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31章 陷阱(2)
    第31章 陷阱(2)

    珞珈飛身而起,催動真元御劍飛行,如一道碧色的閃電拖曳過千里長空,不顧有多么驚世駭俗,向來時的小鎮飛去。

    她發誓,假如楚天發生任何意外,自己會將所有敢于策劃、參與這起陰謀的人連根拔起,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這些人難道忘了,她是北冥神府中惟一獲得郡主封號的人——“幽冥郡主”珞珈,可絕不只是光鮮響亮的頭銜!

    他準備利用今晚的時間,對梵度金書中的秘學再做參悟。

    梵度金書一共分上下兩部,上部是梵度魔氣的修煉心法,下部的內容則被封印,楚天幾次好奇試圖強行打開都以失敗告終。

    他盤膝坐定,劈空一掌熄滅了桌上的火燭,屋中陷入一片寂靜的黑暗中。

    他相信珞珈一定是由于那支玉筒的緣故才改變行程安排。

    假如想逃走,無疑現在是個機會。

    但楚天并不打算這么做。珞珈既然敢放心離去,就不介意再抓自己回來。楚天并不想做這樣丟臉的事情。

    而且,說不定那神出鬼沒的白衣老者也是北冥神府的人,說不定自己還能夠由此找到晴兒。

    楚天的心底隱約還存著這樣一絲希冀,只是他不會告訴珞珈。

    如今他已經不必直接打開玉筒,只需將一縷靈覺送入其中,就能在浩瀚無邊的虛空天地中徜徉。

    他寧澈心神,渾然忘我地沉浸在梵度金書玄妙深邃的世界中,全力參悟“藏宇篇”中記載的一千八百六十四字真言和三十二幅如真似幻的影像畫卷。

    絲絲縷縷的梵度魔氣從玉筒深處的虛空中衍生出來,隨著楚天的靜悟緩緩匯入他體內的經脈中,就像一座永不會枯竭的神秘源泉。

    相比起來,楚天功力的進境遠遠超過普通修道人。即使不進行吐納調息,單單接受玉筒中蘊藏的無窮靈氣,就已經遠勝過他們幾十年的枯坐。

    而且目前他所接收的靈氣,還僅僅是參悟藏宇篇所得。

    楚天非常期待,假如有一天,自己能夠突破到上部最后一篇時,該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沒過多久,耳畔忽然聽到蒼云元辰劍的細微鳴響,那是一種示警。

    楚天微感驚訝,不動聲色地從玉筒中退出靈覺,然后向屋外悄然延伸。

    屋外夜色中有人,而且不止一個!

    他們清一色身著黃衣,一個站在房頂上,一個立在院中,還有一個潛近到窗前。

    那隱身在窗外的黃衣人是個中年女子,右手握住一只狀如烏龜的魔寶悄無聲息破開窗紙,將烏龜腦袋探了進來。

    “哧——”一束暗綠色的煙霧從龜嘴中噴吐而出。這煙霧凝而不散,細如游絲,筆直一條伸向楚天,正對準了他的口鼻部位,似乎是打算毒死自己。

    楚天心頭微動,這三個黃衣人應該都來自于北冥神府。

    他迅速聯想到珞珈的離去,看來是有人布下了調虎離山之計,為的是要除去自己。

    那珞珈會不會有事?

    楚天隱約有一絲不安。但他很快想到,既然對方調走珞珈,顯然是不愿和她發生正面沖突。那么她應該沒事,有事的是自己。

    那道綠煙猶如靈動的毒蛇,輕捷地滑過黑暗飛速逼近楚天。

    楚天暗運梵度魔氣催動亙古不化印,胸口頓時一暖如有紅日當空。

    他抱元守一,放膽嘗試著將一小絲綠煙吸入鼻中,立時一股微微發涼的氣流直灌咽喉,所過之處仿佛血肉都在被腐蝕消融。

    楚天暗吃一驚,正準備強行運功將毒煙逼出,猛地感覺到盤踞在胸口的暖意宛若光照大地瞬間布滿全身,滲入他體內的毒煙登時冰融雪消。

    楚天心頭大定,索性假裝不知有人下毒,就看屋外的這伙人接下來玩什么花招。

    過了一會兒,就聽見立在院中的中年男子低聲道:“蘇妹,你的‘龜靈碧煙香’對這小子似乎不起作用。”

    “不可能!”那中年女子催動魔氣,從龜嘴中噴吐出的綠煙猛地加粗一倍,源源不絕滲入楚天的鼻孔和嘴里。

    她如愿看到楚天的身影顫抖起來,忽然發出一記痛楚的低哼仰面翻倒在床上。

    “啪!”門栓微響被人震斷,院里的中年男子如鬼魅般飄入屋中。

    “不必多此一舉。”蘇妹收起魔龜,站在門口道:“這小子死定了。”

    “那我也要切下他的人頭,帶走他的蒼云元辰劍!”

    男子冷冷說道,從身后拔出一把鯊魚鋸齒魔刀走近床頭。

    突然,仰倒的楚天睜開了眼睛,丹田提氣向男子的面部噴出 部噴出一束綠煙。

    “啊呀!”男子面色陡變,急切間閉氣飛退,但還是有一縷毒煙被他吸進了肺部,頓時感到一陣目眩神迷,胸口如火炭燃燒。

    楚天彈身躍起,蓄勢多時的蒼云元辰劍猶若山洪暴發不可阻擋,以雷霆萬鈞之勢劈向殺手的面門。

    在沒有短兵相接之前,楚天對這三名刺客的實力并無了解。但他們既然有備而來,就說明他們有恃無恐。如果可以出其不意先解決掉其中一兩個,就能最大限度地削弱對手力量,保護自己。

    男子慌忙舉刀招架,卻覺得全身酥軟功力已發揮不出平時的五成。

    “鏗!”蒼云元辰劍醞釀天地神威劈斬在鯊魚魔刀上,對手連人帶刀跌跌撞撞倒向墻角,口中溢血高聲喊道:“蘇妹,快拿解藥來!”

    “你用不著解藥了!”楚天大步向前,還是一式裂海斷流向他斬落。

    “砰!”蘇妹見男子遇險,急忙運掌劈向楚天背心。楚天不躲不閃,身上光芒綻動顯現出一座金色山峰。蘇妹一掌劈落金峰微微一晃,楚天的背部毫發無損,反而借著她的掌勁去勢更快!

    “當啷!”蒼云元辰劍硬生生斬斷鯊魚魔刀,勢如破竹劈向男子面門。

    此時男子已經退到墻邊,再無路可退,情急之下顧不得丟人現眼,倒地往門外翻滾。

    至此,楚天對這兩名刺客的修為多少有了點了解。無論是中毒的殺手還是放毒的蘇妹,比起之前死去的歡長歌都要略遜一籌。現在惟一沒動的就是立在屋頂上的那名青年人。他高高在上,似乎對腳下的打斗或者同伴的生死漠不關心。

    “嗚——”蒼云元辰劍光芒閃耀脫手飛出,楚天決定速戰速決,集中全力對付屋頂上更高等級的殺手。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絕對不好惹。

    叫狗不傷人,不叫的狗更可怕。

    “噗!”蒼云元辰劍如閃電驚鴻刺入男子身體,將他釘牢在墻上。

    “陳哥!”蘇妹驚怒交集,左手五指各套上一根三寸長的冰藍毒錐抓向楚天肩頭。

    但對楚天來說,這個女人是三名刺客中對自己最小威脅的一個。

    他的不動如山印和亙古不化印足以化解蘇妹的毒功魔爪,等若立于不敗之地。

    “叮!”他運起不動如山印硬接蘇妹的魔爪。五根冰藍毒錐刺中金峰光影,蘊藏在錐中的劇毒迅速發散,但被亙古不化印悉數溶解。

    楚天探臂拔劍,蒼云元辰一式“回頭是岸”從他的腋下激射而出直刺蘇妹心口。

    蘇妹沒想到楚天還能這樣運劍反攻,倉促之下急忙往后閃避。

    楚天并沒有趁勢轉身,而是保持背身出劍的姿態如影隨形直迫蘇妹。

    同樣是向后飛掠,楚天的速度要比蘇妹快出一截。隨著兩人從屋里退到屋外,速度上的差距縮短了彼此的距離,蒼云元辰雪光閃耀距離蘇妹的心口已不到半寸。

    這最后不到半寸的距離,最終決定蘇妹僥幸活了下來。

    矗立在屋頂上的人終于出手!

    他的身影僅僅是一次晃動,就已經出現在了楚天的面前。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只閃爍著銀白色晶芒,比刀鋒還要鋒利的手掌。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當蟬即將成為螳螂美餐之際,也正是黃雀捕獵之時。

    雖然楚天是正面面對黃衣青年,但他的身勢正在飛速后退中,而蒼云元辰劍的鋒芒也全部聚焦在背后的蘇妹身上。

    但是楚天的臉上沒有恐慌,面對如禿鷲般撲襲而來的敵人,他只做了一件事——團身挺腰就像一只遭受攻擊的刺猬,亮出全身的鋒芒!

    蒼云元辰劍隨著楚天的身勢變化霍然挑向斜上方,直切黃衣青年的脈門!

    誰說回頭是岸和逆天改命一定是兩個招式?劍式的極致境界,就是有劍無式!

    黃衣青年明白了,自始至終楚天注意力的重點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擊斃陳哥,追殺蘇妹,不過是他們兩人間無形的博弈。

    棄子或者舍身,區別在于,一個用的是下屬的生命,而另一個賭上的是自己的性命!從這一層面上來講,他比楚天更占優勢。

    “啪!”黃衣青年的左掌由劈轉拍,按壓在蒼云元辰的側刃上向右一推。

    他的手勢柔軟,如五指拂動琴弦,令人難以想象前一瞬還是同樣的這只手掌,正在發動陰狠絕倫的凌空劈斬。

    然而就是這么輕描淡寫地一按一推,竟令楚天的身形在空中如陀螺般不由自主地飛轉起來,想停都停不住!

    一陣天旋地轉之中,楚天猛感腦后刺疼,黃衣青年的手掌凝捏成錐形,如同冥王之槍刺碎不動如山印的防護罩,離他的后腦不過毫厘!