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5章 菩提鏡月(2)
    第25章 菩提鏡月(2)

    等到楚天悠悠蘇醒時已經是后半夜,一輪皓月當空玉華灑照松林,清風拂來濤聲陣陣,空氣里彌漫草木的清香。

    他發現自己躺倒在一片松軟的草地上,身邊升起了一堆篝火。

    迷迷糊糊地,楚天聽見全世鼐的聲音說道:“歡長歌是北冥神府的人,楚兄弟殺了他,勢必引來北冥神府高手的追殺報復。”

    元世亨皺眉道:“北冥神府是魔道三府之一,行事狠毒,一貫睚眥必報,楚兄弟雖然修為高強,但勢單力孤,恐怕兇多吉少。”

    “要不勸他和我們一起回天意門吧!不管怎么說,天意城也位列正道五大派之一……”殷紅鵝建議道:“憑楚兄弟的修為和人品,相信本門一定會樂意接納。”

    全世鼐沉吟道:“主意雖好,但要怎樣才能勸說楚兄弟答應?”

    就聽一個聲音道:“你們的好意楚天心領了,但我一個人流浪慣了,也不愿意一輩子永遠躲在天意門中。”

    “你醒了!”殷紅鵝興奮地叫道,伸手攙扶楚天慢慢坐起。

    只這么稍微一挪動身體,楚天就感到胸口劇痛欲裂,一大團氣血積郁在胸腔里,幾乎堵塞了所有的經脈,真氣一流轉到這里就不得不打道回府。

    “楚兄,如果我的估計不錯,最多三天,北冥神府的殺手就會到達。”

    全世鼐道:“憑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無法和人動手。我的意思是……”

    楚天打斷他道:“我會找一處僻靜安全的地方養傷。天大地大,北冥神府未必能找到我!”

    全世鼐搖頭道:“北冥神府的實力非同一般。別看歡長歌在秦觀天面前頤指氣使,但據我所知他不過是北冥神府的一個外門弟子。真正厲害的是嫡傳弟子,人數不滿一百,但每個人的修為都驚世駭俗,幾乎不亞于那些稱霸神陸的大魔頭!”

    元世亨點頭道:“是啊,楚兄弟,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回天意山,等養好傷再決定往后去哪兒。”

    但他們越是將北冥神府說得強大恐怖,楚天就越是不想給別人添麻煩。

    既然歡長歌死在自己手下是事實,自己就不能寄希望于靠著別人的庇蔭戰戰兢兢地過日子,躲一時也躲不了一世。

    看到楚天面色沉靜默然不語,全世鼐明白勸說已經失敗。盡管有些失望,但對楚天卻更添一份欽佩。

    “橫豎我們也要養傷,不如就留下來陪著楚兄弟。”

    他說道:“等傷勢好轉后咱們立刻遠走高飛,北冥神府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掘地三尺搜遍神陸每一塊土地吧?”

    殷紅鵝微笑道:“好啊,我正擔心一路要服侍照料你們兩個傷兵,豈不把本姑娘累死?”

    楚天曉得全世鼐等人是擔憂自己的安危才有意留下陪自己共同對敵,他心里一陣感動,也不說話。

    當下殷紅鵝負責守夜,其他三人各自運功療傷。

    楚天排除腦海里的各種紛擾雜念,靜下心來漸漸入定。

    他和歡長歌的決斗最后贏得十分僥幸,全靠元辰寶珠突然發威,祭出菩提鏡月印破解了萬象無常的魔功幻象,才能反敗為勝。

    這也令楚天愈加認識到蒼云元辰劍深不可測的威力。

    他凝起一縷靈覺緩緩滲透進元辰寶珠,希望借此進一步了解蒼云元辰劍的奧秘。

    當靈覺透入時,元辰寶珠內漆黑一片,猶如無邊無際的死寂虛空。

    在這片虛空里,到處隱約可見觸目驚心的裂痕和黑洞。

    楚天猜想,這是蒼云元辰劍遭受重創后在內部虛空里產生的傷痕。

    他的靈覺好奇地游走在虛空里,仿佛總也尋找不到盡頭,偶爾會有一幅幅影像飄來,那是劍靈保留下來的從前記憶。

    蒼云元辰的劍靈不知隱匿在什么地方,似乎仍在沉睡之中休養生息。

    忽然楚天“看到”前方的虛空中有一座金色的山峰懸浮,它慢慢地轉動著,向外散發神秘的氣息。

    這座金色山峰近乎完好無損,想必是差不多從上次的創傷中恢復了過來。

    楚天腦海里搜索到了一絲劍靈的記憶:“原來它就是元辰七印中的不動如山印!”

    楚天心頭一喜,嘗試用靈覺接近這座金色的山峰。

    驀然山峰內部毫無征兆地爆發出一團金煌煌的光彩,猶若實質地向楚天的靈覺澎湃撲來。楚天躲閃不及,就感到腦海里一陣劇痛如裂,隨之靈臺晃動眼前發黑。

    “轟!”那縷靈覺被金光吞噬,楚天與元辰寶珠的聯系就此中斷。

    他的臉 p;他的臉色蒼白,過了許久才緩過神來,只覺得心力交瘁好似從鬼門關回轉來。

    幸好靈臺有菩提鏡月印的守護,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可惜,此番不能煉化不動如山印。”

    但楚天暫時不打算再次嘗試煉化,思緒回到現實世界,睜開了雙眼。

    一束晨曦映入眼簾,原來長夜將盡,黎明來臨。

    熄滅的篝火旁,全世鼐和元世亨正在心無旁騖地運功療傷,還沒有醒來。

    殷紅鵝依靠在一株松樹的樹干上,睫毛低垂星眸合起,竟然站著睡著了。

    她被鐵衣幫關押了三天,雖然沒有受到拷打用刑,但擔驚受怕難以入眠。加上昨天的一場惡戰,能夠強打精神堅持到這會兒,已經非常難得。

    楚天看著她酣然入睡的嬌俏神態,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久違的微笑。

    他輕輕起身,沒有驚動任何人,伸手拔起蒼云元辰劍,在地上留字道:“后會有期”,然后一人一劍悄無聲息地隱沒在林間的晨霧中。

    兩天后鐵衣幫送葬的隊伍浩浩蕩蕩穿過淮陽城南門,抬著二十多口棺槨向十幾里外的青陽崗行去。

    數百人的長龍在鄉間小徑上逶迤而行,號角吹動鼓樂奏起,哀聲震天。

    由于幫主父子雙雙身亡,鐵衣幫群龍無首,就由原先的副幫主關下月暫代幫主之位。

    他穿白戴孝走在隊列的最前頭,后面跟著一群請來做法事的道士。不管別人怎么看待秦觀天,對關下月來說,這位前任的鐵衣幫幫主對自己恩重如山。他必須將這場葬禮辦得風風光光。

    突然,他看見前方的路口有一個黃衣少年雙臂抱胸一動不動地立在那里。

    關下月起初以為是自己神智模糊眼睛發花。因為他明明記得,前一秒路口還空無一人,怎么會橫空多出個黃衣少年?

    隊伍漸漸走近,黃衣少年沒有讓道的意思。

    他的面色發青,雙頰凹陷,眼睛里隱隱有兩點紅光閃爍,發絲也透出血一般的猩紅顏色。

    “沒長眼睛嗎,滾開!”兩名在前頭開道的鐵衣幫小頭目舉起哭喪棒驅趕少年。

    哭喪棒“砰砰”兩聲砸在他的胸口和右肩上,立時被黃衣少年身上發出的氣勁震得粉碎,合該兩個鐵衣幫小頭目倒霉,全身經脈瞬時迸裂,哼也不哼一聲便倒在地上七竅流血而死。

    “你是——”關下月倒吸一口冷氣,從少年的衣著打扮上隱隱醒悟到什么。

    “歡師弟的尸首在哪里?”黃衣少年終于開口,陰森而帶著絲不耐煩的情緒。

    關下月心頭一震,問道:“閣下可是神府派來的圣使?”

    黃衣少年皺皺眉,驀地身形一晃,關下月還沒看清楚對方的動作,胸口就已經捱了重重的一拳。

    他魁梧的身體像捆枯柴飛出,跌落在路邊的雜草堆里昏死過去。

    “這一拳是讓你記住:你只能回答我的問題,而不是向我發問!”

    黃衣少年慢慢走到第一副棺槨前,所有人噤若寒蟬,誰也不敢阻止他。

    “這里面裝的是誰?”黃衣少年問一個抬棺的鐵衣幫漢子。

    “是、是……秦幫主。”

    黃衣少年滿意地點點頭,突然一拳在棺槨側面轟開一個大洞,將秦觀天的尸體從里面抓了出來!

    他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尸體刺鼻的腐臭氣味,凝視秦觀天重新縫合上的脖頸。

    “果然是傳說中的天外飛仙,可惜那小子對劍道的領悟不過皮毛,居然用這招對付像秦觀天這樣不入流貨色。”

    黃衣少年丟下秦觀天的尸體,略顯扁平的鼻子往上聳了聳,好像嗅到了什么氣味,身影一閃來到了最后一幅棺材前。

    “轟隆!”四個抬棺的鐵衣幫大漢嚇得手腳發軟,棺槨轟然墜地。

    “飯桶!”沒人看清黃衣少年是如何出手的,那四個大漢慘叫倒地。

    棺槨蓋被掀開,里面躺著的正是歡長歌的尸體。

    “歡師弟,這下你該消停了。”黃衣少年檢查歡長歌小腹和右臂的傷痕,眼睛里流露出一抹譏誚之色,“明年這時候,我會記得燒些紙錢給你,你可別嫌少。”

    “砰!”棺蓋合上,黃衣少年對一眾膽戰心驚的鐵衣幫幫眾吩咐道:“滾!”

    眾人如獲大赦,急忙背起人事不醒的關下月,又草草將秦觀天的尸體裝回棺槨里,匆忙往前走,卻再也不敢吹吹打打了。

    黃衣少年目送人群走遠,冷冷地笑了笑道:“好久沒找到可口的東西吃了,今晚終于可以美餐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