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27章 不動如山(2)
    第27章 不動如山(2)

    “啵啵啵!”晶瑩如玉的劍鋒蕩散沉沉黑氣劈斬在成百上千的白骨骷髏上,爆開一簇簇妖異的死光。

    白骨骷髏在死氣中滅了又生,生了又滅,在鼓噪在亂舞。

    黑色的死氣漸漸淹沒蒼云元辰的劍光,將楚天的身影吞沒。

    楚天的大腿驀地一痛,一只白骨骷髏張嘴咬破他的肌肉開始瘋狂地噬血。

    “啪!”楚天一拳轟碎白骨骷髏,無數亮白色的碎片在空中飛散。

    但隨后更多的白骨骷髏沖了上來,咬住他的身體抽取他的精血。

    楚天的靈覺還沒有尋找到虛空深處的不動如山印,即使找到也沒有多余的時間去煉化!此時此地無路可退,楚天似乎能聽到死神在咆哮著召喚自己。

    他把心一橫,突然飛身帶動千百白骨骷髏縱身躍向真冥九煞池!

    “噗通!”楚天的身影剛剛墜落進池內,身周無數的白骨骷髏便爆發出痛苦的哀嚎。一團團血色煞氣鼓動,將這些骷髏在瞬間吞噬,煉化出的精氣如絲如縷飄蕩在池水中。

    “嗡——”元辰寶珠毫不客氣地吸食起白骨骷髏的精氣,元氣不斷恢復。

    楚天的感覺卻是生不如死,他的身軀在池水的浸泡里像是要化開,肌膚上裂起無數細小的血口。假如不是蒼云元辰劍氣的保護,他業已化為青煙。

    即使如此,他也不可能在真冥九煞池里撐過五秒!

    五秒有多長?也許只是一個呼吸,但對于楚天就是一次生死。

    “轟!”得到大量白骨骷髏精氣補充的元辰寶珠霞光綻放,沉睡的劍靈從虛空深處顯現出來,將大量的靈氣噴吐而出。

    楚天的靈覺驟然壯大,如海潮澎湃,虛空中驀然出現一座金色山峰。

    “這是……”

    陰雪流就看到翻騰鼓嘯的血浪中,一座金煌煌的山峰光影緩緩隆升。

    四周的死氣甫一接觸到金色光影便紛紛消散,有些白骨骷髏趨避不及,也在光影中化為一縷黑色的絲光,消隱在元辰寶珠里。

    “不動如山印!”陰雪流低嘿一聲,唇角流出一抹鮮血。

    近乎一半的骷髏死氣被元辰寶珠煉化吸納,氣機牽引之下令他也難以承受。

    “呀——”他的喉嚨里發出一記尖銳的嘯音,將殘存的骷髏死氣回收入體。

    楚天全身籠罩在不動如山印中,緩緩邁步走出真冥九煞池。

    他發現和菩提明月印不同,發動不動如山印必須消耗自己大量的真氣,才能催動出金光虛影護佑肉身。

    換而言之,他必須不斷將梵度魔氣注入不動如山印中,才能顯現金峰護體。

    但此時此刻楚天毫不吝惜,當他從真冥九煞池里走出來的時候,已看到了一線勝利的曙光!

    “當!”陰雪流終于亮出了他最后的殺手锏,從背后拔出“黑血真煞刀”一道烏芒劈斬在不動如山印上。

    金色的山峰光影轟然晃動,表面泛起一道道黑色的絲光裂痕,這是被黑血真煞刀刀氣入侵的跡象。

    但楚天在不動如山印的保護下安然無恙毫發無損,他雙目鎖定陰雪流的身影,蒼云元辰劍猛地插入真冥九煞池中,再是一式“睥睨六合”席卷四方!

    “嘩——”一束粗壯渾圓的血浪沖天而起,在蒼云元辰劍的引導之下宛若沒天狂潮涌向陰雪流。

    以陰雪流的修為之強,也不敢和真冥九煞之氣正面對撼。

    他的身形飛速后撤,黑血真煞刀幻動層層如山的光影護持身前。

    “砰砰砰!”九煞之氣驚濤拍岸,撞擊在刀影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

    一層層黑色光影被九煞之氣沖得支離破碎,陰雪流不斷后退,被逼到死角。

    “你不是喜歡血的味道嗎?”蒼云元辰劍劈入真冥九煞池中,激起兩道波瀾壯闊的血浪,如經天怒龍分從左右飆射向陰雪流。

    陰雪流面色發白,剛才那記骷髏死氣幾乎斷送了他千辛萬苦修煉而成的半數真元,此刻的實力已經大打折扣。

    即便這樣他依舊擁有令人難以企及的修為,黑血真煞刀左右開弓,將飆射而至的兩道血浪生生斬斷!

    “哧哧——”他的衣衫在九煞陰氣的腐蝕下熔化剝落,全身肌膚和黑雪真煞刀上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血光。

    “這次的差事真是虧大了!”他嘆了口氣,眼睛里驀然爆射出兩簇精光,低喝道:“血薦軒轅!”

    “嗚——”他的體內再次爆出一團黑氣,卻比上次更加的濃烈陰森,竟是不惜全力催動真元使出終極絕殺技!

    黑血真煞刀光芒吞吐閃爍,鼓蕩起一蓬充滿刺鼻血腥氣味的烏光,和陰雪流的身影交融匯合。

    這一刻他的人就是刀,刀就是人!


    身刀合一,一排排一列列黑色的光刀布列空中,如山如林以不可阻擋的恐怖氣勢向楚天壓來。

    楚天神情沉著,靈覺絢爛的光影中牢牢鎖定陰雪流的真身,蒼云元辰劍雷動八方,卷裹起一卷九煞狂飚劈向如山刀影。

    “轟!”先是九煞陰氣擊打在層層疊疊的刀影之上,如亂珠飛濺散落開去。

    緊跟著一把把烏光刀影擊中不動如山印,洞穿出黑色的窟窿。

    “鏗!”蒼云元辰劍與黑血真煞刀的真身迎頭激撞,化為一溜白光飛射上天,插入古洞的洞頂。

    “噗!”刀鋒微微一沉繼續長驅直入,沒入楚天的左腰從后穿透而出。

    奇怪的是陰雪流從楚天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絕望和恐懼,而是一抹異樣的笑。

    他的心底陡然涌起不妥的預感,就像獵物踏入了獵人布下的死亡陷阱。

    但他已經沒有時間做出反應,楚天猛然張開雙臂緊緊抱住陰雪流的肩膀,兩人肢體交纏墜入真冥九煞池中!

    “噗通!”

    不動如山印急遽收縮,化為一圈金光覆蓋楚天全身。

    陰雪流卻沒有這樣的好運,他醒悟過來,但是已經太晚。楚天那刀不是白捱,他換取到近身鎖拿將陰雪流拖入池中的機會!

    陰雪流一邊拼命催動真元保護肉身抵擋九煞陰氣侵襲,一邊奮力向上方躍動。

    然而楚天死死拖住他,就是不肯放手!

    他的神智漸漸模糊,眼前血紅一片看不清周遭景象,只覺得自己的身軀在無盡的深淵中不斷下沉,再下沉……突然一聲厲嘯在他的耳畔響起,楚天勉力睜開眼,便看見陰雪流的身體已經爛到千瘡百孔,大灘大灘的鮮血從體內涌出,和池水混合在一起。

    陰雪流的掙扎越來越微弱,在彌留之際他居然向楚天笑了笑。

    “我到底還是嘗到了你的血……”

    宛若回光返照,他猛地掙脫楚天臂膀拔出黑血真煞刀,將帶血的刀鋒送到嘴邊,舌尖貪婪地吸吮一口,嘖嘖有聲道:“真好喝啊……”

    “噗!”刀鋒回帶割斷了自己的咽喉,肉身失去真氣保護,迅速消融不見。

    一縷黑色的精氣從血池里冉冉冒起,被收進了元辰寶珠中。

    “嗡——”蒼云元辰劍獲取到陰雪流的精血,靈氣迅猛提升。

    在元辰寶珠深處,一顆如金陽般燦爛的丹丸正變得漸漸清晰,正是萬毒不侵的“亙古不化印”!

    但楚天已經沒有哪怕一絲殘存的氣力去收取煉化它了。

    他使出最后的一點力量翻身逃出真冥九煞池,躺倒在池邊呼呼粗喘。身上的不動如山印渙散消失,左腰的傷口錐心劇痛,五臟六腑都已遭受到刀氣的重創。

    幾天之內接連三次重傷,即使是鐵打金剛也難以承受。

    他覺得自己的思緒慢慢飄渺,奇怪地回憶起從前的許多情景。這些景象雜亂無章,紛沓而來又倏忽隱沒。

    他依稀看到父母的身影慢慢浮現在洞頂上方,朝自己微笑招手。

    “爹,媽——”

    楚天輕輕喚道,眼前發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昏睡中楚天做了許許多多的夢,有美夢有噩夢,卻總也不能醒來。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是在云朵里飄浮,一會兒暴風驟雨寒冷顫抖,一會兒風和日麗舒泰溫潤。

    不曉得這樣過了多少天,他終于慢慢恢復了意識,發現自己還活著。

    然后他時睡時醒,身上的傷勢也在忽醒忽睡中逐漸愈合復蘇。

    又過了一些日子,楚天已經可以打坐運氣了,傷勢也隨之迅速好轉。

    經歷了這樣一次近在咫尺的死亡體驗,楚天更加明了生命的可貴。

    要想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亂世中好好活下來,要想找到晴兒,就必須讓自己的修為再強更強,強到無比強。

    他一面養傷一面參劍悟道,不覺悠悠月余。

    洞外春去夏來,處處綠意蓯蓉百花爭艷,但楚天一心修煉,竟渾然不知。

    這天傍晚他終于成功收取了元辰寶珠中的亙古不化印,心情一陣舒暢站起身來,決定到洞外去走走。

    穿過洞口的瀑布,山中暮色低垂百鳥咻咻歸巢,更平添幾分清幽靜謐。

    楚天懶洋洋地張開雙臂伸了個懶腰,感覺神清氣爽生龍活虎,傷勢已經基本痊愈。

    遠山隱隱,一輪紅日在夕陽的烘托中緩緩西沉,余暉灑遍青山碧水。

    楚天看得出神,不由自主想起了遠方大崖山的夏天。

    恍惚之中他忽有所感,就在隆隆轟鳴的瀑布前拔劍獨舞,點點滴滴的劍意天心涌上心頭,更無一點雜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