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18章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4)
    第18章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4)()

    他的靈臺便如同松間明月,映照千古劍意;來自于蒼云元辰劍靈的記憶與經驗,也如清泉一般潺潺流淌過他的心頭。

    忽然楚天的腦海里像有扇門被推開,門外蒼茫寂寥的黑夜里,一位身材魁梧的紅衣老者在月下狂歌,手中的蒼云元辰劍煥放萬丈光芒,幻動出漫天雪光籠罩大地,意境蒼涼而遼闊,仿佛在一劍之間道盡了白云蒼狗。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紅衣老者的歌聲渺渺傳來,好似隔著無數時空又似近在咫尺。

    楚天的心頭不由泛起一縷難言的落寞,小小的年紀竟已品味到了孤獨的況味。

    一個是因為無敵而寂寞,一個是天下再無可親之人而孤單。

    同樣的孤獨,同樣的滄桑,只是換作了不同的時空,不同的人。

    他隱約猜想到,這位扶劍放歌的紅衣老者就是蒼云元辰劍的前任主人,號稱六百年前魔道第一高手的寒料峭。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憑借著蒼云元辰劍靈的奇妙聯系,前后兩代神劍的主人在這一瞬仿似跨越了遙遠的時空,在同一片蒼穹下盤桓共舞。

    楚天的心神深深震撼,從沒有一刻比現在令他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天道的浩渺。

    他的心神完全融入了這片忘我的天地中,在寒料峭蒼勁桀驁的劍歌里沉醉徘徊。

    點點滴滴的劍意,絲絲縷縷的頓悟,在這一刻盡凝心懷。

    突然歌聲遠去,他的耳邊響起一陣嘈雜的驚呼。

    楚天登時一省,才發現就在神游物外的轉瞬之間,蒼云元辰劍肆意奔放,又接連劈出十一劍!

    關下月拼死抵抗卻節節敗退。他的頭頂水汽騰騰,發髻散亂七竅流血,身上的衣袍早就被劍氣絞得粉碎,腳步踉踉蹌蹌宛如醉漢。

    “躺下!”楚天將功力提升到七成,振腕運劍再次重重拍落。

    “開,給我開,給我……哎喲——”關下月手中的魚鱗寶刀脫手飛出數十米遠,自己一屁股倒坐在地。

    他雙手撐地還想起來再戰,卻是筋骨酸軟,已使不出半分氣力。

    楚天趁勢踏上半步,蒼云元辰劍指住關下月的胸膛,問道:“服不服?”

    圍觀的鐵衣幫眾不禁駭然變色,沒有一個人再敢上前。

    方圓萬里誰不曉得關下月神勇蓋世,有“裂鼎霸王”的美譽。現如今居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打得落花流水力竭倒地,簡直是駭人聽聞的奇談!關下月的衣發上布滿一層白霜,往外直冒寒氣,連鼻子里噴出的都是白茫茫的冷氣,遠遠看去宛若一個雪人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粗喘,兀自不服不忿地叫道:“不服!有種等我緩過這口氣來咱們再打!”

    楚天心中敬佩關下月的骨氣,道:“好漢,我不為難你!”收回蒼云元辰劍往那中年男子的背上輕輕一拍道:“走!”

    那中年男子已是魂飛魄散,乖乖在前引路不敢有半點違拗。

    關下月呆了呆,叫道:“小子,你雖不殺我,我也不承你的情!”

    楚天冷笑道:“誰要你承情了?”

    他闖進內宅,那中年男子遠遠一指前方的小樓道:“那兒就是少幫主住的地方!”

    楚天料他不敢耍花樣,劍柄運勁往背上一磕。中年男子哼了聲昏死過去。

    楚天提劍前行,耳畔兀自回蕩著寒料峭狂傲豪放的歌聲,前方的小樓里卻傳來了悠揚悅耳的琴音。

    彈琴的是一位妙齡少女,一個青年男子身穿白色絲袍,赤裸雙腳就盤腿坐在她的對面。

    他合起雙眼,和著琴音用手在地毯上打著節拍,似乎完全不理會外面的喧囂聲、喊殺聲。

    “不過是府里又來個自尋死路的白癡罷了。”

    他可不愿為了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壞了一早的好心情。

    然而他的好心情卻不由自己來定。“砰”地一聲,一件黑乎乎的東西砸破窗棱飛了進來,在地上滾了幾滾落到青年男子的腳邊。

    那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恰巧這顆腦袋的主人跟他很熟,正是每日在鐵衣幫對面進進出出、偶爾也來串門喝酒的淮陽知府!

    琴音戛然而止,少女發出驚駭的尖叫躲進男子的懷里。

    望著雙眼瞪圓的淮陽知府首級,男子俊秀的面孔一下變得煞白,再也沒有了閑情雅致,惶然沖著屋外叫道:“來人啊——”

    門開了,兩具僵硬的尸體筆直倒進屋里,驚起屋里兩人又一陣尖叫。

    一道手握長劍的身影出現在門外,冷厲的目光像刀鋒般射向屋中男子。

    “如果你是在叫他們,我替你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