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6章 不動如山(1)
    第26章 不動如山(1)

    夜幕降臨,斑斕霧山一片蒼茫。

    隱隱約約,楚天可以聽到洞外的瀑布聲。他抱起一捆柴禾慢慢添加到火堆里,亮紅色的焰苗呼呼躥動,照亮了幽深的古洞。

    真冥九煞池里血紅色的液體在汩汩翻騰,冰冷的霧氣令洞內的火光也變得朦朧,有一種似真似幻的不真實感。

    蒼云元辰劍靜靜地凝立在池面上方,元辰寶珠脈脈轉動,盡情吸納九煞陰氣。

    楚天回到山洞已經三天,洞內的情景一如他離開的時候。

    在這三天里他遠離塵世,心無旁騖地療傷修煉,對蒼云元辰劍的奧妙和料峭六劍的真義又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

    毫不夸張的說,寒料峭自創的這套料峭六劍幾乎是天下劍法總綱。

    簡簡單單的劈擊、上挑、橫削、反切、直刺和飛斬六個動作,卻囊獲了正魔兩道各門各派的劍法菁華。

    盡管楚天日夜不輟地參悟領會,但真正掌握的依舊是一點皮毛。

    他對寒料峭這位絕世劍魔,不禁生出高山仰止的驚羨之情。

    比起這位六百年前的魔道絕頂高手,歡長歌之流根本不值一提。

    楚天的眼界變得更加寬闊,憑借蒼云元辰與寒料峭之間的微妙聯系,他仿佛能夠感受到這位蓋世魔君的絕代風采與神威。

    “嗡——”驀然元辰寶珠光芒吞吐,發出一串低微的顫鳴。

    這是它感應到了強烈的殺氣,發聲示警。

    楚天凜然未驚,舒展靈覺向洞口的方向探伸。

    殷紅色的寒霧里,徐徐浮現出一道黃衣少年的身影。

    楚天慢慢放下柴禾,向真冥九煞池揚手一招,蒼云元辰劍化作一道疾電飛入他的手中。

    這時候黃衣少年出現在了楚天的視野里。

    他走得極慢,就像寄情山水的游客,誤入到古洞深處。

    然而一股強大無比的殺氣迎面撲來,如同無形的冷鋒割裂開楚天的肌膚,直切他的心頭。

    好強的氣勢,好濃烈的殺機!

    楚天神情沉靜注視黃衣少年,默默催動菩提明月印守護靈臺,體內梵度魔氣流轉奔涌,將對方的殺氣徐徐化解。

    黃衣少年站定腳步雙臂抱胸,上下打量楚天道:“是你殺了歡長歌?”

    聽口氣楚天已經可以斷定這名少年是北冥神府派來的殺手。

    他敏銳的覺察到,黃衣少年的修為遠勝歡長歌,比起自己至少要高出一層境界。

    然而高手對決,往往是毫厘之間。一層境界的差距,足可以一招定生死。

    楚天的心中卻并未因此產生畏懼,在和全世鼐等人分手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獨自面對北冥神府殺手的準備。

    該來的總會來。楚天從未期望能夠真的“躲”開北冥神府的報復。

    “是我!”楚天的回答簡單明確,顯然眼下要解決問題靠的不是舌頭而是實力。

    “我是北冥神府的陰雪流。我這次的任務是把你的人頭帶回去,這樣我會得到一筆豐厚的賞賜。”黃衣少年的鼻頭聳了聳,“除此以外,我認為你身上的氣味很誘人。我一路追蹤你的氣息,已經等不及要品嘗可口的精血。”

    “只是吸血嗎?像蝙蝠一樣。我見過野獸吃人,連骨頭渣都不留下。”

    楚天不屑道:“但最終獵人還是剝下了它的皮!”

    陰雪流怔了怔,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道:“有意思,歡長歌聽過這個故事嗎?”

    “啰嗦!”楚天體內真氣提至滿盈,蒼云元辰劍裂海斷流向陰雪流劈落。

    敵強我弱,他必須占據先機爭取先聲奪人。

    三天的閉關悟道,讓楚天得到了很好的恢復,劍法造詣比起對決歡長歌的時候,又有了大幅精進。

    蒼云元辰劍氣勢雄渾籠罩數十米的方圓,好似雷霆萬鈞卻又渾圓自如,絢爛劍華宛若天幕謝落蒼穹倒壓。

    “砰!”陰雪流佇立不動,一拳轟擊在蒼云元辰的劍刃側面。

    “唿——”火堆爆閃,一根根燃燒的木柴激飛而起,撞在洞壁跌落地上迅速熄滅。

    楚天身不由己,連人帶劍向左甩出,就像陷入了一團狂野的風暴中心。

    蒼云劍氣被對方的拳勁擊得粉碎,一道飽含死亡氣息的陰寒魔氣沿劍刃攻入右臂。那感覺如同教毒 同教毒蛇咬了一口,瞬間經脈麻痹真氣潰散。

    楚天暗吃一驚,一面施展“燕翔”身法借助鼓蕩的罡風向側后方飄飛,一面運轉梵度魔氣克制入侵的拳勁。整條右臂驀地金光一閃“哧哧”冒出絲絲縷縷的輕煙,將大部分拳勁逼出了體外。

    他的手臂重新恢復知覺,后背貼住洞壁將殘余的拳勁卸入。

    古洞中的光線變得幽暗,陰雪流笑了笑道:“剛才那記‘冥王之怒拳’我只用了六成功力。”

    楚天相信陰雪流沒有必要說謊,自己也不必要回應任何,冷冷道:“留著這句話去地獄說吧!”

    “鏗!”蒼云元辰劍斬擊在空氣里隱隱發出金石之音,和剛才的招式如出一轍,依舊是裂海斷流劈向陰雪流。

    “我喜歡你的骨氣,可惜像你這種人通常都不夠明智!”

    陰雪流將拳勁提升到八成,看準蒼云元辰的劍勢霍然轟擊。

    楚天的身形驟然下沉,錯開冥王之怒拳狂暴的鋒芒,蒼云元辰劍順勢橫切。

    “咦?”陰雪流沒想到楚天變招如此之快,仿佛前半截的“裂海斷流”只是虛晃一槍,為“睥睨六合”而作的鋪墊,兩者之間的轉換圓潤自然無懈可擊。

    他不得不移動身形向上飛起,左拳一記“冥王之怒”重重砸向蒼云元辰劍。

    “唿——”楚天驀地橫身翻卷,蒼云元辰隨著身勢轉動化為一團白云卷蕩。

    兩人的身影一上一下在半空中交錯而過,楚天猛然舒展身軀縱劍回擊,蒼云元辰從亂云中顯出真形直挑陰雪流后腰。

    “回頭是岸?”陰雪流微微動容。他接連兩拳打空,已經猜到楚天的意圖,是想憑借輕盈的身法和變化莫測的劍招和自己周旋,在游斗中揚長避短尋找機會。

    “啪!”他的雙腿乍分乍合,匪夷所思地鎖住蒼云元辰,隨即運勁猛絞。

    楚天毫無驚慌之色,順著陰雪流“鬼門鎖關腿”的絞動方向擰腕轉動蒼云元辰劍,跟著身軀也像風輪一樣順勢轉動。如此一來不僅完全卸去了鬼門鎖關腿的絞力,還能夠借力反攻陰雪流。

    陰雪流終于領教到楚天臨敵時的機智與多變,照這樣下去自己的雙腿等于是放入了絞肉機中,何況楚天的蒼云元辰劍鋒芒無雙!

    他也只能應變,左腳尖輕踏蒼云元辰劍,身形向前斜飛。

    “哧啦!”劍鋒一閃,陰雪流左小腿上泛起一道血印。

    楚天的滋味也絕不好受,蒼云元辰劍宛如被萬鈞雷霆劈中,重重砸落在地,咔啷咔啷劃開一道深槽。

    他的右臂冰寒酸麻,胸口大團大團的氣血上下翻卷像是要撐爆開來。

    短短三個回合,兩人各自負傷,卻又激起更加強大的斗志與殺意。

    陰雪流抬起左腿,手指抹起流出的鮮血,放在嘴邊輕輕吮吸。

    “原來我的血是這個味道……”他微微合起雙目,似乎在品味鮮血的滋味。

    “沒辦法,喝過太多人的精血,我體內鮮血的味道反而不那么醇正了。”

    他仔細舔干凈指尖的血跡,悠悠道:“不得不說神府低估了你的實力。我原本以為可以輕松賺一筆,現在看來很可能要虧本。”

    “嗚——”他的體內騰起一團濃烈的黑氣,無數白骨骷髏的幻影在其中若隱若現,發出凄厲刺耳的嗥叫。

    楚天以劍駐地劇烈喘息,抓緊一切可能的間隙恢復功力疏通經脈。

    他感覺到古洞中的溫度急遽降低,一股陰森的死亡氣息籠罩四方,無孔不入的滲入自己的體內,肆無忌憚地攻向靈臺。

    幸好靈臺有菩提明月印的守護,如一輪無瑕皓月當空,足以驅散一切妖邪氣息。

    但他的身形在骷髏死氣越來越猛烈的壓制下逐漸顯得吃力,全倚靠蒼云元辰劍散發出的劍氣才堪堪抵擋住。

    這樣下去一定會輸!輸,就是死!

    最后時刻,必須放手一搏,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

    楚天凝動一縷靈覺悄然滲入元辰寶珠的虛空之中,再次尋找不動如山印的影蹤。

    “千鬼噬血,死氣壓城!”

    陰雪流霍然發出一聲怪叫,一團直徑超過十米的“骷髏死氣”從他的身周暴卷而出,猶如驚濤駭浪沖向楚天。

    在這座空間閉塞的古洞中,楚天根本無從躲閃,惟有硬撼!

    丹田的梵度魔氣仿似也知道到了生死關頭,匯聚起江河般的浩蕩長流涌入蒼云元辰劍,劍華怒綻雪映幽天,一式“縱橫八荒”義無反顧迎擊死亡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