生輝,一面緩緩轉動,一面吸入從老君丹鼎中噴吐出來的丹藥精氣。

    這顆寶珠是一柄絕世神劍的一部分。這柄劍,便是傳說中六百年前神陸魔道第一高手寒料峭曾經用過的蒼云元辰劍!

    劍身大約四尺長三指寬,是一柄名副其實的重劍。

    劍身通體瑩白,像是一道道祥云紋樣交織凝煉而成。劍柄中央正是鏤空鑲嵌的那顆元辰寶珠,如日月星辰運轉不息。

    整支劍只有不到五分之一插入在血池里,絕大部分暴露在池面上。

    明世勛畢竟是名門子弟,立刻感應到在蒼云元辰劍中,依稀蘊藏著一座獨立的虛空,它無邊無垠充盈著沛然莫御的可怕魔氣,仿佛劍身稍稍一動,就能引發驚天動地的神威。

    “好劍!”他情不自禁地低贊道,一時忘記了后腰上的刀傷。

    “的確是一柄好劍,不然我也不會耗費三年之功和無數心血來煉鑄它!”

    賀治章負手站立在池邊,雙目凝望蒼云元辰劍神情似悲似喜。

    “可惜這柄劍在六百多年前的一場大戰中曾經遭受重創,法力折損八成以上。為了修復神劍,寒料峭費盡心思方才尋找到隱匿在斑斕霧山深處的這座‘真冥九煞池’,利用池中蘊含的九種來自冥脈的陰煞之氣滋潤劍身重鑄輝煌。”

    “你煉劍就煉劍,為什么故意放出風聲,引我們上當?”殷紅鵝問道。

    “因為單靠真冥九煞之氣還不足以令蒼云元辰劍的劍靈復蘇,但如果配合修道之士的精血獻祭,就能喚醒隱藏在元辰寶珠中的劍靈!”

    賀治章冷冷一笑道:“同時,你們死后遺留下來的各種怨念,也會進一步加強蒼云元辰劍的暴戾之氣,令它在使用時威力更大,殺意直指人心!”

    殷紅鵝花容失色,斥罵道:“惡魔,為了煉劍你竟然亂殺人,就不怕遭天譴嗎?”

    “天譴,有了蒼云元辰劍我還怕什么天譴?”賀治章哈哈大笑:“為了它,我唯一的兒子都死在了鐵衣幫的手上,等我真正拿到這柄劍,第一個要殺的就是秦觀天,為我兒報仇雪恨!”

    話音未落,元辰寶珠驀然發出一陣鳴響。那聲音如同千萬孤魂野鬼在咆哮哭嚎,聽得人心旌搖蕩不能自已。

    賀治章目露興奮之色,騰身躍到池面上,試著用手拔劍。

    蒼云元辰劍只微微一顫,卻并未被拔出。

    賀治章卻喜道:“這是蒼云元辰的劍靈在咆哮,它終于蘇醒了!最多再有一兩人的精血獻祭,我就能大功告成了!”

    明世勛面色慘白,滿懷歉疚地望了一眼垂頭喪氣的殷紅鵝等人,叫道:“賀治章,你放了我的同門,就用我的精血獻祭蒼云元辰劍!”

    賀治章注視蒼云元辰劍心情愉悅,嘿嘿冷笑道:“你們的修為雖然不算太高,但修煉的都是玄門正宗功法,對蒼云元辰劍大有裨益。多多益善,何樂不為?”

    他伸手一指明世勛,下令道:“來,先將這小子丟進池里,成全了他!”

    兩名錦衣會的香主架起明世勛往真冥九煞池邊走去。全世鼐、殷紅鵝叫道:“明師兄!”無奈經脈受制運不得一絲真氣,根本掙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