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4章 魔劍蒼云(4)
    第14章 魔劍蒼云(4)()

    所謂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自己的兒子已經舍了,假如再得不到蒼云元辰劍,那豈不是虧到姥姥家了?

    “看來不下點血本是不行了,萬蜂青天舞——”

    賀治章把心一橫,催動丹田真元化作雄渾無比的魔氣汩汩注入青蜂魔鉤之中。

    魔鉤鏗然顫鳴,鉤身陡然迸發出一團詭異光彩,將四周的寒霧驚得翻卷如云。

    “嗡——”從鉤身上的小孔里飆射出成千上百的青色魔蜂。這些魔蜂并非實體,而是憑借他的真元和魔鉤法力凝煉而成,卻比真的青蜂兇狠上千倍萬倍,一時間鋪天蓋地涌向楚天。

    楚天大吃一驚,他畢竟臨敵經驗不足,一下子面對無孔不入的青蜂撲襲,也無良策應對,只能一邊閃身趨避一邊運功拍打。

    猛地他胳膊上一疼,已教一只青蜂叮中。那青蜂破入楚天的肌膚,立刻砰然爆裂,化作一簇光焰炸得他皮開肉綻。

    楚天吃疼身形頓時稍顯凝滯,那些青蜂接二連三噬咬上來,“砰砰”自爆。

    賀治章全力催動真元,逼出一群群青蜂,凄厲大笑道:“臭小子,我要將你炸成齏粉,祭奠我兒的在天之靈!”

    冷不丁楚天冷喝道:“看打!”振腕甩出洗心神匕,一束碧芒如虹射向賀治章。

    賀治章猝不及防,被匕首刺中肩頭,立時血流如注。他惱羞成怒,呼喊道:“臭小子,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縱身揮鉤來攻。

    楚天身形側旋,躲過青蜂魔鉤劈擊,輕舒猿臂抓住了蒼云元辰劍劍柄。

    他運勁一拔,誰知非但沒能拔出神劍,反而從劍柄中涌出一股絕強絕狠的力量,震得胸口發悶,一口鮮血“噗”地噴出。

    賀治章見狀哈哈大笑道:“無知小兒,蒼云元辰劍尚未煉成,你強行去拔只會引來劍靈反噬!”

    那邊四名天意門弟子也遭遇到青蜂襲擊,不由得左支右拙岌岌可危。

    明世勛看到全世鼐和殷紅鵝先后受傷,元世亨也抵不住錦衣會兩大長老的合擊,顯露敗相,不需再要多久,所有人都會再陷敵手。

    當初如果不是自己貪功輕信,被錦衣會編造的“蒼云劍冢”陷阱謊言所欺,他們也不會遭此厄運,想到師弟師妹們面臨危險時仍然不肯舍他而去,他的心中更加羞愧難當。此刻假如能有辦法救出大家,無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他都愿意去做。

    可是連最初帶給他們一線生還希望的古怪少年,都在賀治章的“萬蜂青天舞”中面臨滅頂之災,自己還有什么法子能夠力挽狂瀾?

    當他的目光再次落在蒼云元辰劍寶珠上的時候,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小兄弟,拔劍!”他一聲大吼,奮力運掌逼退前方的錦衣會高手,眼角余光瞥過朝夕相處的全世鼐、元世亨和殷紅鵝,猛咬牙縱身一躍投身在真冥九煞池中!

    “明師兄——”全世鼐、元世亨、殷紅鵝睚眥欲裂,齊聲悲呼。

    但明世勛已經聽不到了,他的身沉入池中,彈指間就被九煞之氣煉化成為絲絲縷縷的淡金色精氣,吸進到元辰寶珠里。

    “鏗——”元辰寶珠中的劍靈得到明世勛的精血滋補,立時爆發出比剛才猛烈數十倍的呼嘯,那嘯音排山倒海鼓蕩每一個人的耳膜,令人們的心頭不由自主地戰栗,甚而產生臣服膜拜之念。

    “不好!”賀治章反應過來,合身飛撲楚天,青蜂魔鉤直掛對方左腦。

    然而已經遲了。

    一股氣勢澎湃的魔氣從劍柄中涌來,破入楚天的手心,與他體內的梵度魔氣水乳相融合二為一。凜冽的魔意滲入他的靈臺,還有千百年的劍靈記憶和無數劍下厲鬼的過往紅塵,在電光石火之間涌上心頭,仿佛成為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一種難以用任何語言形容的滋味與感悟充滿腦海,神思仿似沖破了時間與空間的禁錮,在千古的歷史長河中肆意徜徉。

    彈指紅顏,剎那芳華。

    楚天的修為境界驀然產生奇妙的變化,全身煥發金色的光暈,散亂的長發披被霞光逆風飛揚,竟是一舉沖上真階第六層的“藏宇境”!

    在臻至這層境界之后,體內的梵度魔氣就能夠真正的形成一座自由運轉的獨立體系,宛如須彌芥子藏納大千,與身外的自然世界天人交感再無隔膜。

    楚天不由得發出低沉的吼聲,身上的傷口也在金色光暈的滋養下迅速愈合,功力成倍的增加,丹田真元亦水漲船高,到達了一個嶄新的高度。

    “嘩——”他的右手奮力拔出了蒼云元辰劍,帶起一蓬血紅色九煞冥水。

    這柄神劍已在池中矗立六百余年,此時此刻脫胎重生掙開枷鎖,勢必要在這世上轟轟烈烈大干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